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一锤定音(上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朋友回去得比较晚,熬夜状态又不好,到现在才写出来。,。。。外面天都亮了。。。。求订阅啊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个老公务员,可以不是高官,但基本上不可能不是烟枪。

    小小的会议室里,十几杆老烟枪吞云吐雾半个小时,俨然将会议室变成了人间仙境,只是闻着略微有点呛人。

    区长工作很忙,照理说,区区一堆废墟这种破事,他只用说一句话,底下懂事的人,就该麻利地去解决掉,然而今天,他说了半个小时,与会的这群老油条,却没有一个吭声的。

    区长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在局外人看来,这次事件的交手双方,应该是瑞阳公司和十八中,而消息灵通人士,则以为是区办公室里两位科员的内斗,然则只有这里的人才真正明白,幕后的幕后,还站着两个互相不对付的副区长。

    想搞死秦建业的那位老兄,早就拍上了其中一位的马屁,而秦建业,则正打算拍另一位的马屁,以求获得靠山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,区府大院里的人全都心知肚明,只不过心照不宣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两位在东瓯市内纵横多年,暗地里关系盘根错节,强势到连区长大人本人都要忌惮三分的副区长,他们到底在这些年的旧城改造过程中,包括瑞阳公司那个招标案里,吃进肚子多少东西,那就更是提都不能提的事。

    稳定是发展的前提,这个稳,不仅指民间要稳。地方政府,更得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班子不能乱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身为区里的二把手。眼下有些话,区长大人也不能挑明了讲。

    十八中后巷废墟的问题看似很小。实质上却已经发酵演变成了维护中心区稳定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区里的办法就是拖,能拖多久拖多久,拖到两位副区长从这个轴劲儿里拔出来,或者等到后年换届选举后,他们完全脱离了利益关系,如此一来,这个局便能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这些天东瓯市的媒体,跳得实在有些不像话。

    以至于甚至惊动了市里。逼得区里不得不做出一些反应——哪怕只是作秀也好。

    “市里已经知道了。”沉默良久后,区长大人终于抛出了兔子。

    原本万马齐喑的会议室,瞬间有了声息,十几个人互相看了看,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出了不同程度的怀疑,秦建业也在和自己办公室的同事对视着,两人脸上全都挂着温暖如春的微笑,这种近乎真实的虚伪,简直就是人类演技的巅峰。奥斯卡金像奖。理应有他们俩一份。

    眼见半个大饼无法充饥,区长大人又接着抛出更肥的兔子,他继续说道:“市委对这件事很重视,市里的领导们。也在密切关注。同志们啊,老百姓的事,再小也是大事。能解决问题。才能算得上是为人民服务,能为人民服务的人。才能为党分忧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分量,可就真的不轻了。

    秦建业听到这儿。终于无法再隐忍下去了,他高举起了右手,朗声道:“区长,我想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区长眼睛一亮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建业笑了笑,身子往桌前一靠,然后双手捧成了拳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看起来很轻柔,但拳头里面,指尖却已经几乎要嵌进肉里。秦建业用很慢的语速,字斟句酌地缓缓说道:“区长,刘瑞阳是我的老同学,说实在的,瑞阳公司竞标成功,这件事我是出了力气的,现在出了这样麻烦的问题,我觉得我应该先向大家做个自我检讨。”

    “检讨就不必了,瑞阳公司的竞标流程,完全符合规定,你没什么需要检讨的。在不走歪路的前提下,帮老同学一个忙,也算是人之常情。”区长先给秦建业吃一颗定心丸,然后马上单刀直入,“老秦啊,既然你和刘瑞阳是同学,这个问题,你应该能试着处理一下吧?”

    秦建业点了点头:“可以试一下,但不保证一定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办不成,可以换别人来办。”区长微微笑着,食指有意无意地指着天花板,“关键是态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中午11点40左右,苏糖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王艳梅连续多天中午不在,苏糖和秦风腻歪了整整一个星期后,终于享受够了二人世界,状态也渐渐从花痴模式中摆脱出来,两人相处的时候,行为举止变得自然大方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把书包往秦风临时的床铺上一放,走到还在忙活的秦风身后,轻轻地给他捏了捏背,笑着说道:“别弄啦,吃饭了,我都快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马上就好,就差4串了。”秦风强迫症临时发作,非要把芋饼串到整数的500串。

    苏糖也不催他,只是停下了不标准的按摩动作,说起了学校的事情:“黄震宇现在好入戏,真把自己当才子了,每天净跟别人吹嘘,说自己打算再写点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风无所谓道:“挺好的啊,从此做人有追求了嘛!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啊,假货还那么高调,真是不要脸。”苏糖依然心存不爽。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他这已经属于很要脸了,真正不要脸的人,你还没见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啊。”苏糖脱口而出,然后马上一想这么说秦风不太好,又微微一个停顿,弱弱地把后半截心里话憋了回去,临时改口道,“我们校长就很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秦风听出了苏糖那一个停顿的原因,微微一笑,然后转过身,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?”苏糖有点小害羞道。

    “奖励你维护了我的尊严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苏糖顿时就像是刻意做好事不留名的小学生,当众受到了来自受助者的表扬,她心里甜丝丝的,回吻了秦风一下。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亲亲相报何时了,差不多就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苏糖一拍秦风的背,“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两个人正打情骂俏着,房门忽然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秦风和苏糖还当是王艳梅回来查房了,苏糖赶紧抛下秦风,快步跑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秦风摇了摇头,摘下手套,走过去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可敲门的人,却不是王艳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搬这里来都不跟我说一声啊,这里的电话号码也没告诉我,害我多绕了一大圈,跑到你爸厂里,才问到这里来。”秦建业站在门外,大声抱怨了一通,接着立马又显得很急切地说道,“你现在没什么事吧?赶紧跟我出来一下,小叔带你去见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见刘瑞阳?”秦风马上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建业道。

    秦风道:“我还没吃午饭。”

    秦建业道:“我带你去酒店见他。”

    秦风二话不说,转头就朝屋里喊道:“阿蜜,跟我去吃大餐,这回绝对是真的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