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三章 对账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  求订阅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看完房子回到家,已经是12点出头,王艳梅来不及做饭,只能到附近买了快餐解决。

    04年东瓯市的物价,随着炒房团把房价迅速抬高,渐渐也有了抬头的趋势,以往印象中5块钱就能买到的盒饭,悄然间已经涨价到了6块。

    在苏糖家里吃过午饭,秦风休息了片刻,便开始和王艳梅对账。

    这是月初的时候两个人约定好的,王艳梅先垫付食材的本钱,秦风到月末再把账结清。

    由于秦风和王艳梅做的都是流水账,结账之前,还得把总额再算一遍。

    所幸苏糖家里有好几个计算器,秦风和王艳梅可以同时开工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拿了一个计算器,还有纸和笔,翻开账本低下头,一手按着键,另一只手时不时在账本上标注一下,或者在空白纸上记下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苏糖就坐在秦风和王艳梅中间,很自然地把前臂支在桌上,双手捧着脸颊,小嘴微微嘟着,脑袋左转右转地来回打量两个人,小模样可爱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咦?”10分钟后,先算出结果的秦风,发出了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苏糖把脖子伸过去,奇怪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风微微摇头,表情显得有点怀疑,道:“比我预想得要多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多了多少?”王艳梅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三千块吧。”秦风回答。

    王艳梅笑了笑,说:“应该不会错,你后面这半个月,每天都要多卖200来串,一串平均一块钱售价,加起来刚好是三千块嘛!”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,笑着恭维道:“姜还是老的辣啊。”

    苏糖哼了一声,仿佛秦风夸的是她,很得意道:“那是,我妈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生意。”

    因为秦风每天进货的食材种类比较多。王艳梅的账自然要多用一点时间才能算好,秦风见她一时半会儿还算不清,索性就再重新核对一次自己的账。

    等秦风第二次核查完毕,王艳梅那堆账。终于也做完了。

    “4月4号到昨天5月1号,中间停业一天,总共27天,四舍五入去掉零头,总进货款一共是22000块。”王艳梅报出了数额。

    苏糖和秦建国闻言。双双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成本这么高?”苏糖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全部的成本呢。”秦风微笑着解释道,“我这个月每三天就得换一罐煤气,小罐煤气平均价是50块,27天下来,就是450块,另外还有塑料袋啊,竹签啊,还有烤炉用的煤炭,烤串的蘸酱,这些都是钱啊。”

    苏糖听得直点头。自己又连声补充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还有你的推车,前期也投了钱的,要算进去!”

    秦风点头夸道:“不错,不错,孺子可教。”

    苏糖翻了个白眼,很傲娇地嘴硬道:“你教个屁,我本来就知道的好不好!”

    王艳梅这时打断了两人的废话,问道:“小风。你那边是多少?”

    秦风有零有整地报数道:“一共是41427块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!?”苏糖和秦建国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风虽然心里也略微有点小激动,不过脸上却装得很淡定,道:“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”

    秦建国满脸难以置信地做减法道:“4万1减去2万2,你上个月……这不是块赚到2万块了?”

    苏糖则是眼睛发直道:“我的天。你一个月快顶我妈3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多。”秦风又给算了一下细账,“再减少我刚才给你们算的,还有妈给我扣掉的零头,上个月的纯收入,大概离1万8还差点,应该在17800块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17800也不少了啊……”秦建国又深吸了一口气。“都顶上我一个季度的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苏糖讷讷道:“是啊,你到底是怎么做的啊,只是路边摊而已,居然能赚这么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我是路边摊,才能赚这么多啊。”秦风解释道,“要是我开店的话,每天同样的出货量,虽然营业额不变,但是还得扣掉房租,还要缴税,这么算下来,每个月收入就不到一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说妈妈的店每天生意那么好,怎么还会比不过你的推车。”苏糖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又问王艳梅:“妈,你给我省掉的零头一共是多少?”

    王艳梅微笑这说:“400多块,就当是给你的零花钱了。”

    苏糖闻言,立马不服地站起来高喊道:“妈,你偏心啊,零花钱一给就是400块!”

    王艳梅抬手就在苏糖屁股上重重一拍,道:“我每天给你的零花钱还少吗?一天20块,一个月就600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……”苏糖反手捂住屁股,轻轻揉了揉,嘟着嘴委屈道,“那20块不是每天吃饭的钱嘛……”

    王艳梅马上道:“你这几天不是都回家吃午饭了吗?”

    苏糖继续纠结道:“可以前不是啊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微微一笑,很无情地一击必杀,“以前我也没给过小风零花钱啊~”

    苏糖服了,乖乖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不过半天没吭声的秦建国,这时却开口了。

    老秦同志显得很挣扎地说道:“阿蜜,以后缺零花钱跟我说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你的工资都上交了,就别操这个心了。”秦风直接打断了秦建国的话,转头扭头对苏糖道,“以后你零花钱跟我要,爸养妈,我养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好猛,王艳梅和秦建国对视一眼,眼神相当复杂。

    苏糖却是没那么多心眼,立马心情愉快地一口答应道:“好啊!你这么有钱,我不找你找谁?”

    王艳梅看不下去,心说这妮子居然这么好骗,板起脸道:“阿蜜,你作业做完了没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啊!”苏糖语气夸张地大声道,“那么多卷子,7天都做不完啊!”

    王艳梅眉毛一抬,不满道:“那你还不赶紧去做?”

    苏糖嘟了嘟嘴,看秦风一眼,很没出息地羡慕道:“不用上学的人真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很配合地昂起下巴,鼻孔朝天地傲然道: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苏糖笑着给了秦风一拳,很开心地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对账这件小事办完了,秦风下午还有件更重要的大事要去做,苏糖一回房间,他没坐几分钟,便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等秦风一走,王艳梅马上忧心忡忡地问秦建国道:“建国,这俩孩子……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秦建国也有点为难,他心虚地朝屋里看了看,压低声音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以后都住一起了,咱们就是想拦着,那也是防不胜防啊。等阿蜜上了大学就没事了,见不到人了,小风心思就淡了,也就一年的功夫而已,忍忍吧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这才愁眉微展,轻轻点了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