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五章 不靠谱的王安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午饭过后,因为秦淼这小子下午要去补习,而叶晓琴和秦建业显然也没什么闲工夫,于是没休息几分钟,便先起身告辞。,秦风的祖母是坐秦建业的车子来的,顺带也就和他们一家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王艳梅忙着收拾屋子,抽不出身去送,秦风便和秦建国一起,将秦建业一家和祖母送下楼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一直没机会抱怨的老太太拉住秦建国,很不满意地责怪秦建国干嘛要把房子写上王艳梅的名字,秦建国嘴笨,两三句话就越描越黑,老太太听得眉头直皱,说了句挺难听的话,把原本心情很好的秦建国,搞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建业一半聪明也好。”老太太延续着一贯的偏心,完全没给秦建国面子。

    秦风身为晚辈,这时候也挺无奈。

    幸好叶晓琴会做人,笑着打圆场道:“妈,你说什么呢,建国要是不聪明,怎么能生出小风这么聪明的儿子。小风现在一个月能赚一万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秦风守着口风,并不坦白自己现在的收入。

    老人家这才脸色好了一些,拉起秦风的手,吩咐道:“小风,以后你要努力读书,等毕业了回来,再给你爸买套房子。你这个后妈这么漂亮,我怕你爸以后老了没地方住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老人家这话说得过分了,几乎就是在质疑王艳梅的人品道德,秦风哭笑不得,只能将敷衍进行到底:“我知道。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“年少有为”的秦风,老人家现在态度亲密了许多。

    挽着秦风的胳膊。祖孙俩一路说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,没走几步。就出了小区,到了停在小路外马路边的秦建业的车前。

    等几个人全都坐进车子了,今天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秦建业,这时才跟秦风说了句正经话:“小风,你的那几个证我办得差不多了,过几天你到我家里来拿。”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,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等目送秦建业的别克君威远去,秦风转过头来,轻声安慰秦建国道:“爸。奶奶的话你别放心上,等再过几年,年纪再大点,她自己都会后悔跟你说这些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秦建国长长地叹了口气,摇头道,“是我没本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本事,得到老了才知道。”秦风轻轻一拍秦建国的背,笑道,“建国同志。你要振作啊!”

    秦建国总算笑了,“你个孩子,老这么没大没小……”

    下午1点左右,秦建华和李欣然。还有王艳梅的爸妈也陆续回家了。

    只有王安这只单身狗,中午喝得比较多,一直睡着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这里现在是他姐夫和姐姐家。也没什么好在乎的,唯一吃亏的人就只有秦风。新买的床,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睡。就先被别人享用了,想想真是挺蛋疼的。

    王安睡到下午2点出头才醒过来,醒来的时候,秦风、秦建国和王艳梅正在厨房里做晚上宵夜要用的食材——今天准备的东西不多,只打算卖到12点左右就收摊,所以家里显得并不怎么乱。

    新厨房比老厨房大很多,三个人站在一起也不拥挤。

    王安上完厕所又洗了把脸,从卫生间里出来,脑子总算清醒了一些,见秦风一家子在忙活,便上前请缨道:“需要我一起干吗?”

    王艳梅瞥了他一眼,却是淡淡反问道:“你下午不用上班啊?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重点,显然不在字面意思上。

    王安耸了耸肩,给了个比较实在的答案:“还没找到新工作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早料到如此,当即很不开心道:“你怎么搞的啊,去考个公务员什么的也行嘛!我听人说现在那些事业单位,每年都在招人,你怎么说也是个本科读出来的,这么游手好闲的,又浪费时间又浪费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不知道,那些机关单位现在招的全都是临时工,家里没关系,就算进去了也拿不到编制,待遇和正式工差远了。”王安嘟嘟囔囔地说,“我可不想给国家白干几十年,到老了连退休金都拿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总是你有理。你这个书读的,也就拿来和我拌嘴用了。”王艳梅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安跟王艳梅没得聊,傻站了片刻后,就转身进了苏糖的闺房,说要帮她复习功课。不过进去后没几分钟,就被苏糖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不会就别瞎扯好不好?”苏糖大声喊道,听得秦风直摇头——悲哀的大学毕业生,专业没学精,高中知识又忘光了,当真是比上不足,比下也不足……

    王安很狼狈,尴尬地回到了客厅,可是看他样子,似乎又没打算要回去。

    秦风估摸着,王安应该也没什么地方可去……

    见新舅舅如此蛋疼,出于待客之道,秦风便暂时放下了手里的活,给他泡了杯茶。

    往沙发上一坐,秦风随便找了个话题,问王安道:“舅舅,你大学学什么专业的?”

    王安在秦风面前就轻松很多,他喝了口茶,简单地回答道:“经管。”

    “金融管理?”东瓯市的方言里,“金”和“经”的发音没区别,秦风不由误会了。

    王安摇摇头,解释道:“经济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专业听起来……”秦风微微一顿,“貌似有点万金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你也知道啊?”王安有些意外秦风居然知道这个专业的状况,又笑着说,“确实是万金油,看起来好像很高端的样子,不过学出来才知道,学的东西其实根本没什么用。除非家里是当官的,或者是做大生意的。不然谁给你机会搞经济管理啊。

    像我们这些人,最好的出路就是去给企业当储备干部。干的时间久了,在行业里混熟了。等到年纪差不多四五十岁,才有可能遇上个伯乐,请你去给他们当参谋。”

    “就跟刘备请诸葛亮一样是吧?”秦风很给面子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安却自嘲道:“什么诸葛亮,我们这些批量生产的,能到蒋干的程度就算牛逼了,人家哪怕是个恶名,好歹也算把名字留在历史上了,我们呢,毕业后到底该走哪条路都看不清。早知道现在混成这样。当初真应该好好读书,本科毕业接着读个硕士博士,运气好毕业了还能留校当个助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去读也不迟嘛!家里又不是没钱供你,读个研究生,顶多也就两三年吧?”王艳梅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哪还有读书的心思啊!”王安苦笑道,“都毕业这么多年了,再让我去读书考试,状态都没了!”

    秦风感同身受,直点头道:“对。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屁!”苏糖恰好从房间里走出来,嚷嚷道,“你从学校出来,还不到一年好不好?”

    秦风眯起眼。暗想这姑娘就是不懂事,老是把未来老公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哥现在这么努力赚钱是为什么?还不是为了以后能把你打扮得珠光宝气、靓丽动人,好让你能抬头挺胸地去见小姐妹们。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?

    心里如是暗暗想着,秦风轻咳一声。换了个话题:“舅舅,要我看。你现在去找个企业干干也不错,现在信息产业才刚刚发展,北上广深满大街都是机会,你是学经管的,这个专业这么万金油,干什么都行,出去见见世面,锻炼锻炼自己也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“到外地去……生活成本太高。”王安很没出息地又找起了理由。

    秦风一听这话,就觉得王安这货难成大事了。

    秦风呵呵一笑,放下杯子,就想回去干活。

    王安却拉住了他,颇为自来熟地说道:“再聊一会儿嘛,我一个人坐着多没劲。”

    秦风好无奈。

    苏糖就直接多了,大声道:“舅舅,你以为人家是你啊,他每天很忙的好不好,连睡觉都没时间,哪有闲工夫陪你聊天啊?”

    “阿蜜,没关系的,舅舅难得来一次。”秦风给足了王安面子,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就会拖人后人。”苏糖嘀咕着,搬了条小凳子,也跟着坐到了茶几前。

    王安看看苏糖,问道:“你不写作业啦?”

    “被你吵得没思路了。”苏糖和王安是一路货,借口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秦风郁闷地揉了揉额头,这一家子,真是缺拼搏精神啊……

    王安很不爽苏糖抢了他的专利,当即奋力反击道:“自己不会别赖我头上啊,一张卷子有一半空着,这是纯粹的水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苏糖傲娇地扭过头,很毒舌道,“做得出来又怎么样,读了大学还不是难逃失业?”

    王安嘴角猛抽两下,秦风连忙教育苏糖道:“阿蜜,你这么说太伤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嘛……”苏糖还不服气,可一看秦风认真的样子,顿时又服了软,轻声道,“好啦,我以后不说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王安舒坦了,笑道:“做人啊,果然是近朱者赤。阿蜜,以后多跟小风学学!人家这么小年纪就能撑起一个场面,这叫什么?这就是能力啊!”

    “切,你也就会说说。”苏糖立马忘了几秒钟前的承诺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王安不在乎,相反还显得挺得意道:“能说也是能力的一种。”

    秦风转头看看王艳梅,见后妈还没发飙,心想她应该是早就习惯了王安的做人风格。不过话说回来,像王安这样的大学毕业生,秦风自己也见了不知多少了。说的时候指点江山,仿佛国际局势一切尽在掌握中,可等真干起活来,让他们独立去谈一个小项目,也不见得能拿的下来。典型的好高骛远、手高手低。

    “小风,你接下来打算什么时候装修?”王安思维发散得很快,又把秦风拉进了新话题。

    “就这几天吧,先得去找个靠谱的装修队。”秦风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装修队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一个。”王安突然来了精神,“跟我同一届,有几个学室内设计的本地人,他们现在自己拉起了装修队,要不我给你联系联系?”

    “活好不好?”秦风先问重点。

    “活肯定好啊!”王安大声道,“那群家伙好歹是大学专业学出来的,而且干了两三年了,要是手艺过不去,他们早就散伙了!”

    秦风呵呵一笑,“你这群同学,倒是蛮有工匠精神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哟,工匠精神这种词你都知道?”王安倒是真有点高看秦风一眼了。

    秦风对这个夸奖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王安又思维跳跃地问道:“你想好具体该怎么装修了没?要他们帮你设计,还是自己设计啊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有设计了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“有图纸吗?”王安道。

    秦风淡淡道:“就是一张草图,随便画的。”

    “草图也行啊,拿出来给我看看!”王安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细聊的话题,一脸兴奋道,“难得今天人这么多,大家给你参谋一下也好嘛!”

    秦风无语地叹了口气,起身去把上个月画了草图的记账本找出来。

    本子摊开,放到茶几上,苏糖和王安双双把脑袋凑过来,听秦风给他们讲解设计的思路。

    秦风说得很简单,三言两句就介绍完毕。

    可等他说完,王安这货却嘴贱了来了句:“这设计不行,格局太小,简直没法看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