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九章 大人的世界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求订阅。↑,我打算再写一章,快的话,凌晨5点前应该能搞定。。。。

    叶晓琴如果现在还看不出秦风是什么意思,她这么多年就真的白混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秦风今天打一开始,就是本着秦建业来的,带秦淼出去游泳,顶多只是一个借口,说不准,也有点变相送礼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确实有这层想法,那么叶晓琴不得不承认,这个礼送得相当高明,四个孩子去水上乐园,加上一顿晚饭,来回至少就得六七百块,价值等同于一般人找人帮忙的见面礼水准。

    叶晓琴和秦建业自然不会缺这六七百块钱,但在人情社会中,蕴含在这份见面礼之下的,却是比钱更重要百倍的东西——礼数。

    叶晓琴笑了笑,她觉得秦建国能教出这样一个儿子,真是挺不可思议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晚上再说吧,你们想吃牛排对吧,好,那就先去吃牛排!”叶晓琴间接地给了秦风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车子驶入市区,片刻后就到了一家豪客来门前。

    叶晓琴领着四个人进去,点了四份t骨套餐,默默地看着秦淼吃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吃完后,叶晓琴先绕路把刘雅静送回了家,当车里只剩下自己人之后,她这才重新续上了半个多小时之前的那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刘瑞阳是你小叔的朋友,还是初中同学。”叶晓琴一张嘴,就给出了一个极其有价值的情报。

    秦风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小叔的朋友,那就是表叔嘛!

    行了。什么行贿都是浮云,年轻人偶尔犯个小错。当叔叔的一定会慷概原谅的……

    秦风这边死不要脸地想着,叶晓琴又接着道:“十八中后巷那块地。刘瑞阳就是找你小叔帮忙,才在竞标中拿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别说是秦风,连苏糖都有点感到惊讶了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学校后面那么大的动静,居然还能和秦风家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到底是世界太小,还是东瓯市太小?

    秦风则想得更多。

    秦建业有门路,刘瑞阳拿地,而拿了地之后——要知道,叶晓琴做的可就是建材生意!

    太赞了。经典的官商勾结啊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小风,你打听刘瑞阳干嘛?”叶晓琴终于问起了缘由。

    秦风没什么好隐瞒的,把自己打算租鬼屋,和昨天去瑞鑫大厦撞到刘瑞阳那个“鬼”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苏糖和秦淼听得哈哈大笑,而叶晓琴听完后却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乱来了吧?”叶晓琴直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嘛,除了去他公司直接谈,这事还能怎么办?”秦风无奈道。

    叶晓琴凌乱过后,又微微叹了口气,沉声道:“小风。这件事不好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不解道:“小叔和他不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叶晓琴沉默了一下,反问道:“你应该知道,十八中那块地,现在区里不让瑞阳地产动吧?”

    秦风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晓琴缓缓说道:“这件事。瑞阳地产占着理,但十八中后头有人。刘瑞阳靠你小叔牵线拿到项目,现在钱也花了。房子也拆了,但区里头。就是想把地让给十八中。你小叔他因为这件破事,真是有点里外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在外头。人家说他拿了钱不办事,在里头,单位领导说他手伸得太长。后巷那块地的事情,你小叔现在别说是碰,连谈都不能谈。刘瑞阳那边,区政府的态度很明确,就是一个字,拖,拖到瑞阳地产拖不起了,就把地交给十八中。”

    苏糖听得气愤道:“我们学校怎么这么坏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坏不坏的事情……”叶晓琴觉得苏糖这话幼稚,想解释一下,一时又找不出什么话。

    秦风顺口帮了个忙,对苏糖道:“小孩子才说对错,大人只讲利弊。”

    苏糖拍打了秦风一下。

    叶晓琴笑了笑,夸奖道:“小风,你挺有才华的嘛!”

    秦风呵呵一笑,心说:此话剽窃于2014年。

    叶晓琴继续道:“现在这个情形,你小叔一来不好意思再去见刘瑞阳,二来去见他,也有点敏感。再这么弄下去,区里想搞你小叔的那些人,搞不好就找纪委去举报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一惊,“这么要命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叶晓琴笑了笑,“这个社会就这样,人吃人。你还小啊,不知道这世界有多脏……”

    婶婶,我只是不知道你们的世界有多脏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秦风肚子里嘀咕着,默默地拿自己前世的老板和秦建业他们这群人一比,顿时觉得前世老板简直善良得感天动地。

    苏糖和秦淼虽然还不太明白纪委的含义,但听叶晓琴和秦风说得严肃,多少也体会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不说话,安安静静地,回到了烈士山下的屋子前。

    叶晓琴直接把车停在路边,下来之后,她抬头看了眼楼上,见屋里亮着灯,便对秦风道:“你小叔已经回来了,你自己上去跟他说清楚吧,他说不定还能有点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风这时候却有点退却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区区一块地的事情,和政府搅在一起后,居然会变得如此凶险。

    在秦风前世,秦建业虽说一直没提干,可好歹也安安稳稳做了几十年的办公室,如果因为自己的缘故,搞得秦建业丢了官帽,秦风当真是不敢冒这个险——为了他这点蝇头小利,冒这样的风险却确实不值得,风险和产出,太不成正比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秦风心里一声叹息,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放弃,“婶婶,我和阿蜜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就坐坐吧,才9点不到。”叶晓琴倒是不让秦风走了,伸手拉起苏糖,笑嘻嘻道,“我想跟阿蜜再聊聊。”

    秦风没料到叶晓琴还能这么见缝插针,觉得自己虽然重活一世,可论道行,还真是比不过这些在社会上历经风雨多年的人精。

    “阿蜜,坐一会儿还是直接走?”秦风把问题抛给了苏糖。

    苏糖脸皮薄,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没能开口拒绝,轻声妥协道:“那就坐一会儿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风,你看阿蜜就是比你懂道理!”叶晓琴挽起苏糖的手,犹如婆婆挽起了儿媳,径直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秦风看着两人的背影,轻声感慨道:“阿淼,你妈厉害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秦淼居然更加感慨地说:“是厉害,每次我考砸了,她抽我都不带眨眼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