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 超级口水仗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晚上基友聚会,我尽量在12点之后再写一章,求订阅。@頂@点@小@说,。。

    《阿宝讲新闻》向来追求效率,下午4多才做完采访,晚上6点就已经把片子剪好。

    等到7点,节目在东瓯电视台上一播,十八中后巷的这一大片废墟,便被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新闻中接受采访的第一个对象,是十八中的政教处主任周海云。

    面对镜头,海云大妈表现得相当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她先是说瑞阳公司来拆迁那天,完全没有顾及正在上课的学生们。拆迁搞出了很大的噪音,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学秩序,继而话锋又一递进,一脸正义地大骂瑞阳公司臭不要脸,拆完房子还留下一摊废墟,而十八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校长甚至提议要买下后面那块地,但瑞阳公司坚决不肯,以至于那堆废墟在学校后面堆了两个多月还没被清扫掉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一切全都是瑞阳公司的过错,和十八中半毛钱关系没有。相反,十八中不但是受害者,并且还代表了正义。

    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,秦风和十八中的校领导们一比,简直纯洁得像是刚从幼儿园毕业的。

    要说人的心理,其实也是很怪异的。

    十八中后巷的废墟堆了两个月,期间无数家长从中穿过,一直以来也都没说什么,可当新闻一播出,这些家长忽然就跟原始人开启了理性思维似的,猛地意识到自己的孩子仿佛吃了亏。

    在类似“我的孩子凭什么要生活在垃圾场里”这样的想法的驱使下,个别闲得蛋疼地家长。开始尝试着打电话去瑞阳公司要求清除垃圾。

    一个家长开动,很容易就会带动其他家长。

    在这种盲目的联动效应下。一些原本不想说话的家长,也生怕自己不打个电话。就会被责备不关心孩子,于是纷纷也加入了声讨大军。

    从晚上7点半到9点半,瑞阳公司办公楼里的电话铃声,几乎就没停下来过。

    刘瑞阳本来就为这件事憋着一肚子的委屈,今天反倒还跟犯人似的,被狂轰滥炸了将近两个钟头,忍无可忍的刘总,终于爆发了,他拿起了其实没什么大用处的法律武器。让公司的法务部直接找上了东瓯电视台的台长。

    市电视台的台长,在地方上绝对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瑞阳公司法务部的人说话很小心,先是隐晦地跟台长大人提了提,这件事背后的始作俑者应该是区政府那群王八羔子,瑞阳公司才是真正的受害者,但是为了社会和谐,瑞阳公司愿意保守这个秘密,但是明天,他们很诚挚地希望《阿宝讲新闻》能来公司再做个采访。顺带帮瑞阳公司洗个地。

    电视台台长早年受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影响,对这种类似罗生门的口水仗很有感情,于是二话不说,当即就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翌日。《阿宝讲新闻》准时赴约。

    在镜头前,瑞阳公司的法务代表用一种死了双亲的口吻,痛陈私人企业不易。无论手续多齐全,也会被相当利益部门捏着命根子。稍微一乱动,公司的未来就会玩完。所以不是他们不想把废墟扫了。而是害怕如果废墟一扫,就相当变相退了步,这个花了全公司极大精力才拿下来的项目,很可能就要拱手他人,相当于过去将近一年半的时间,他们的勤劳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当星期二晚上这档节目一出来,全市上下热切关注这件事的小百姓们,顿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十八中和瑞阳公司,到底孰是孰非?

    就在不知底细的东瓯市大爷大妈们,用一种肤浅的眼光,热烈地讨论着这个问题时,第三天,挑起这个事端的《东瓯日报》,又从浑水里冒出了头。

    《东瓯日报》的主编觉得,自己有理由为这件事负责。

    所以他派出了两个记者,打算认真调查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记者的水平,自然要比大爷大妈高许多,抓到一点蛛丝马迹,很快就摸上了区政府的门。

    只是平日里横惯了的区政府,又怎么会承认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那俩记者没问几个问题,问题就被区政府推到了市环卫处。

    记者无奈,只能去找环卫处打听,不想环卫处居然很给面子,处长亲自出面接待,然后呵呵笑着说了六个字:有心无力,没钱。

    接待完毕,环卫处又给记者指了条路,说这件事应该归土地局管,只要弄清土地产权归谁,这堆废墟自然就应该由谁来清理。

    记者一听有理,赶着午饭的饭点,匆匆就跑去堵土地局的门。

    可到了土地局,接待人员一听这事,却直摆手说这特么先得去问规划局。

    记者问干嘛要问规划局,土地局接待人员解释说,如果规划局不先审批通过,瑞阳公司就算手里拿着地,也根本没办法盖房。两个记者跑得心烦,生怕跑完规划局还有别的衙门等着,干脆就问:要不要再去一趟建筑局和房产局?

    土地局老干部一听,直朝两个年轻记者竖大拇指,说年轻人觉悟真高。

    两个记者怒了,大中午再也懒得跑别的地方,回到报社坐下来,怀着满腔被人当猴耍的愤怒情绪,一挥而就写出了一篇评论。

    这篇评论质量极高,《东瓯日报》主编看完,淡淡说了声明天头版。

    于是到了星期四,由十八中后巷废墟引发的话题,再一次得到了升华。

    这一次,区政府终于被拖进了泥潭。

    区政府办公室里那几个做贼心虚的老同志,根本拿《东瓯日报》没办法,因为这玩意儿是地方党报,归市宣传部直管,而他们几个,又不敢给市委宣传部里的熟人打招呼——因为屁股不干净。

    如是这般瞒着上头,任由各种谣言满天飞,区办公室既不出面辟谣,也不清理废墟,瑞阳公司更是到处找人喊冤,等到进入5月份下旬后,当越来越邪乎的传闻,最终传入区领导的耳中时,区政府在民间的名声,臭得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区二把手终于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——

    虽说只是区区一堆废墟,但无论如何,这却代表着一级政府的形象!岂能因为各个部门之间互相扯皮而影响政府脸面?事情可以不用查清楚,但问题必须马上解决!

    “把人叫起来,开个会。”区长亲自下达了指示。

    5月24号,在这个普通的日子里,秦建业坐到了区政府会议室,几乎最下手的那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等了二十多年,提干的机会,终于来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