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零四章 全家首富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求订阅。∈♀,。。。

    苏糖在下午放学后,忍不住去秦风摊前探班了一回,没说黄震宇的事情,只是单纯的思君心切,想看秦风一眼。苦等多日的许建阳,今天总算等到女神莅临,只可惜苏糖一颗芳心全系在秦风身上,根本无视每周为秦风的烤串事业贡献良多的土豪学长,非常敷衍地应付了许建阳两句,满脸甜蜜地看了秦风片刻后,就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许建阳叹了口气,神情略显苦恼,但又不好说什么,只有化悲伤为食欲,指了指玻璃罩里的新菜品,点单道:“再给我来点鸡柳。”

    鸡柳是秦风本月推出的新品,今天才是头天出货。

    由于价格定得略高了一些,所以放学高峰期之后,玻璃罩里还存着不少。

    许建阳今天没带同学来,纯粹是自己想在秦风摊子上吃晚饭,只是原本可以坐两个人的位置,被他用书包一挤占,就没别的客人愿意来和他挤一挤了。

    秦风倒是不怎么在乎许建阳的占座行为,且不说这货的饭量比一般的两个人还大,关键是现在晚上高峰期,秦风的东西根本不愁卖。

    经过五一长假后五天的经营,秦风摊子的客流量至少提升了30%左右,简直忙得连嘘嘘都没有时间。

    眼下秦风已经在考虑,是不是该雇个伙计——即便鬼屋小店不能顺利开张,他总归也得找个别的地方开店,所以与其到时候匆匆忙忙培训新人。倒不如趁着项目还未启动,先把自己的小团队拉起来。

    给许建阳炸好一盘鸡柳。秦风拿出手机看了眼,果然。苏糖在他干活的时候,又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我中午和黄震宇一起吃饭了。”苏糖跟秦风坦白道。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马上回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糖的心思一直在手机上,手机一响,她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来,点开短信,只见秦风回复道:“娘子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你个头……”苏糖打了这几个字,可想了想,又删掉了。含着满心的甜蜜,一本正经回道:“我让黄震宇把文章重新抄了一遍,等下放到你房间书桌的柜子里。”

    秦风只简单地回了个“好”。

    苏糖这下才消停。

    一路心情欢快,快到家时,苏糖径直拐进秦风家的小区。

    上了楼,苏糖刚打开房门进去,房门紧闭的秦建国的房间里,立马传出一阵显得很慌乱的窸窸窣窣的声音。半分钟后,明显衣衫不整的秦建国和王艳梅紧张兮兮地从里头跑出来。一看是苏糖,三个人齐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还当谁来了呢……”脸色红扑扑的王艳梅,吓着似的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秦建国则是非常心虚地拉了拉裤腰,问苏糖道:“阿蜜。你来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苏糖用无语的眼神来回在秦建国和王艳梅脸上扫了两下,剽悍地捅破了窗户纸,说:“你们还真是有情调啊。换着地方找激情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家长顿时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王艳梅比较镇定,板起脸重复道:“你来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“送东西。”苏糖理直气壮地拿出了一张信纸。“昨天秦风让我找同学帮忙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倒是记得这茬,伸手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糖把信纸递过去。王艳梅接过来看了眼,见不是苏糖给秦风写的悄悄话,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苏糖又把信纸拿回来,很自然地走进秦风的房间,把信纸往书桌的抽屉里一放,然后走出门说道:“你们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”王艳梅哭笑不得,这种事被女儿抓个正着,真是想想都觉得荒唐。

    等苏糖下了楼,秦建国赶紧把房门给反锁上。

    王艳梅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秦建国急吼吼道:“继续啊!”

    王艳梅吃味了——

    男人啊,脑子里从来就只有一件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风晚上回到家,又是将近2点的时间。

    忍着困倦,先把各种盘子洗干净,回到房间里,他才想起计划中的要紧事来。

    打开书桌的抽屉,秦风一眼就看到了信纸,打开来看了看,见到最底下黄震宇的落款,不由微微一笑。果然是这家伙啊,上回和苏糖一起给刘雅静过生日的时候,秦风就看出来黄震宇喜欢出风头的本性,苏糖这丫头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,不过看人还真是挺准,居然一找就找到个合适的炮灰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秦风起床后先去了一趟复印店,一来把鸡柳的价格贴纸做出来,贴在玻璃罩上,二来把黄震宇重抄的这篇文章,复印了四份,分别寄给了《东瓯日报》、《东瓯晚报》、《东瓯商报》和《东瓯都市报》。

    秦风还是挺相信东瓯市的媒体的,上辈子根本没人搅这趟浑水,市内的媒体就口诛笔伐了瑞阳公司整整两年时间,这回有人主动举报了,新闻媒体没理由不关注一下。要知道,像东瓯市这种小地方,媒体最喜欢关注的就是家长里短、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眼界之小,格局之低,堪称人民群众的好基友。

    把东西一发出去,秦风的任务就圆满完成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看天,二看命,秦风做好了另寻他处的心理准备,也时刻等待着鬼屋光复的那一天,两手准备都充分,战略上相当稳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秦风一家的重心,全都放在了房子上。

    秦建国不顾厂里的召唤,硬是请出了几天假,和王艳梅一起去跟新房404的房主谈价格,那房主貌似是急等着脱手,王艳梅于是很轻松地就把房价从9000块每平方,一口气砍到了7800,最后顺利成交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为了凑出买房的钱,秦风家也不得不卖掉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秦建国选择卖掉自己的。

    所幸秦风家这片小区,地理位置极好,周围百米之内,有一所幼儿园、两所小学、一所初中,有医院、有菜市场,各种商店小铺门类齐全,除了缺一点体育娱乐设施,基本囊括了一个人生活所需的一切,像秦风这样骨子里其实很宅的人,只要有足够多的养老钱,他甚至可以一辈子不出小区。

    秦建国挂牌每平方9800,不到2天,就有人找上门来,然后很干脆地全款付了钱。

    秦建国和王艳梅东奔西走地办完自家的房产过户手续,又马不停蹄地跟404的房主做了房产交接。短短一周之后,十八中附近那间404,就到了秦风家名下,房子写的是王艳梅的名字,看得出来,秦建国这是拿房子当钻戒了。

    买完房,秦风家的现金就没多少了。

    王艳梅差不多也拿出了这几年全部的积蓄,剩下的一点钱,打算拿来装修新房用。

    秦风一下子成了全家首富,眼见家庭财政困难,秦风特地去办了一个新的账户,往里面打了一万块,拿给王艳梅当日常家用。

    王艳梅这钱收得很干脆,既然在一起过日子了,哪还用分什么你我,不过她还是留了个心眼,问秦风道:“开店的本钱还够不够?”

    “应该够。”秦风如实道,“加上法院判的那4万块,我卡里现在还有6万多,租店面是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又轻轻责怪道:“你就不该给阿蜜买手机,她现在根本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着说:“手机也不贵,再说她明年就要上大学了,也是时候买手机了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点了点头,又说:“那她话费用完了,你别给她,让她找妈要,你的钱都是留着办正经事的,可不能把她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放心好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秦风还是这句老话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