当前位置:

第八十六章 家宴(上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人靠衣装马靠鞍,即便周六晚上来的都是自己人,可秦建国和王艳梅还是好好地捯饬了一番。≥頂≥点≥小≥说,

    穿了将近十来年工作服的秦建国,今天终于换上了一身正规的西服,出门之前,更是将皮鞋擦得锃光瓦亮。没衣服可穿的秦风,则被王艳梅拉去逛了一圈商场,等出来的时候,用秦风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“又帅得上了一个档次”,苏糖为此翻了一个很经典的白眼,鄙视之意跃然脸上。

    通知各家的酒席时间是晚上6点,而身为主人,秦风一家四口,在不到5点的时候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向来靠两条腿解决交通问题的一家子,今天难得奢侈了一回,打了辆出租车,等来到阿庆楼,时间才不过5点出头。

    秦风领着爸妈先上楼认了认包厢,秦建国和王艳梅在包厢里坐到5点半,便下楼迎客去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一时间便只剩秦风和苏糖两个人。

    未婚的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气氛向来容易尴尬,尤其苏糖昨天还刚刚被王艳梅试探过,此时更是有点不敢直视秦风。

    苏糖不得不承认,今天的秦风,看起来确实有点小帅——对,只是小帅而已!

    低着头看了半分钟地板,苏糖慢慢缓过劲来,她微微吸了口气,抬起头,正巧遇上秦风的目光,不禁脱口而出道:“你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笑,反问道:“你不看我,怎么知道我在看你?”

    苏糖不服了,立马反驳道:“你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秦风地把手掌贴在面颊上,用很作死的口吻回答:“脸。”

    苏糖绷不住了,扑哧一声笑出来,大声道:“你还有脸吗?我当你早就扔掉了!”

    王艳梅的警告,显然没什么作用,秦风简单的三言两语,就又让苏糖回到了平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最近的八卦,说了十来分钟,客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最先到来的客人,是王艳梅的父母,以及她的弟弟王安。

    苏糖很明显对外公、外婆比较亲,见到两个老人家进门,她马上抛下秦风,跑上前挽住了外婆的胳膊,甜甜地喊了声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秦风见状,立马有样学样,跟着喊道:“爷爷,奶奶。”

    苏糖习惯性地很想问秦风一句“你到底要不要脸”,不过话到嘴边,总算还是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秦风没喊错,秦建国和王艳梅一结婚,王艳梅的爸妈,可不就成了秦风的爷爷和奶奶?

    “这就是秦风吧?不错,一表人才,挺好。”苏糖的爷爷很自来熟地拍了拍秦风的肩膀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秦风,“孩子,这是见面礼,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爷爷,哪有长辈给晚辈见面礼的!”秦风也是头一回遇上二婚重组这种事情,不知道这个红包究竟算什么意思,他赶紧把红包给老爷子塞回去,笑着说道,“爷爷,我现在已经开始挣钱了,改明儿等我去拜访你,我给你包红包才像话。”

    这边秦风和老爷子正在客气地推来推去,边上苏糖的舅舅王安突然来了句:“那个……秦风是吧,听阿蜜说,你退学不读了啊?”

    秦风闻言,这才转过头,认真地打量了王安一眼。

    王安长相很清秀,可见是亲生的……

    好吧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位舅舅,年轻得有点让秦风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看他的年纪,最多也就二十七八,和重生之前的秦风,算是同龄人。

    秦风狐疑地看了眼苏糖的外公外婆,猜想要么是他们的家族基因实在太逆天,不但把王艳梅生得天生丽质,而且连王安,都长得要比实际年轻年轻十来岁;还有另一种可能,就是王安确实只有二十七八岁,那也就是说,苏糖的外公外婆,年轻时真是有激情啊……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飞速地转了一圈,秦风冲王安笑了笑,回答道:“是啊,退学摆摊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时怎么想的?”王安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不动声色地把老爷子给的红包,递到正眼馋的苏糖手里,然后淡淡说道:“就那样想的呗,不想读了,就出来自己养活自己嘛!”

    王安呵呵一笑,说:“自己养活自己,你倒是独立得早。不过你的生意是真不错啊,十八中后巷的那个摊子,我都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风眼睛一亮,忍不住问道,“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说不清了。”王安道,“反正你这个摊子,在十里亭路那一圈子算是有点小名气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很随性地聊着,顺势便挨着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秦风家这边的亲戚也到了。

    姑妈秦建华一家来得比较早,进屋之后,秦风就暂停聊天,拉起苏糖喊人。

    苏糖不像秦风这么大方,叫姑妈、姑父的时候,脸色红扑扑的,那娇羞的样子,仿佛今天见家长的不是王艳梅而是她。

    而同样生分的,还有秦风的表姐李欣然。

    李欣然自打这几年开始出落得亭亭玉立,心里的那点自恋情结,也跟着一起蓬**来。

    然则在苏糖面前,李欣然就像是打火机对上远光灯,跨等级的颜值差距,让李欣然彻底失去了往日里在各种酒席上叽叽喳喳的底气,万分客气地和苏糖打了声招呼后,李欣然便赶紧坐到了距离苏糖最远的座位上。秦建华和李兴东见状,也便只好坐到女儿身边,显得很是生分。

    秦风见状,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想想看,如果姑父李兴东挨着他坐,那么今晚上,他就不得不听李兴东从头到尾唠叨上学的重要性,以及那咄咄逼人的返校要求。

    秦建业一家来得最晚,是跟秦建国和王艳梅一起上来的。

    秦淼一进门,张口就喊“小风哥哥”,继而转头一看到苏糖,顿时就羞涩了。

    “阿蜜,这是小叔,这是小婶,这是小弟弟。”秦风一一给苏糖介绍道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如果秦风管秦淼叫“小弟弟”,这货早就不干了,肯定要跳脚大喊“你才是那玩意儿”之类的话。不过今天,秦淼转性了,在充满女神光辉的苏糖面前,这小子老实得简直邪性。

    苏糖低声跟新长辈们打了招呼,轮到秦淼的时候,秦淼这货竟猛然间满脸通红,搞得秦建业和叶晓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她是你姐姐了,知道吗?”叶晓琴教育着秦淼,可看苏糖的眼神,却跟看儿媳妇儿似的。

    秦风自然清楚这位精明至极的婶婶心里在想什么,他微微一笑,对秦淼道:“小朋友,你妈妈说得对,这是你姐姐,所以只有哥哥能想。”

    “想你个头啊!”苏糖娇嗔着,给了秦风一记粉拳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