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八十七章 家宴(下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重组家庭的第一次聚餐,与其说是为了增进感情,倒不如说是一场加长版的自我介绍。∈♀,

    众人落座后,话题很快就从秦建国和王艳梅身上,转移到了各自所从事的工作。

    至于秦风之前那句似真似假的玩笑话,更是早早地就被抛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秦风家这边,除了秦风之外全都有正经工作。

    姑妈秦建华是医院的护士,姑父李兴东在重点高中当数学老师,而停薪留职多年的婶婶叶晓琴,现在小打小闹着也办着一家规模不大也不小、每年进项可观的建材厂,更别谈手底下还养着五六辆十吨级别的卡车,足够当运输队用了,至于秦建业的老牌公务员身份,就更没什么可以挑剔的。

    以这种阵容,对上大户人家自然算不了什么,不过王艳梅家也就是普通的小门小户,所以老爷子一圈问下来,对秦建国的家庭状况简直不能再满意。

    尤其,秦建国虽然身为长子,家中的老太太却不和他住在一起,如此一来,又免去了王艳梅婚后的婆媳关系烦恼,说起这婆媳关系,王艳梅的老爹可是也对她之前的那个奇葩婆婆心有余悸。说句不好听的,前夫的意外殉职,对王艳梅来说,何尝也不是一个解脱的契机。

    王艳梅的父母和新亲家聊得很高兴,相比之下,王艳梅的弟弟王安就沉默寡言很多,服务员开始上菜后,王安就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吃菜上面,伸筷子的频率之高,仿佛是午饭没吃特地留着肚子来的,不过诡异的是,王安每吃一口,就会下意识地擦一擦嘴。

    秦风自学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,猜想王安恐怕是有社交障碍,所以一遇到这种生人聚会的场面,就会不由自主地内心烦躁。光吃菜不说话,恐怕只是为了掩饰不安而已。

    秦风见王安一副社交障碍的样子,也就没不识趣地非要和新舅舅套近乎,转而把目光对向了苏糖。

    苏糖今天很矜持,秦风见她明明很喜欢吃一些菜,却吃夹了两筷子后,就不好意思再接着伸手,然后时不时地瞟一眼那道菜,每每见到盘子里的东西少了一些,眼中就会闪烁出遗憾又期盼的神色,与胡吃海塞的王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秦风看得好笑,见苏糖第三次望向那道黑椒牛柳,终于忍不住替她动了手。

    秦风端起苏糖的碗,直接夹了四五块肉进去,然后放到苏糖跟前,笑着帮她找借口道:“吃嘛!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啊!”

    苏糖见秦风自作主张给她夹菜,原本还觉得非常尴尬,可听他这么一说,心里顿时就没什么负担了。

    桌上的亲戚们闻言,也是纷纷笑着让苏糖多吃点,李兴东更是摆出老师的架子,一本正经道:“孩子,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用脑子的时候,正需要营养呢,还减什么肥啊!”

    苏糖轻轻嗯了一声,赶紧低头吃肉,吃了两口,再抬头偷瞄秦风一眼,见秦风一脸做好事不留名的淡然模样,心头不禁又泛起一股暖流。

    酒桌上的话题继续,王艳梅的老爷子问完秦风家这边的状况,就轮到秦风家这边开炮了。

    王艳梅家这边人丁单薄,唯一能被问的,也就王安一个。

    李兴东这边关照完苏糖,下一句就提到了王安,他端起酒杯,给王安敬酒道:“孩子他舅舅,来,咱们走一个!”

    王安闻言,赶紧也把杯子拿起来,道:“客气客气,你比我大,应该我敬你才对!”

    李兴东浅浅地饮一口杯中的五粮液,半口闷进肚子后,又追问道:“你今年有30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,周岁才28。”王安老老实实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还这么小?”李兴东显得有点吃惊,转头看了看王艳梅的父母。

    王艳梅的父亲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我快40岁时才生的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也算老来得子啊,你老人家有福气啊。”李兴东说了句场面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兴东这时又问王安:“小伙子,现在在哪里工作啊?”

    王安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,停顿半拍,然后才勉强一笑,道:“没工作,失业中。”

    王安的母亲似乎是脸上挂不住,忙解释道:“他上个月刚刚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李兴东轻轻点头,旋即又颇没眼力劲儿地追问道,“之前干什么工作的啊?”

    王安这下有点无奈了,他双唇一闭,嘴角往下耷拉着,沉默两秒后,弱弱地回答道:“给人看仓库,当库管呢。”

    秦建华听到这,赶紧给李兴东使眼色。

    李兴东却是酒意上头,再加上平时和学生混得太久,骨子里也没什么人情往来的经验,继续照着这个路子,半醉不醉地说起酒话来:“我听你姐说,你也是本科毕业的啊,怎么毕业了不去找个正规单位上班呢,你毕业后应该还有包分配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了,刚好轮到我这一批没分配,我前面那一批还有。”王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啊,那真实运气不好……”李兴东嘟囔着,终于闭了嘴。

    酒桌上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闷。

    秦建业和叶晓琴全都很理智地半生不吭,因为害怕对方会要求他们俩帮忙介绍工作,对于秦建业夫妻俩而言,这绝对是麻烦事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上王艳梅一家还是很通情达理的,也绝不至于才刚认亲就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王安把内心的秘密吐露出来后,食欲也没刚才那么旺盛了,他静静地靠在椅背上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子,也不知心里头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安静了好久,两边才拿最近的新闻说事,总算不至于冷场到底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说了将近1个半小时的废话,等最后一道菜上齐,秦建业和叶晓琴就说要先走了。

    秦淼和爸妈离开之前,恋恋不舍地又多看了苏糖几眼,秦风童心大起地故意在苏糖耳边低声提示了一下,苏糖闻言望去,和秦淼一对眼,秦淼立马吓得把身子调转180度,赶紧跑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“阿蜜,你无敌了啊!”秦风笑道。

    “去死。”苏糖脱口而出,并且在桌底下给了秦风一脚。

    秦建业一家先行撤退,顺便还捎上了秦风的奶奶,等他们五个人走后,众人又多干坐了十来分钟,实在说无可说,便干脆散场了。

    秦风很有当家气派地去买了单,买单的时候他才发现,阿庆楼前台的收银人员已经换掉,不是之前他认识的那几个,感叹着酒店人员变动频率之快,等秦风从酒店里出来,姑妈秦建华一家三口,早已打车离去。

    王艳梅的父母和王安站在路边,拉着王艳梅说着家长里短,见秦风出来了,才和秦建国告辞,离开之前,王艳梅的父亲还不住叮嘱秦建国道:“建国,对我家艳梅要好啊,我可是盼着以后你给我送终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别说这种话嘛,你还这么年轻。”秦建国忙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的父亲摇摇头,感慨道:“什么年轻啊,再过几年就70岁了,人生七十古来稀,等过了70,什么时候走,就不是自己说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翁婿俩又寒暄了一阵,见出租车来了,王艳梅的父母,这才和俨然就要蛋疼致死的王安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目送着出租车远去,总算完成招待工作的秦建国和王艳梅,终于双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吃饭也挺累啊。”秦建国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王艳梅眼里透着疲惫,“幸好还没摆结婚酒,不然光是准备就至少要半个来月。”

    秦风来了句:“爸,妈,等以后有条件了,我给你们再补办结婚酒,到时候麻烦事我全包了,你们负责吃喝玩乐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开玩笑道:“那可得抓紧点,不然要是等我和你爸成了老头老太,到时候你就是再有钱,我们也不好意思摆酒请客了。”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