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一章 良言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周日的十八中周边,仿佛凝聚着可以结成实体的怨念,连续七天的课终于到达尽头,而学渣们的耐心,也几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。※%頂※%点※%小※%说,下午放学铃响的那一刻,十八中的高墙内,骤然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,那场面,仿佛他们即将迎来的不是五一,而是高考结束。

    小学的熊孩子们,放学得比中学要早半个小时左右。

    等十八中的学生们从学校里头出来,秦风的摊子前,早就被小学生围得针插不进。

    秦风今天的生意特别好,许多学生估计是攒了一个星期的零花钱,就等着7天大课结束后,过来用烤串慰劳自己被严重创伤的心灵。秦风倒是有点老油条了,就算人再多,也是不紧不慢地烹调,反正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他的生意都在高峰期,哪怕有几个熊孩子等不住先走了,他也不会有什么实际损失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土豪许建阳领着一群同学来到摊子前,然后仗着自己人高马大,很是野蛮地拨开了挡在跟前的一众小屁孩。

    秦风见状,立马就给小屁孩们出头,大声说道:“你排队啊!”

    许建阳一看“未来小舅子”怒了,连忙把刚刚拽出去的小学生又塞回去,搞得那小学生一时间有些晕头转向,然后他很诚恳地笑了笑,对秦风道:“小风,你这生意也太好了吧,我每次来都得排半天队。”

    秦风随口说道:“生意好就对了,要是生意不好,我还退个屁的学,回学校读书算了。”

    许建阳呵呵两声,又把话题往苏糖身上引,搞得好像跟秦风一家子很熟似的,问道:“阿蜜最近几天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秦风很不客气道:“还能怎么样?跟你一样呗!除了上课就是上课,你还想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许建阳挠了挠头,觉得这个“小舅子”好难搞定。

    过了五六分钟,秦风把围在摊子前的熊孩子们都伺候妥当了,终于轮到了许建阳几个人。

    许建阳这个星期,这是第一次请同学来吃烤串,看样子,这货家里虽然条件不错,可爸妈应该还是管得比较严,零花钱也不是无穷无尽的。

    和小学生们一样,存了一星期钱的许建阳,今天花起钱来,明显也带着一种视钱财如粪土的感觉,招呼同学的时候,说话的口气都是这样的——

    “随便吃,想吃什么自己拿,不要跟我客气!”

    许建阳带来的几个同学显然不是懂得客气的人,一个两个简直就跟饥荒似的,大排、牛肉饺子死命地要。

    秦风乐呵呵地看着这群人狼吞虎咽,心里还真有点感激许建阳。

    毕竟,宵夜高峰之前卖掉的东西越多,他就能越早收摊——这几天因为有王艳梅帮忙打下手,秦风已经把烤串的预售量提升到了1400串,至于为什么是1400串,那是因为再多一点,推车就放不下了,而且从另一个更实际的角度来考量,现在他每天能卖出的烤串的上限,刚刚好也就在1400串左右——提升至1400串后,每天又开始出现卖不完的尾货。

    许建阳在秦风摊子前吃了将近20分钟,最终也没能等来苏糖。

    “阿蜜怎么都不来你这里看看啊?”许建阳拿了罐可乐,打开来咕噜噜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他的几个同学吃烤串的时候虽然很霸气,但这会儿,却有点不好意思再让许建阳请客喝饮料了,全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许建阳。

    许建阳的心思很怪异,舍得请吃一百多块钱的烤串,却舍不得再多花十来块钱买饮料,完全当然没看见的样子,自顾自地继续和秦风套近乎。

    秦风看不下去了,他觉得有必要教许建阳怎么做人,于是越俎代庖地打声招呼道:“你们喝饮料嘛!吃了这么多,不喝点饮料嘴里不咸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好像饮料是免费的一样。

    许建阳闻言,这才跟后知后觉刚刚意识到似的,赶紧对自己的同学们道:“就是啊,你们傻愣着干嘛,要喝自己拿嘛!”

    他这一开口,几个同学才伸手拿了饮料。

    然后秦风很淡定地拿起笔,在自制点餐单的饮料选项后面,写了一个“5kl”,意思是,5罐可乐。

    写完之后,才悠悠然地回答了许建阳好几分钟前提出的问题:“阿蜜她想吃,我在家里就能给她做。而且现在十八中后巷这么难走,她平时都走大路过了,干嘛还要绕个圈特地来看我一眼啊?”

    许建阳这下满意了,点了点头,说了句废话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许建阳这拨人走后,放学的高峰期也就算结束了。

    秦风把节能灯一开,然后去娟姨店里将椅子拿出来,马上就有客人占了座——两个十八中的学生。

    生意不断,天色很快就黑了。

    晚上6点半,秦建国准时送来了晚饭,顺便暂时接手了秦风的活。

    秦风细嚼慢咽着吃着晚饭,时不时和秦建国说两句关于新房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建国一概回答:“听你妈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有点不文明,但是,里面的潜在含义显然还是很有爱的——秦建国昨天发了工资后,直接交给了王艳梅,现在秦风家,正式由王艳梅来当家。

    秦风吃完饭后,没有再和秦建国换位置,他很放心地放秦建国掌勺,自己就站在边上记账、收银。而且不得不说,果然还是收钱这活比较爽啊。

    因为烤串多了200串,秦风这几天收摊的时间都要到11点半之后,不过今天托许建阳和其他学生们的福,秦风摆摊到10点半,东西就全都卖光了。

    很自觉地收拾了一下行人道上的竹签和纸巾,父子俩把摊子一收,跟娟姨道了声再见,便推车返回。

    在路上,秦建国问起了有关秦风开店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就跟秦建国说了打算改造鬼屋的计划。

    秦建国听完后沉默半晌,犹犹豫豫地问道:“能行吗?地是人家房开公司的,房子也归人家了,就算他们现在不管……以后迟早也要管的吧?”

    秦风一心想着自己上辈子时,区政府不要脸地阻挠了瑞阳房开整整2年的光荣事迹,笑着说道:“没事,肯定不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却难得有了点主意,直摇头道:“小风,你这事不靠谱啊。你说要把那堆废墟都弄走,还要重新装修房子,这么大的动静,人家不可能不知道。你要是生意不好也就罢了,可要是生意好……这世上有红眼病的人可多了去了,就算人家房开公司不在乎你这几个小钱,但万一他们中有谁借机生事呢?老板不缺钱,但底下的那些人,没人会嫌钱少啊!”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