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零三章 炮灰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  求订阅。。。。等下还有一章,大概2点左右。。。。

    夏至未至,但至少越来越近,五一过后,东瓯市白天出太阳的时间,已经提前到了6点之前。

    苏糖被手机嘀嘀嘀的闹铃吵醒,她闭着眼睛,在床单上来回摸了两圈后,终于抓到了作恶的手机。艰难地睁开一只眼睛,苏糖把闹铃关上,然后给秦风发了一条废话意味十足的短信:我起床了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秦风回复道:今天星期一,真是个愉快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臭秦风!”苏糖骂了一声,脸上却挂着甜甜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些天秦风每天都很忙,五一长假烤串的生意很火,王艳梅甚至停掉了豆腐店的生意,专心给秦风打下手,每天绝大多数时间,秦风都在摆摊,而王艳梅则是不停地在家里做烤串,做好之后,再大老远提着袋子送过去,几乎每晚都要忙到一两点过后,秦风才会收摊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苏糖和秦风见面的机会自然就少之又少,基本上也就只有在中午吃饭的时候,两个人才能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但可恨的是,那时候王艳梅同样在家,经常搞得春心撩动的苏糖满腔爱恋无处挥洒,花痴得越发严重。要不是秦风事先给苏糖买了部手机,苏糖每天能经常发发短信,传达一下相思之情,保不准这个陷入热恋的丫头,真会干出诸如三更半夜偷跑出来找秦风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糖起床洗漱过后,收拾了一下书包。

    五一节发下来的一大堆卷子,她最多只做了一半,苏糖把责任全都推到了秦风身上,她有一万个有理认定,就是秦风害得她魂不守舍、心神不宁,这才没能完成所有的作业。但很明显,真正的事实应该是,以苏糖的学渣本质,这些卷子她根本就不可能全都做完。里面的好多题目,苏糖一直都稀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大清早出了门,苏糖来到学校,校门才刚开不久。

    在一群初中小男生充满艳羡的目光注视下。苏糖习惯性地露出一脸高冷,目不斜视地走进了校园。

    来到教室,屋子里还没几个人。

    比苏糖来得早的几个学生,女生只是抬头看了苏糖一眼,就立马不理会了。男生则是盯着苏糖多看了两秒,有和苏糖对上视线的,就朝苏糖笑笑,待苏糖报以回笑,那男生终于心满意足,然后——继续等待班里的学霸回归。

    星期一,人人都在等着抄作业,在这个节骨眼上,学霸显然比女神更有价值。

    苏糖没打算抄作业,反正她是考艺术的。相比班上的其他艺术生,她的作业完成程度,应该算不错了。最糟糕的那些学生,除了选择题和填空题,几乎什么都不写,而且即便是写了的那些选择和填空题,十道题里也有七八道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怎么样,老师肯定不会说苏糖什么,而且就算要批评两句,看在她这张脸的份上。一般也不会凶到哪里去,尤其是男老师……

    过了7点10分,教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十八中级”学霸黄震宇,迈进教室的那一刻。班里恭候他多时的学渣们,轰然发出了欢呼。

    “英雄啊!你终于来了!数学卷子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英语!英语!英语!”

    “我随便,除了语文,给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黄震宇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,他脸上挂着虚荣的笑,故作成熟道:“你们这群家伙。抄作业有意义吗?怕挨骂就好好学嘛……”话虽这么说着,可还是打开书包,将一大把填得满满的卷子拿出来,然后眨眼间,就被一众学渣哄抢一空。

    救世主光环加身,黄震宇意气风发地转过头,装作不经意地朝苏糖的位置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想,居然正好对上了苏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黄震宇!”苏糖喊了一声,朝黄震宇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黄震宇受到女神召唤,顿时心情大好,直呼今天是黄道吉日,他情不自禁地嘴角一咧,神态浑然跟哈士奇似的,兴奋地跑到苏糖跟前,想装无所谓又根本装不像地问道:“叫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这篇文章你拿去看一下。”苏糖把秦风给他的那张纸,递给了黄震宇。

    黄震宇一听是这种事,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不解地接过来,随意地看了眼标题,还没问苏糖到底要做什么,又马上听她接着问:“你中午是在学校吃饭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对!”黄震宇傻愣愣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苏糖大咧咧地一拍他的胳膊,笑着说,“我们中午一起吃饭,我想跟你说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黄震宇的耳畔,霍然响起了那段代表幸福的旋律——哈利路亚!

    他难掩满脸的欣喜,盯着苏糖问道:“说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等中午再说啦,现在说不方便,你先回去吧!”苏糖推了推他,然后又叮嘱道,“那篇文章,一定要认真先看一遍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中午再说。”黄震宇心里也明白,苏糖绝不是找他表白来了,不过还是很高兴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整个早上,黄震宇的心思都有点无法集中。

    黄震宇把苏糖给他的那篇文章看了好几遍,在他看来,除了写在上面的字挺漂亮,文章本身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黄震宇觉得自己也能写得出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过四节课,等到放学铃响,黄震宇终于盼来了春天。

    他大模大样地走到苏糖跟前,用仿佛男友一般的口吻道:“走,吃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糖把课桌收拾了一下,在同桌谢子君那洋溢着无上八卦的目光中,起身和黄震宇一起走出了教室,一边问道:“文章你看过了没?”

    “我都快能背下来了!”黄震宇不眨眼地吹嘘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苏糖天真地当真了。

    黄震宇还是头一回从苏糖身上收获到这种崇拜的表情,顿时豪气大涨,大言不惭道:“这种文章小意思好吧,我分分钟能写出十几篇来!”

    却不料苏糖立马收回了笑容,冷冰冰应了声:“哦。”

    黄震宇不知自己哪里说错了,又不好明着问。他心里暗暗自责着,尴尬地搓了搓鼻子,换了个态度,小心地问道:“苏糖,你想跟我谈什么啊?”

    苏糖虽然不满黄震宇贬低秦风抬高自己,不过在她班里,最适合拿来给秦风当炮灰的,也就只有黄震宇了。苏糖忍着脾气,淡淡道:“这篇文章是秦风写的,他想拿去投稿,找媒体帮忙把学校后面的废墟给清理了,你知道的,那片废墟挺影响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黄震宇这下恍然了。

    感情是得罪了苏糖的弟弟——现在在十八中,苏糖和秦风是龙凤胎的说法,几乎已经没人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秦风他现在已经退学了,他怕记着会来问,所以就想让我帮他署名,可是你也知道啊,我写作文向来不行的,我们班比较合适帮他做这件事的,也就只有你了。”苏糖不咸不淡地恭维了黄震宇一下。

    黄震宇虽然被恭维得挺爽,不过还是存有一点思考能力,他哈哈笑了两声,说道:“秦风他想太多了吧,还怕记者来问,记者哪有那么容易招来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帮不帮嘛?”苏糖很没耐心地不满道。

    然则在“爱情”面前,很多男人就是犯贱。

    “我帮,我帮。”黄震宇连声答应道,又自视甚高地说,“秦风写的东西肯定不行,我再拿回去修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苏糖一口否决,很坚定道,“一个字都不许改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朝着黄震宇一伸手,说:“那那张纸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拿去发吗?”黄震宇搞不懂苏糖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署名就好了,寄信的事情我自己做。”苏糖解释道,“秦风说要发好几份的呢,原稿我要拿回去复印,你在文章底下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就好了!”

    黄震宇嘴角抽动两下,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,一脸不情愿道:“以我这样的水平,给秦风写的东西署名,真是浪费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糖忍住抽他的冲动,心里暗想道:你跟秦风差远了好吧?秦风比你聪明多了!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