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老实人秦建国(下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,赵厂长都属于丑得很突出的类型。,

    小眼睛,塌鼻梁,厚唇,秃顶,皮肤黝黑且油光发亮,更别提以他30多岁的年纪,居然还长了满脸的青春痘,个别痘痘又红又肿,痘痘尖端发黄的脓液,仿佛随时都能喷发出来。

    秦建国下意识地把目光收回去,低着头,从外面打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赵厂长眉头一皱,放下手里的钢笔,沉声道:“我有让你进来吗?你敲门了吗?”

    秦建国也不缺心眼,听赵厂长这么说,连忙退出办公室,很顺从地又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纯属脱裤子放屁,不过赵厂长却觉得是理所应当,他这才点了点头,架子十足地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赶紧进屋,快步走到办公桌前,拿出喜糖放到赵厂长手边,微笑着,却并不直视赵厂长的脸说道:“厂长,我结婚的喜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厂长脸色阴沉地应了一声,把喜糖抓在手里,淡淡说道,“人家都是结婚前送喜糖,你倒好,结婚完了来送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解释道:“领证比较急,连结婚酒都没摆,喜糖也是这几天陆陆续续发完,厂里的工友,刚好是最后一批送的。”

    赵厂长微微点头,放下喜糖,食指在桌上敲打了两下,突然问道:“老秦,你这回一共是请了7天假吧?”

    秦建国回答道:“要是把周末两天也都算进去的话,那应该是7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‘应该是’,那就是7天,昨天和前天,本来就是要你值班的,4月份的排班表,不是都发下去了吗?”赵厂长面露不满。

    秦建国歉然笑道:“对,对,就是7天,又麻烦别人代班了。”

    赵厂长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老秦,我前些天去你们车间翻了翻出勤表,你这个月,请假的日子好像不少啊,月初请了1天假,上个星期一整周没来,上上个星期,好像也请了半天假,你这个工作态度,啧啧啧……老秦,有的时候真不是我说你,你这个工作态度,太不端正啊,哪有你这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?”

    秦建国没想到赵厂长管事能细到这个程度,忙解释说:“厂长,我这个月……我请假都是急事啊。月初的时候,我儿子手术完了出院,那天我得去给他办出院手续。上上个星期……我老婆——那时候她还不是我老婆,反正她家里有事,我得过去帮忙,还有上个星期,我不是结婚嘛,亲戚那么多,就算不摆酒,也该去认认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赵厂长却依然保持着不死不活的姿态,等秦建国说完了,他才慢慢开口道:“你这些,全都是借口。你儿子出院,你就不能让你老婆去给办出院手续?还有你结婚,你就非要在上个星期弄吗?而且就算请假,请7天算怎么回事?2天足够你把该办的手续都办好了吧?领个结婚证而已,用得着多少时间?你当我没结过婚啊?还有走亲戚,等到过年不行吗?”

    秦建国被问傻了,讷讷地根本反驳不出。

    赵厂长又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道:“你们这些老职工啊,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,说难听点,你这就是倚老卖老,目无组织纪律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这下急了,说道:“厂长,说话凭良心啊!我16岁起在这里上班,到今年26年,我哪天迟到过,哪天早退过?我哪天不是认认真真地上班?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看,这就跟我摆资历了吧?”赵厂长抓住秦建国的漏洞,马上接着打击道,“你这属于典型的习惯性摆资历!”

    秦建国还想反驳,却被赵厂长抢先打断了:“你先别说,听我说。老秦,你刚才说,你26年从来没迟到过,没早退过,你觉得这很值得骄傲是吗?”

    秦建国这时也觉得这话有点问题了,低声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就是这个意思。”赵厂长拿起笔,习惯性地在纸上涂了涂,声音低沉道,“不迟到,不早退,这本来就是职工必须遵守的规矩。你说你26年没迟到早退过,我告诉你,要是我能工作260年,我就能做到260年不迟到、不早退,你信吗?”

    秦建国没吭声。

    赵厂长接着说道:“老秦,前些日子,我遇到一个上级领导,城南区的区委副书记,他年龄和你差不多大,以前也在皮革厂上班。当时我问他,还记不记得年轻时的工友,他说记得,然后我提了你的名字,你猜他怎么回答我?”

    秦建国望向赵厂长,用眼神表示: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赵厂长淡淡一笑,道:“他说,对你完全没印象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有点失望,那个区委副书记,比他早一年进厂,两个人一起当了2年的工友,秦建国原以为人家至少还能记得他,可现在看来,貌似是有点一厢情愿了。

    赵厂长继续说:“老秦,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提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秦建国终于吭声了。

    赵厂长叹了口气,回答:“因为我想告诉你,人家之所以没记住你,是因为你没什么值得让别人记住的地方。从你开始来这里上班的第一天起,你就不是在工作,而是在混日子,混日子的人,又怎么能让别人记住?你看看,同样是在这里当工人,认真工作的人,现在哪个不是坐办公室?谁还在车间里干活?我记得咱们厂的前任党委书记,他就是从普通员工一步步走上来的吧?”

    秦建国内心很惭愧,点了点头,诚实地补充道:“张书记比我早3年进厂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!”赵厂长这下更来劲了,“张书记才不过比你早3年进厂,现在都调去区质监局当局长了,你呢,才比人家晚3年进来工作,到现在还是普通职工,你还敢说你工作认真?你要是真的认真,那现在坐这个办公室里的,应该是你而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没文化嘛!”秦建国被赵厂长牵着鼻子走,真开始给自己找借口了。

    赵厂长看着秦建国窘迫的样子,心里暗骂道: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草包一个。

    骂完后又瞥了眼电脑屏幕上自己的尊容,顿时觉得男人果然不用靠脸吃饭,内心终于平衡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些废话就不用说了,人家张书记也是初中毕业,后来还不是自考了文凭?”赵厂长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,“老秦,你这7天的假,把车间的工作安排全都打乱了,我已经跟你们的车间主任商量过,过年7天,就由你来值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?”秦建国惊讶道。

    赵厂长打着官腔回答:“到时候具体还会安排别的什么人,还要看具体情况,你管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有点发懵,傻了几秒后,又弱弱地问道:“厂长,过年值班有加班费吗?”

    赵厂长笑了笑,说:“多少会有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到底是多少?”秦建国问了句有点绕的话。

    赵厂长当然听懂了,他板起脸,不耐烦道:“反正肯定会给你的,你问这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秦建国被赵厂长唬住了,乖乖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秦建国一脸郁闷地从办公室里出来,结婚带来的好心情,已然被冲刷得半点不剩。

    回到车间,车间主任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见秦建国进来,车间主任立马对他道:“老秦,厂长前些天跟我说,你请假太多天影响不好,让你写份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写检查?”秦建国有点烦躁了,赵厂长这是学张良,搞十面埋伏吗?

    车间主任一脸无语道:“不止呢,他还跟我说,让你在职工大会上当众把检讨书读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欺负人嘛!”秦建国怒了,把装喜糖的袋子往地上一扔,只可惜那袋子是空的,落在地上半点声音都没有,完全看不出气势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老秦,原来你也会发火啊?我还当你是泥捏的呢!”车间主任和秦建国一起工作了十几年,开起玩笑也是没有分寸。

    “放屁!你才是泥捏的!”秦建国年轻时好歹也是能徒手和小偷干架的热血青年,骨子里老实归老实,但多少还存着一星半点的血性,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。

    车间主任一看秦建国这是真急了,连忙收起笑脸,说道:“建国,咱们就是吃这碗饭的,厂长他要你怎么做,你做了就是嘛,你在厂里这么多年,谁会因为这点破事笑话你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怕被人笑话,关键是……这不公平!我是请了假的,又不是故意旷工,而且我是去结婚啊!这个赵德光,他脑子有病!”秦建国指名道姓骂赵厂长道。

    车间主任叹惋道:“老秦,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厂长他就是看你不痛快,你除非辞职不干,不然在这里多待一天,他就能多搞你一天。不过你都干了这么多年了,现在40多岁,除了做这里的活,也没有别的手艺,辞职不现实啊。老秦,我看你就忍忍吧,反正厂长最多也就干10年,到时候那个姓赵的,肯定先你一步离开厂子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听车间主任这么说着,慢慢也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几口气,捏了捏拳头,沉声道:“那我就先忍着,哪天实在忍不了了,大不了给我儿子打工去……”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