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一锤定音(中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ps:卡文之苦,胜过便秘。,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刘瑞阳见到秦风那一瞬间的表情,秦建业表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,唯一遗憾的是,如此精彩的一瞬间,他却无法拿个dv记录下来。眼见本就心情不佳的刘瑞阳已经处在发飙的边缘,秦建业赶紧解释,说秦风是他的亲侄子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做人,向来毛毛躁躁的。那天他去找你,事先也没跟我说一声,结果被你骂了一顿,这才想起我这个叔叔来。”秦建业说着,一拍秦风的后背,装严肃道,“还不赶紧跟你瑞阳叔道歉!”

    秦风马上卖乖,叔叔叫得很顺口,道:“瑞阳叔,那天是个误会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刘瑞阳也不好跟个孩子生气,黑着脸点点头,然后才终于指了指他一开始最先注意到的苏糖,打听道:“这小姑娘是你侄女?”

    “对,没错。”秦建业都懒得多解释,一口承认道。

    苏糖心里暗暗嘀咕,怎么老秦家的人一个比一个脸皮厚——包括“拐走”王艳梅的秦建国。

    “这么漂亮,以后追的人肯定多。”刘瑞阳看着苏糖说道,脸色终于有了点笑容,然后又转过来教育秦风,“孩子,看在你小叔的面子上,上次那件事,阿叔就不跟你计较了,以后做人做人,要脚踏实地,少走歪门邪道知道吧?”

    刘瑞阳说得很认真,俨然就是周海云教育十八中小混混的架势。

    秦风不是秦建业,他毕竟有求于人。所以只能乖乖装孙子道:“瑞阳叔你放心,只此一次。从今往后,保证一辈子做好人。”

    刘瑞阳这才满意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糖忍不住笑道:“秦风。你也有这一天啊。”

    这小妮子,刚才还表扬你维护夫君的尊严呢,结果一出门就卖队友,看样子以后得专门抽空教育一下……

    秦风暗暗想着,刘瑞阳这边就招来服务员,吩咐上菜。

    桌上已经摆了几个冷盘,苏糖明明已经饿得发慌,可坐下来后,却又不好意思吃得太猛。只是一小块一小块地夹,吃饭的样子,很是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等菜一个接一个上来,秦风和苏糖都吃得都接近七分饱了,秦建业和刘瑞阳也差不多在扯淡的前|戏中,喝到了可以谈正事的程度。

    刘瑞阳心知肚明秦建业今天是为什么来的。

    几天之前,当刘瑞阳渐渐冷静下来,他自己也已经意识到。房地产商和地方政府怄气,是一件极其傻逼的事情,只不过由于双方都需要一个台阶下,所以更爱面子的刘瑞阳。只能等区政府那边先退步。而如果区里迟迟不低头,刘瑞阳也有别的准备,他打算硬耗到两年之后区政府换届。到时候再找新领导做公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好了,秦建业来了。

    真理战胜了强权。刘瑞阳心里其实挺高兴。

    “建业啊。”刘瑞阳打了个酒香四溢的饱嗝,明知故问地起了个头。“十八中后巷那块地,你家侄子还要不要啊?要的话,让他下午跟我去趟公司,我让人给他弄一份租赁合同。什么时候你们区里让我开工,那房子就让孩子用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秦风二话不说,马上大声道:“谢谢瑞阳叔!”

    “呵!”刘瑞阳不由多看了秦风一眼,转头笑着对秦建业道,“你这个侄子,比我公司里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还精得多。”

    秦建业不以为意,刘瑞阳越是夸奖秦风,秦建业就越是忍不住拿秦淼和秦风比较,眼下比较的结果,他自然是比较失望的。

    秦建业没接这个话茬,傻笑两声,说道:“你还跟我说十八中,十八中后面那堆垃圾,你打算什么时候运走啊?”

    刘瑞阳笑道:“你这个领导都来了,你说什么时候运,那我就什么时候运嘛!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说话?”秦建业装作吃惊道,“早知道我就不请这顿饭了,给你打个电话多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想太多嘛!”刘瑞阳一脸诚恳道。

    秦风看不下去了,妈的,这些狗官和奸商太虚伪了,要不是因为自己跟秦建业晓以利害,让秦建业明白到这件事里充满着升官的机遇,秦建业才不会来搞这件事。而区政府,至少还要晾上瑞阳地产整整2年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对吧?行,那就今天吧!”秦建业笑眯眯说着,喝得有点冒汗的他,掀起了两只衣袖,“你现在就给公司打电话,让人把东西搬了,我也好回去跟我的领导交代。”

    刘瑞阳一听这话,忽然就觉得不对劲了——

    不对啊!台阶呢?台阶在哪里?

    刘瑞阳原以为秦建业会有一个充满善意和友好的解决方案,不想这货却直接就给出了一个祈使句。

    哥们儿,你特么逗我玩呢?

    “垃圾的事情先不急。”刘瑞阳果断打了个转折,“只要让我开工,垃圾我自然会搬走,而且咱们事先也说好了,等工程开始了,建材方面,就全都交给晓琴。建业,你家小朋友,今年也不小了吧,等过些年出去留个学什么的,用到钱的地方多着呢。所以你赶紧的,先让区里的领导把建房审批给我弄下来,到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秦建业没料到刘瑞阳说翻脸就翻脸,不禁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,以自己和刘瑞阳的关系,让刘瑞阳把十八中后巷的垃圾处理掉,应该就是一句话的事情,可秦建业万万没想到,在这个节骨眼上,刘瑞阳居然翻悔了。

    “瑞阳,开工的事情,区里已经在研究了,等过几天我再帮你问问,现在的问题是,你和区里,两边都在挨骂。那堆废墟,那么点问题,把大家都搞得这么难受,你说至于吗?”秦建业打晓之以理。

    刘瑞阳不为所动道:“当然至于,我不扫掉垃圾,不就是因为你们不给我开工吗?这两件事对我来说就是一件事,你们什么时候让我开工,我就什么时候扫掉那些垃圾。”

    秦建业气坏了,可还是克制着,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道:“瑞阳,这么拖着,对你影响不好啊。你想想,这么媒体,说到底也就是政府底下的一个部门,他们不可能一直骂区里的,等过些天,上面有了指示下来,那些报社、电视台,肯定会枪口一转,全都对准你。你们做生意的,最怕的就是名声不好嘛。区里有什么关系,区里就是被骂上十年,区政府还是区政府。”

    秦建业这基本上就是变相威胁了。

    秦风在一旁听得直心里直叹气。

    要说秦建业这个人,大方向向来是把握得很好的,但是因为文化水平的限制,到了细节上实施,就总会力不从心。这可能也正是他这么多年没能提干的最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就拿眼下这件事来说,即便是秦风这个“外人”,他也看出来,刘瑞阳一开始就抱着和解的意愿来的,不然的话,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。而刘瑞阳所要的,无非就是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说法。区里派秦建业来,其实挺有优势,因为两个人有私交,可是秦风和区里的领导,显然都没料到,秦建业居然会把事情想得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这是谈判啊,你当真的是哥们儿喝酒啊?

    谈判居然特么没方案啊!

    秦风无语了,心说秦建业这么多年没被人搞死,确实得归功于他什么事都尽量不搀和的低风险玩法。

    刘瑞阳这时果然冷笑道:“什么名声,搞房地产,资金充足,房子质量过硬,这就是名声,其他的,全都他妈是狗屁!”

    秦建业不能忍了,略显心浮气躁道:“瑞阳,咱们这么多年朋友,这点小忙你都不帮我?”

    “帮你也得有个办法啊?”刘瑞阳见秦建业不开窍,干脆摊牌说亮话,“你出来跟我喝杯酒,让我把东西挪了,我就把东西挪了。那些东西搬走之后呢?要是区里还不给我开工,别人会怎么说我?被区里打了一巴掌,还得给握着区里领导的手说疼不疼是不是?你把事情办了,区里的脸面是保住了,那我的脸面呢?我刘瑞阳在东瓯市混这么些年,越混越软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秦建业终于听懂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丝毫没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的秦建业,摆出了思考的架势。

    刘瑞阳食指在桌上一敲一敲的。

    沉默中,秦风轻轻咳嗽了两声,说出了一句话:“我有一个想法,要不你们参考一下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