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八章 精明人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晚上还有一章,争取12点前。求订阅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完全入夏,可东瓯市的气温,却让秦风仿佛置身于悠闲的暑假时光。坐在江边的露天餐厅里,四个人惬意地吃着蛋糕,喝着饮料,聊着天,等待秦淼他爹来车来接。

    苏糖穿回了她的吊带连衣裙,掩盖起了那曼妙的曲线,刚洗过澡的她,头发湿漉漉的,随意地扎成了一个马尾。从江面上吹拂而过的温暖晚风,从她细嫩的皮肤上抚过,苏糖舒服地伸了个懒腰,神情满足地微笑道:“等放暑假了,一定要再来玩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暑假应该没时间了吧。”刘雅静捏着吸管,轻轻搅拌着杯子里的杏仁腐,“听说高二只放一个月的假,不然高三来不及复习。”

    “是哦,我都忘了……”苏糖的语气中透着些许遗憾,感慨道,“高考好辛苦啊,居然连暑假都只有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初中也很辛苦。”在重点初中上学的秦淼,孩子气地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风听着这仨货无病**,心里不禁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且不说秦淼这个初一的小娃娃能辛苦到哪里去,单说十八中的两位学渣姑娘,她们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    相比市区的其他高中,十八中的教学环境,简直已经宽松到相当于放养了,晚上没自习,每天最多7节课,作业量也不大,秦风高三那会儿,一个周末最多就是6张卷子。语数英地史政,做得快的话。8个小时内轻松解决。

    所以当其他学校依靠题海战术,把学生们整日整体地困在房间里无法出门时。秦风他们即便到了高三最忙碌的时候,依然能抽出许多空闲出去打球,或者干些其他浪费时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风有时候觉得,十八中的教学成绩上不去,真不能只怪学生。学校如此宽松的教学政策,也需要为此负很大责任。当然了,话说回来,以十八中学渣们的水平,其实发太多卷子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。反正到时候九成以上的学生,都会把至少空了九成的卷子带回学校,学校选择放养路线,真正受害的,也就是秦风这种有韧性又有能力的好学生。

    秦风听三个人聊着学校的事情,等了大概十几分钟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来接秦风他们的,居然不是秦建业,而是叶晓琴。

    秦风顿时无语得要死。感觉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苏糖一听说是叶晓琴来接,不由捂着嘴吃吃笑起来。

    刘雅静看得不知所以,奇怪地问道:“你傻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苏糖看着秦风道:“笑有个笨蛋自作聪明。”

    秦风默默探过身去,食指在苏糖额头上轻轻一弹。说道:“笑个屁,走了!”

    苏糖嘟着嘴揉了揉根本不痛的眉心,刘雅静很八卦地追问:“秦风他怎么自作聪明了。你们说话别跟猜谜似的啊!”

    “就不告诉你。”苏糖笑了笑,提起装衣服的袋子。跟在了秦风身后。

    四个人慢步出了场区,走过修得蜿蜒曲折的小径。很快就发现了叶晓琴打着远光灯的车子。

    “妈!”秦淼大喊一声,小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晓琴溺爱地摸了摸他的头,等秦风几个人走上前,叶晓琴立马就拉住苏糖的手,亲热地抱怨道:“阿蜜,你来玩怎么事先都不跟我说呢?要知道你也来,我就带着小淼他爸爸一起过来了!”

    苏糖被叶晓琴的热情搞得很是手足无措,虽然理论上叶晓琴是她的婶婶,可是——她们今天才是第二次见面好不好?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秦风应该跟小淼说过的吧?”苏糖局促地应付道。

    叶晓琴满脸笑意,俨然是拿婆婆对待儿媳妇的态度,大声道:“秦淼这个笨蛋,跟我说什么小风哥哥带他来玩,我还因为只有小风和他两个人呢!”

    苏糖呵呵一笑,叶晓琴马上又转头问刘雅静:“孩子,你是阿蜜的同学吧?”

    被冷落片刻的刘雅静,这下就舒坦了,忙点头道:“对,我跟她,初中和高中都是同学。”

    寒暄完毕,四个人挤进了叶晓琴的福克斯小轿车里。

    秦风的小计划,一时间落了空。

    车子开上大桥后,叶晓琴就一个劲地逮着苏糖问东问西,苏糖也单纯,人家问什么,她就答什么,于是不等车子开下大桥,叶晓琴就把苏糖的情况掌握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算,你比我家小淼才大3岁而已嘛!”叶晓琴显得很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显然是有深意的。

    秦风听出来了,没说。

    刘雅静没听出来,但联想到了,很配合地呵呵笑道:“女大三,抱金砖。”

    叶晓琴一看这姑娘这么上道,恨不能给给她发几百块钱以表谢意。

    不料秦风却淡淡地来了句:“阿蜜大我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车里的气氛,顿时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叶晓琴笑得很虚。

    刘雅静则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秦风,就差把“乱|伦”两个字喊出来。

    安静了三秒,倒是苏糖打破了沉默,她转过身,拍了秦风一下,嗔怪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啊,别占我便宜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占你便宜了?我只是说比你小三个月而已,阿蜜,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不健康的事情?”秦风镇定地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刘雅静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叶晓琴见秦风死守严防,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,转移话题道:“小风,你今年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秦风听叶晓琴主动提起,微微一笑,回答道:“还行,打算开店了,就是店面还找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糖见秦风谈起开店的事情,也不闹了,乖乖地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叶晓琴多少有点惊讶,道:“这么快就要开店了?你那个摊子,现在一天能赚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四五百吧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还没察觉自己是隐形富二代的秦淼,当即大声惊呼道:“这么多!?”

    叶晓琴觉得有点丢份,眉头微微一皱,但马上又舒展开来,微笑道:“小风,我看你才摆摊三四个月吧?现在就想着开店,是不是太心急了?等开了店,到时候要交房租,要缴税,还有水电费之类的,零零碎碎扣下来,可能赚得还没摆摊多,我看啊,你最好还是再多摆一段时间的摊子,等客人再多些,到时候开店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叶晓琴话里带着细微的刺。

    秦风从容一笑,淡淡道:“婶婶,开店的事情,我心里有数。你是做大生意的,可能不清楚我们这些小摊子的门道,等以后我稍微做大了,遇上什么难题,到时一定找你请教。”

    叶晓琴在这一大家子里,平素强势惯了,被秦风这么一呛,下意识地就想反驳,可她张了张嘴,却发现秦风这番话简直滴水不漏,根本没有可以反驳的地方,她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后视镜,见秦风一脸职业微笑的样子,心头陡然起疑——

    秦风这孩子,该不会不是秦建国亲生的吧?

    “小淼,想不想去吃牛排?”叶晓琴沉默之际,秦风突然又开了口。

    秦淼正是嘴馋的年纪,虽然刚吃完蛋糕,不过一听有牛排,肚子里的馋虫立马又爬了出来,直点头道:“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叶晓琴的思绪被拽了回来,说道:“下次吧,今天都玩了一整天了,天这么晚,还是回家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晚,才8点多嘛。”秦风微笑道,“婶婶,小叔今晚有空吗?小叔要是有空的话,把小叔也叫出来好了,我突然想起点事情,想和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叶晓琴的注意力,立马就从牛排上转移走了。

    秦风道: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想跟他打听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刘瑞阳,瑞鑫地产的老总。”

    叶晓琴闻言一怔。

    苏糖也微微张开了嘴——

    不是说了要拐弯抹角的吗?怎么这下又这么直接了?做人还有没有原则啊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