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十七章 家当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王安在秦风家里吃过晚饭才走,这让苏糖几乎有了一下午不学习的正当理由,不过好在王艳梅盯得紧,苏糖总算还是学了个把小时,虽说不知效率怎么样,但总归比没学要好。,秦风其实很想抽出点时间帮苏糖复习一下功课,但问题是他和王安一样,大学毕业多年,高中的知识基本都忘光了,想捡起来,至少得花上一两个月。而恰恰,秦风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傍晚5点,早早解决了晚餐的秦风,和秦建国还有王安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新家离十八中很近,步行不到10分钟,就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因为十八中后巷废墟清扫完毕的缘故,现在秦风出摊的地方,已经改在了巷子口。秦风到的时候,烤串大妈正好收摊,两个人仿佛交接班似的,默契一笑,十分和谐。

    王安跟着秦风来到后巷后,显得很上心地特地去鬼屋看了看,仿佛是在做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秦建国表示看不懂,对秦风道:“真是个怪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奇怪。”秦风道,“很多人都是这样的,梦想很大,动作很小,最后都想借别人的手,来实现自己的想法。我看舅舅还是挺有上进心的,他要是出生在大户人家,也许就不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笑了笑,“哪有那么多大户人家好让他投胎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秦风也笑了,“概率好像比买彩票都低。”

    王安在鬼屋前饶了一圈后,回来跟秦风和秦建国道了别。总算才往自己家去——也就是王艳梅爸妈的家。城市里的年轻人,眼见就要三十岁了。却还和爸妈住在一起,说起来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悲剧。要么是家里困难。要么是自己无能,反正都不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王安珍而重之地留下了他那几个学室内设计的同学的联系方式,让秦风务必找他们聊一聊。秦风把王安写的纸条放进推车的小柜子里,决定考虑清楚再说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下来,前来吃晚饭的客人,也慢慢冒出头。

    摊子的生意在《阿宝讲新闻》和《东瓯日报》的顺带宣传下火爆一周后,最近几天因为秦风收摊得早,来吃东西的人。明显减少了许多。原本最高峰时期10张桌子能坐满的场景,现在5张桌子就够用了。

    秦建国总是活得很不安,经历了这样的落差,心里难免有疙瘩。

    晚饭时间结束,宵夜时间未到,在这段难得没客人上门的时间,秦建国跟秦风说起了他的焦虑:“前几天最多的时候,一天能赚差不多1000块,昨天就赚了600。这起伏也太大了。是不是咱们人手不够,应付不过来,把客人得罪了啊?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别多想了。前几天是新闻刚刚播过,我们自己又玩命,妈一晚上来这里送两次货。这才能赚那么多。这几天我们多忙啊,又是清理房子又是搬家的。卖的东西和摆摊的时间都少了,再加上那些凑热闹的客人来看过一次就算了。生意当然会差一些。而且一天600也不少了,我4月份的时候,也就是1个多月前,最多的时候也就一天500左右。”秦风给秦建国减压道。

    秦建国点了点头,可心里还是在意,眉头微皱道:“现在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忙完了,这个月开始,我们可得好好干活了。爸现在被厂里吊着,不让我辞职,也不给让我停薪留职,工资也拿不到,再加上你妈的店也不开了,你这个摊子万一要是生意不好,咱们家这日子就不好过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耐心地倾听着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秦建国依然絮语个不停:“阿蜜接下来就要读高三了,你妈说她高考前还得去曲江市学几个月的专业课,听说现在一节钢琴课,最便宜的也要400块,阿蜜去一个月,最少上20节课,加上生活费,那一个月就得花掉至少一两万。

    咱们家刚买了房子,我和你妈的存款差不多全都搭进去了,等明年阿蜜考上大学,她的学费全都得从这里拿。小风,你这个摊子,是咱们家的命根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居然被秦建国说得有点发毛了,道:“爸,我们家现在有这么困难么?”

    秦建国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9点过后,生意又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十里亭路周边的小业主们,陆陆续续前来吃宵夜,5张桌子被坐满后,秦风又去屋子里搬出一张应急,热闹的场景,让秦建国总算又安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艳梅过来加送食材的时候,娟姨正从店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王艳梅,娟姨笑着向她打招呼道:“一家人日子过得真红火啊!”

    王艳梅比秦建国乐观一百倍,笑着回答:“小风这孩子能干嘛,等过些天把这边的店装修好,再招几个工人,我和他爸就能享清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快,感觉前不久这孩子才刚来这里摆摊,这才半年吧,居然就开店了。”娟姨啧啧叹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着一同走到摊子前,王艳梅把东西搁下后,接过秦建国的活,让烤了一晚上的老秦同志先坐下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娟姨等在边上,继续和王艳梅聊天:“你女儿呢?怎么都没见她来?”

    “快高三了,生意的事情让我们来弄就好了,等过些日子收入再稳定些,小风也说要回学校上学。”王艳梅熟练地做着烧烤,回答娟姨道。

    秦风心虚地搓了搓鼻子——这动作,估计是被王安传染了,他没有答话。事实上秦风已经有主意了。不是说入学前要考试吗?考试这种事情,想考得好不容易,但如果铁了心想考砸,难度系数应该是负数……

    到时候就不是“我不想去读书”,而是“我实在是无能为力”,家里人也没法指责他。

    毕竟这事关智商,指责他就是赤|裸裸的人身攻击了。

    秦建国和王艳梅万不至于说出那么恶劣的话来。

    唯一可能要闹的,估计也就是苏糖那丫头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事,带她出去逛一圈,各种买买买之后,应该就能镇压下来。

    娟姨和王艳梅聊了半天后,终于才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原来这几天因为秦风的生意太好,而且摊子又换了地方,娟姨和秦风的“商业合作”,也就跟大四的男女情侣一样,处着处着,莫名其妙就分手了。

    娟姨旁敲侧击了半天,秦风总算弄清了她的来意,然后笑着承诺道:“娟姨,你放心,怎么说你也是我半个救命恩人。等我开了店,我弄印点优惠卷给你。”

    娟姨听了欢天喜地,直夸秦风做人不忘本。

    等娟姨吃过宵夜回去,王艳梅对秦风道:“优惠卷送太多也不好吧,记账都记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做流水账吧,现在经营的内容还单一,只要记清进项和支出就可以。”秦风说道,“至于优惠卷,也算是促销活动嘛,有娟姨帮我们多招呼几个客人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没问题就行。”王艳梅笑道,“生意的事情,妈觉得还是你比较厉害,妈以后就专心给你打工,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来了之后,就没有再回去,晚上的货源,也就没了补充。

    卖到1点出头,今天做出来的东西全都卖光,那些三更半夜从网吧里飘出来的孤魂野鬼,就只能黯然回去了。

    收拾满地狼藉,秦风让秦建国和王艳梅先走,自己把桌椅板凳搬回鬼屋后,锁了门,却站在黑黢黢的屋子前,半天没走。

    秦风默默地看了许久,他不得不承认,王安的建议,至少大方向上是对的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房子,隔着一个个小间,确实太没格局了。

    如果装修成一个开放的空间,再多安几盏高功率的灯,以十八中后巷眼下连路灯都没有的环境,他这家店晚上一开门营业,那样的光源,简直就是天然的特大号招牌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装的话,需要好大一笔钱啊……”秦风想起秦建国的话,不禁又有点动摇。

    家里没钱了,几乎只剩他卡里这十万块。

    而这间屋子,好歹是140平方的大房子,要装修一新的话,这笔钱估计得全都砸进去才够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前些天被人捅了三刀,现在的存款还不到10万吧,而且刘瑞阳还帮我弄走了这里的废墟,又节省了一大笔的开支。”秦风心里暗暗嘀咕着,身边忽然多出个小影子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串串从鬼屋后门溜出来,凑到秦风身旁,用脑袋蹭了蹭秦风的裤腿。

    秦风蹲下来,摸了摸串串的头,笑道:“我过几天要占了你的窝了,以后给我看门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串串吐着舌头散热。

    秦风轻拍了它几下,这条救命恩狗,看样子是养熟了,半点都不反抗。

    “明天带你去诊所打疫苗,你可别乱跑。”秦风笑了笑,站起身来慢慢往回走,一边轻声嘀咕道,“你要是跟过来,我明天就找王安那群同学去……”

    串串半坐着一动不动,傻了半天,等秦风将将要走出巷子的时候,忽然大叫一声,它猛地站起来,脚步声啪踏啪踏地响起,飞奔到了秦风身旁。

    一人一狗,一前一后走出巷子。

    “串串,你介意晚上睡门外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