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老实人秦建国(上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周一一早,秦建国提上一大袋的喜糖,红光满面地出了门。,

    因为新婚燕尔的缘故,秦建国现在看什么都顺眼,哪怕是小区里野狗拉在路边的狗屎,仿佛都没平时那么恶心人了。

    从搬来小区到现在,秦建国几乎每天都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:工厂——家里,所以有的时候,秦建国甚至会怀着一种莫名的骄傲,觉得自己哪怕有一天不幸眼瞎了,还是能稳稳地走过去上班。

    秦建国工作的皮革厂,位于秦风家小区以北大概2公里左右的地方,走路过去,差不多20分钟能到。

    秦建国偶尔会选择坐公交车,但绝大多数时候,还是喜欢步行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步行,秦建国会经过一条路边载满参天榕树的准步行街,之所以说是准步行街,那是因为那条路并不是真正的步行街,而只是路过的车子极少。这条路名为沿湖路,是东瓯市市区内,唯一的建在两个小型淡水湖之间的马路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,政府就想把这里改造成具备旅游条件的地段,只可惜这条路一来太短,二来湖边根本没有可供建造高楼的空地,所以时至今日,这里最多也就只能被当作小情侣压马路的免费公园。

    而更可悲的是,随着东瓯市一点点地扩建,可玩的地方越来越多,现在纵然是小情侣们,也很少会把这里当作约会地点了,按照年轻人的说法,来沿湖路看什么都没有小破湖,还不如去江滨大道吹吹江风,好歹还能让精神振奋一点。

    秦建国在和卢丽萍离婚之后,每回看到小情侣在这里秀恩爱,都能难过上半天,不过现在好了——

    “我有老婆了!”秦建国这么想着,抓着喜糖的手,又攥紧了许多。

    走过半段沿湖路,秦建国见到了沿湖路很出名的自制冰淇淋小摊。

    在秦建国的印象中,这个小摊简直堪称东瓯市所有小摊的模范,只要不是遇上台风这种天气,这个摊子就鲜有不出现的时候,风雨无阻,冬夏皆存。

    秦风还小的时候,秦建国偶尔带着他一起来工厂上班,下班之后,秦建国便会给秦风买一个自制冰淇淋。

    这里的冰淇淋很贵,丁点大一小勺,就得三块钱,成年人张大嘴,基本就是一口一个。

    秦风那时候很懂事,那么小的冰淇淋,能一路舔上10分钟,吃完后绝不会嫌少喊着再来一个,秦建国那时总是又欣慰又无奈,觉得苦了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好了,秦风虽然退了学,可同样是摆摊,生意丝毫不比这里的招牌冰淇淋差,而且话说回来,看秦风的意思,似乎是打算开店了。

    开店啊,秦建国想想自己,兢兢业业工作这么多年,除了这回直接请了一个星期的婚假,之前那二十多年,别说请假,根本连迟到记录都是零好不好。然而以他这样的卖力程度,时至今日,秦建国也不觉得自己有能力把一家店撑起来。

    “儿子青出于蓝,我的基因果然优良啊……”秦建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,一路忆苦思甜着,不知不觉,就走到了工厂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工厂的传达室门卫,也是有着十来年工龄的正式职工,见到秦建国,马上笑着打招呼道:“秦师傅,好几天没见你了啊,上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请了个假。”秦建国说着,拆开拎在手里的包,取出了一袋喜糖。

    “哟?你儿子结婚啦?还是订婚?”门卫接过喜糖,很真心地替秦建国高兴道。

    秦建国呵呵一笑,略显腼腆地解释道:“我儿子还小呢,是我,我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门卫面露不解,虽然和秦建国共事十来年,可他丝毫不知,秦建国原来是离了婚的。

    “二婚。”秦建国说道。

    门卫这才恍然大悟,大笑道:“秦师傅,你怎么不早说啊,咱们厂子里那些没嫁人的女工,可是在背地里说了好几回,说要是你没结婚,早就抢着嫁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她们那是开玩笑,胡说八道呢,我一老男人,嫁给我图什么啊!”秦建国笑着说,走出了传达室。

    门卫在秦建国身后说道:“图你人好嘛,脸长得也好!”

    秦建国收获了满满的虚荣心,心情简直不能再更愉悦了。

    沿着工厂的小路,秦建国脚步发飘地朝着车间方向走去,路上每遇到一个熟人,就会递上一包喜糖,没一会儿功夫,就到了车间里。

    皮革厂此时大多数的工艺,都已经用机器代替,秦建国每天要干的事情,第一是盯着按钮,第二是盯着流水线,所以车间也已经不完全是车间,而应该称为电控室。

    控制室里此时还没几个人,秦建国进屋后,先把喜糖给先到的几个人发了,然后在工友的祝福声中,转身便朝其他车间走去。

    所幸控制室都是并排的,秦建国没一会儿功夫,就把喜糖发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心里过了一遍刚刚已经收到喜糖的人,秦建国确认工友们都差不多拿到后,犹豫了一下,最后才朝行政楼走去。

    行政楼很大,分成四层,但一共只有6个办公室,满员时也只有10个人在办公。

    书记和厂长独占一层楼,底下两楼,分别给财务和后勤部门。

    秦建国来到楼里时,一楼和二楼的办公室都还关着门,秦建国便硬着头皮,直接来到三楼。

    三楼是厂长的办公室,而这位新来不到半年的厂长,对秦建国的态度只能用四个字形容——“就是搞你”。

    在秦建国看来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大概是因为今年年初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天书记请了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领导来厂里视察,当时那位领导估计是头天晚上喝高了,脑子还有点不清楚,进门的时候,因为刚巧秦建国站在厂长边上,那位领导见秦建国相貌端正,很有领导的架势,于是问也不问,二话不说就走上来握住秦建国的手,大声道:“你就是小赵吧?早就听说你管理很有一套,没想到还是个美男子,真是一表人才啊!”

    如果秦建国真的是厂长,那位领导的话自然就很受用,可偏偏,秦建国不是。

    站在秦建国身边的赵厂长,当时是什么表情,秦建国已经忘了,但打那之后,从刚进厂第一天就横竖看秦建国不爽的赵厂长,编排起秦建国来,凶猛程度直接上了三个档次。

    最直观的表现就是,自新年以来的这两个月,包括上个星期天在内,秦建国只有2个星期的周末没有加班,而且更无耻的是——秦建国加了班,居然还没有加班费!

    赵厂长美其名曰“为人民服务”,搞得老实巴交的秦建国连反驳都找不出理由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如是种种,秦建国越走近赵厂长的办公室,内心就越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他巴望着赵厂长的办公室里没人,但是,他却失望了。

    从办公室的窗前路过,秦建国就看到了正在伏案写东西的赵厂长。

    赵厂长的感觉能力很强大,秦建国才盯着他看了2秒,赵厂长立马就抬起头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一眼,双双从各自的眼中看出了厌恶。

    而如果此时秦风在场,他八成会感叹一声:“我去,这人的相貌真是……好‘精彩’……”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