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零六章 同居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  我卡文了。。。。。。下一章,天亮之前尽量写出来。。。

    苏糖忍了一个早上的聒噪,中午一放学,任凭谢子君和刘雅静在身后怎么喊,她就是连头都不回一下。

    苏糖确实有点生气了,对于那些明知她不可能喜欢黄震宇,却仍然对她喋喋不休地说着“郎才女貌”的同学们,苏糖实在感到异常无语,再加上刘雅静这个损友,还不停地在边上推波助澜,苏糖真是撕了她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郎才女貌,也应该是和秦风才对嘛!”苏糖在路上愤愤想着,然后想着想着,忽然又露出了一抹笑。想起秦风,苏糖马上就无所谓同学们的流言蜚语了,她现在只想赶紧跑回家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。

    等公交车的时候,苏糖颇有些急躁,等上了车,车子每开一站,苏糖就在心里默默地倒数计数一次,车子到站后,要不是今天身体不方便,苏糖简直恨不能直接从车里跳出来。但饶是如此,她下车后还是走得很快,没一会儿,就拐进了小区的大门。

    走到楼下时,苏糖一眼就见到秦风正抬着一个大纸箱子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秦风,你在搬什么啊?”苏糖隔着老远,就大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搬家!”秦风大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苏糖怔了怔,一头雾水地走上前,帮秦风扶住箱子的另一边,不解地问道:“我们这么快就要搬了?新房子不是还没装修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搬去新房子,哎哟,你放手你放手,我自己来。”秦风很不客气地拒绝了苏糖的帮忙,一边解释道,“是我家那间房子,人家说明天就要进来装修了,我这不得先搬出来啊?”

    苏糖顿时眼睛一亮,“那你是要搬来我家住了?”

    秦风好笑道:“你这么高兴干嘛?在想什么坏事啊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苏糖轻拍了秦风一下,然后怀着满腔的爱慕。又柔声说道,“秦风,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写的那篇文章,登在今天的《东瓯日报》上了。今天早上开晨会的时候,周海云还点名表扬了黄震宇一回。”

    秦风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呵呵什么啊?你不觉得可惜吗?”苏糖替秦风不平起来,“明明是你写的嘛,凭什么让他出风头啊!还有,报社还给黄震宇发了500块钱的稿费。这稿费本来也该是你的,我早上都想把钱要来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就当是给他的封口费了,区区500块嘛,现在不用一天就能赚回来。”秦风一脸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……”苏糖还是不满,假设道,“你如果不退学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行了吧,哪有那么多如果,如果我不退学了,我就不写那玩意儿了。写那东西有什么用啊,再说了,要不是我退学了,我们现在能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走到家门前,秦风把箱子往地上一放,双手捧住苏糖的脸颊,轻轻地揉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要死啊?”苏糖赶紧拍开秦风的手,朝家门洞开的房里看了眼,一边抱怨道,“手这么脏还往我脸上摸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很干净好吧。”秦风解释了一句。又道,“妈出去了,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苏糖这下高兴了,拉起秦风的手贴回脸上。“那让你多摸两下。”

    秦风正色道:“摸脸没意思,能摸别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苏糖说这个词仿佛上瘾了,再次拍开了秦风,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苏糖看着堆在客厅地上的七八个大箱子,傻站了片刻,听到身后房门被关上的声音。忽然心头一跳,现在秦建国和王艳梅都不在家,正好是她和秦风的二人世界。苏糖慢慢转过身去,微红着脸,轻声问道:“你想摸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风怔了怔,装着君子反问道,“我们已经发展到可以随便摸的地步了吗?是不是太快了?”

    苏糖好不容易鼓起的春心,瞬间瓦解得半点不剩,她摘下书包,重重往沙发上一扔。

    秦风很作死地惊叫起来:“别脱!我不习惯早上做!”

    苏糖抓狂了,正要喊,秦风忽然上前一步,抱着她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紧贴着靠在沙发上,亲了好几分钟后,苏糖跨坐在秦风腿上,两眼迷离地拥着他,从耳根到脖子,一整片都是绯红绯红的。

    “妈妈去哪里了?”她抱着秦风不松开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这时已经有了点生理反应,微微松开她一些,说道:“去看房子了,我们家今天开始装修,妈说要去监工。”

    听着秦风的话,苏糖越想越觉得甜蜜——这话听着,好像她和秦风已经结婚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妈妈今天又没去开店?”苏糖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。”秦风道,“妈昨天就找人把摊位盘出去了,她说等这段忙完,就帮我把店开起来,以后就一起做烧烤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来帮忙。”苏糖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好好读你的书吧!”秦风抱住苏糖的腰,往上轻轻一用力,只是以苏糖的体重,绝不是秦风这么轻松就能抱得动的,秦风微微沉默了一下,问正在犯花痴而毫无反应的苏糖道,“你体重多少?”

    “107斤。”苏糖脱口而出,但说完马上就后悔了,连忙改口道,“不对,是97斤!”

    “胡扯,体重不过百,不是平胸就是矮。”秦风扯了一句后世的网络名言,然后突然把头往苏糖胸口一埋,正大光明地耍流|氓道,“我用脸测量,都能测出你不是平胸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啊!”苏糖娇嗔着把秦风的头推开,小小的鼻子,鼻翼微微动了一下,两眼雾蒙蒙的。

    秦风喉结一动,连忙起身道:“不玩了,不玩了,再玩就要玩出火了,以后不准随便抱来抱去知道吗,简直有伤风化。”

    苏糖气笑了,用力给了秦风一拳。

    秦风欣然接受了爱的拳头,然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

    苏糖马上忍不住心疼道:“你最近很辛苦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一天还是勉强能睡够五六个小时的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搬来这里,晚上睡哪儿啊?”苏糖又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坏笑着问:“你想我睡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认真的好不好!”苏糖一脸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“睡沙发呗,还能睡哪里?”秦风不逗她了。

    苏糖轻叹了一声,从身后抱住秦风,双手搂住他的腰,但是因为身高抬高,小脑袋只能靠在秦风的肩头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你别这么拼命了,钱够用就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男人嘛,就该赚钱养家。等以后我们结婚了,有了孩子,到时候就怕钱不够用啊。”秦风的双手,轻轻覆在苏糖的手背上,望着屋外,憧憬着未来。

    苏糖听得恨不能现在就跟秦风来一发,只可惜,没有体力。

    “咕噜……”一声肠鸣,从苏糖肚子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笑,拉起她的手说:“走,吃午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家吃啊?”苏糖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妈都不在家,难不成你想中午吃烤串?”秦风打开了门,然后弯腰穿鞋。

    苏糖站在秦风身后,一脸幸福道:“你做什么我都愿意吃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等过几年你就说不出这种话了。”秦风不解风情地坏了苏糖了好心情。

    苏糖小嘴一嘟,闷闷道:“我们吃什么去啊?”

    “吃好东西,家常风味、酒店品质、物美价廉、品牌保证。”秦风蹲着,随口瞎掰出一大段。

    苏糖听得迷糊不已,问:“到底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秦风站起来,微微一笑,“楼下快餐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