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四章 阴差阳错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  拼了命码出2章啊,求订阅,明天继续拼命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秦风对04年的夏天印象颇为深刻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夏天温度之高,创造了东瓯市的新纪录。

    6月期末考到来前的一个月,十八中为了避免学生中暑,甚至不惜血本地运来了一大卡车冰块,放在教室里用以降温。

    当年秦风的同学们,对冰块的兴趣远大于上课,不少人在上课时把冰块铺在课桌上,弄得整张桌子湿湿嗒嗒,连课本都没法放下,但学渣们不在乎,依然乐此不疲,至于上课的老师,他们早就对学渣们死了心,嘴上说着让大家别玩,可事实上真正的态度却是放任不管。

    然则,这么作死的行为,最终还是要遭报应的。

    某日周海云闲来无事到教学楼巡查,路过秦风班级时,见到满桌尽是冰块渣,顿时勃然大怒,七八个学渣当场就被提溜出教室,跟罪犯游街似的被拉进了政教处,其中就包括秦风当年的同桌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秦风对高一的记忆,这一段保留得最为完整。

    从空调大开的公交车上下来,滚滚热浪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眼下这条在03年才建好的车站大道,还没来得及栽上绿化带,白花花的水泥地在烈日的蒸烤下,将热度又往上抬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秦风快步走到路旁的小店旁,小店店门上方延伸出的遮阳篷,让他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板,瑞鑫大厦怎么走?”秦风问道。

    小店老板面无表情地伸手一指远方,秦风转过身,学悟空的动作抬手遮光,盯着看了两秒,总算看清隔着马路的正对面,大概前方50米左右,矗立着一幢孤零零的写字楼。

    交通这么便利,等再过几年。这一片应该会变成东瓯市的一处CBD吧,建这幢楼的人还真是有眼光……

    秦风心里猜想着,回头朝老板道了声谢,然后便毅然又踏入了阳光普照的世界。

    穿过马路。来到大厦前,秦风已然被晒得浑身是汗。

    走进大厦前厅,秦风在楼层面板上很快找到了瑞阳房产的办公地,16楼。

    秦风纠结了一夜,发现自己对鬼屋还是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他今天来这里。就是想打听清楚,鬼屋是否可以走正规程序出租,以及房租需要多少,而如果对方不肯出租,那么他就只有另想办法,再找别的地方开店了。

    电梯里没有别人,16楼说到就到。

    门一开,入眼便是瑞阳房产的大LOGO。

    秦风走出电梯,凉爽的空气让他心情放松了不少,他走到前台。问身穿工作制服的前台小姐道:“请问一下,这里哪个部门负责房屋出租?”

    “出租?”前台小姐微微一怔,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从头到脚满是地摊货的秦风,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,“我们这里不租房,只卖房子,而且如果你要买房的话,也是去售楼中心,不在这里。我们这里是公办的,写字楼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秦风很平静地回答道:“我知道这里是写字楼。所以才来这里。这么说吧,我在十八中后巷发现了几间你们公司没拆干净的房子,那片地方现在是废墟,估计你们要动工。还得等上一段时间。所以我想趁你们开工之前,暂时租用那几间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前台小姐这下听懂了,她微微点了点头,有点不确定地指着走廊的左侧道,“那应该是归营销部管吧,你走这边过。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公用办公室,主管的办公室就在大办公室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秦风微微一笑,径直朝里走去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看着秦风的背影,不由摇了摇头,心里暗想:“现在的小孩还真是不怕生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很快就找到了前台小姐所说的公用办公室,里面的陈设和十年后没什么区别,全都是一个个规整的格子间,每张办公桌上,全都摆着电脑,唯一的不同,就是电脑屏幕大多是纯平的,一台台看起来笨重无比不说,而且还显得特别挤占空间。

    出于莫名忙碌状态中的工作人员们,全都好奇地抬头看了眼秦风这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秦风没有半点为难,反而就近拉住一个员工,问了问主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在那边。”那个员工朝角落的方向一指,又问道,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秦风道:“谈生意。”

    员工顿时无语了,秦风这打扮,这嫩油油一看就知道是未成年的长相,来公司能谈什么生意?

    要知道,来这里谈的生意,最少最少都是八位数级别,而且还是比较大的那种八位数。

    员工正发呆之际,秦风已经走到了主管的办公室前,然后很利索地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独立办公室内,传出一个貌似不怎么好相处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风打开门进屋,先看了眼摆在桌上的铭牌,上面写着:营销部经理,马国宾。

    马国宾年约40,样子很严肃,见到一个小孩进来,不由眉头一皱,沉声问道: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找你。”秦风微笑说走,走到了马国宾跟前。

    马国宾不高兴了,皱着眉头道:“什么叫应该?找我就是找我,不找我就是不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也不知道,这件事你能不能管。”秦风解释着,马上把刚才他和前台小姐说的话,又简单地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马国宾听完,盯着秦风看了三秒,问道:“你想租那边的屋子?你不知道那边马上就要拆迁了吗?还有……你租那几间屋子干嘛?”

    “开店,做生意。”秦风很直白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马国宾立马否决道:“不行,拆剩下的房子怎么租?就算要租,那也得等到项目完工之后,现在租出去,算什么话?”

    秦风道:“反正空着也是空着,你们多收几个租金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能多收几个?”马国宾露出一抹不屑的笑,“你能付得起多少租金?”

    “每个月……三千?”秦风很小家子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们这么大的公司,会缺你这3000块?”马国宾一脸高大上,看秦风的目光里充满了鄙视和轻蔑。

    秦风淡淡笑道:“你不在乎,也许老板本人在乎呢?”

    “老板在乎……”马国宾有点哭笑不得,他摇了摇头,握着钢笔的手一指房门,“小伙子,你还是走吧,我们不租没建好的房子,也不缺你那点小钱,你要开店,去找个好点的地方,十八中后巷都成废墟了,有什么好的?”

    秦风犹豫了一下,试探道:“大叔,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,你以公司的名义,给我一份租赁合同,以后每个月的租金,我直接交给你,等什么时候你们要拆迁了,提前几天跟我说一声,到时候我立马搬走。”

    马国宾听秦风说完,脸色立马就黑了。

    他显得很是愤怒地盯着秦风,语气不善道:“你想贿赂我?”

    秦风这时却是骑虎难下,只好学着反派,微笑狡辩道:“这怎么是贿赂呢?这是资源优化配置,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马国宾重重一拍桌子,厉声咆哮道,“你给我出去!马上就出去!要不是看你年纪小,我报警抓你了你信不信?跑到公司总部来行贿?你当我是什么人?我是刘瑞阳,我就是这里的老板!”

    秦风傻眼了,指着桌上的铭牌道:“你不是马国宾?”

    “他今天生病请假,我来给他代班的!”刘瑞阳吼叫着解释道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