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六章 破烂别墅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  晚是晚了点,总比没有好;水是水了点,也比没有好。。。。我好困啊。。。。

    明天晚上12点前,保证完成2更。

    嗯……顺便再剧透一下,这章过度完,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,一场暗箱操作,主角很快就要拿下鬼屋了,100章左右,就要进入开店模式。

    最后,看在我写到这么晚的份上,求订阅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苏糖失眠了。

    秦风在手机店里跟她说的那句“我打算娶你”,就像单曲循环似的,不停地在她脑子里回放,无论苏糖怎么努力,那声音就是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苏糖拥着抱枕,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枕边隐隐约约有一个方形的轮廓,苏糖轻叹一声,伸手把那东西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笨拙地按了两下,手机屏幕上终于发出了亮光。

    她一看时间,已经快到12点了。

    苏糖犹豫片刻,轻咬着薄唇,给秦风发了条短信:睡了吗?

    短信发送过去后,苏糖盯着屏幕,耐着性子等了1分多种,秦风却没有回复过来,她略感失望地把手机又放回枕头边上,可刚放下没几秒,手机就嗡嗡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苏糖赶紧又拿起手机,只见秦风回复道: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,没想到姑娘你也失眠啊?

    苏糖嘴角一弯,大话西游的台词,她还是能记得一点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觉得不能太惯着秦风,苏糖很淘气地故意不回,满脸高兴地关掉了手机。

    秦风等了半天没等到苏糖的回信,也懒得等了,两个各怀心事的人,终于都没能挡住生物钟的攻势,不到12点,双双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秦风趁着白天空余的时间,去杂货市场补充了竹签、塑料袋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,下午则泡在家里,做了至少足够用上一个月的蘸酱。蘸酱这种东西。因为浓度高,所以基本上不用怕变质,即便到了夏天,顶多也就是出摊回来,放回冰箱就能保鲜。

    在家里待到将近4点。秦风先洗了个澡,洗完后直接换上游泳裤,接着整理了一下游泳要带的毛巾、洗发水、内|裤之内的东西,随便找了个足够大的干净购物袋,一股脑全都装进去,简简单单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苏糖的同班同学刘雅静,下午很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秦风刚一进苏糖的房间,刘雅静就大喊道:“秦风,你真能演啊,那天我生日你还装得跟苏糖不认识一样!”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。转头看看苏糖。

    苏糖很默契给出了解释:“那天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双手一摊,“对,就是这样,阿蜜她习惯性脑子抽筋。”

    苏糖直接给了秦风一脚。

    刘雅静看着两人打闹,不禁笑了笑,接着又好奇地继续追问:“你们俩怎么不住一起啊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房子这么小,当然要分开住。”秦风瞎编得很流畅道,“而且我要还要做烤串,东西太多。这里也放不下,晚上回来又晚,干脆就另外租一间,自己一个人住咯。”

    刘雅静终于悟了。佩服道:“你还真是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和刘雅静闲扯了几句,秦风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便领着两人出了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建业家的房子,是在市中心很难见到的独幢建筑,三层的小楼,建在烈士山山脚下。占地面积大概有160平方,闹中取静,颇有点高门大院的气派。

    前些年东瓯市城市改造,由于秦建业家的房子位置太偏,既不适合修路,也无法纳入小区范围,再加上秦建业头上那顶不大不小的官帽,所以就被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糖和刘雅静来到房前时,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崇敬且惊奇的神情。

    见惯了城市里小门小户的她们,乍一看到这种规格的建筑,对比之下,心理冲击难免有点大。

    “秦风,你小叔家也太有钱了吧?别墅啊!”刘雅静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别墅个屁,这房子是差不多20年前修的,那时候这里一整片全都是田,地价有多便宜你都不敢想。”秦风笑着说道,“你进去看了就知道了,屋里邋遢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刘雅静将信将疑,和苏糖一起,跟着秦风走到大门前。

    秦风按响门铃,楼上马上传来一个兴奋过度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淼大呼小叫地从三楼冲下来,给几个人开了门。

    几个人鱼贯而入,一进屋,苏糖和刘雅静就看出来秦风所言非虚,双双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屋子里大白天黑咕隆咚的,地上到处是垃圾,脏兮兮的,还散发着怪异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一楼和二楼都租掉了,我小叔家只住三楼。”秦风解释道。

    秦淼不好意思和苏糖说话,自顾自地前头带路,走到楼梯口,刘雅静又兴奋了一下,大声喊叫道:“哇!居然有个喷水池!”她兴冲冲跑到池子边,往里头一看,却发现池子是干的,里面还扔满了各种瓶瓶罐罐,几乎都要把池子里的小假山给掩埋了。

    “这池子早就不用了。”秦淼鼓起点勇气,主动说话道,“我很小的时候里面养过金鱼,后来我爸妈懒得管,鱼死光了,他们就把池子的阀门都关了。”

    苏糖听得直犯晕。

    上次吃饭的时候,她对秦建业一家三口的印象就是:精致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不管是秦建业还是叶晓琴,无疑都属于东瓯市的精英人群,但是苏糖万万没想到,在外面看起来这么精致的一家人,家里却是这么一团糟。

    秦淼领着三个人,穿过2道铁门,来到了三楼。

    三楼的光线很好,一上去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不过屋里的陈设,却同样显得乱糟糟的,顶多只是比楼下干净一点。

    “哥,姐,你们先坐着,我收拾一下东西,马上就好!”秦淼偷瞄了苏糖一眼,很害羞地跑去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苏糖从客厅走到阳台,朝边上的烈士山一瞧,入眼一片翠绿,不禁感慨道:“这么好的房子,白白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走到她身边,双手靠在阳台的护栏上,笑着说道:“小叔和婶婶忙嘛,哪有时间收拾屋子,对他们来说,房子就是个睡觉的地方,只要床干净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糖还是觉得别扭,道:“可多少还是要打扫一下的吧?”

    “请钟点工啊。”秦风说道,“半个月一次,洗衣服、洗地、洗被子,全包了。”

    刘雅静一脸不可思议道:“不会吧,半个月一次?我妈她恨不能一天拖三次地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心说一般人家,怎么和秦建业家比。

    难道秦建业真还住不起好一点的房子?人家只是无所谓而已。

    等再过几年,他们觉得该换住处的时候,一出手,就会在江滨大道新建的江南阁小区里,买下一幢大楼顶层的一半,足足400平方!连房子带装修,起步价最低也在900万以上。

    住那种房子的人,要是每天花时间拖三次地——那绝对不可能是房主,保姆还差不多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