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十九章 好酒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服务员惊愕而鄙视的眼神中,秦风把半瓶可乐都倒进了醒酒杯里。

    “你喝喝看,我觉得红酒兑可乐,才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口味的饮料。”秦风拽了一句04年红遍祖国南北的政治宣言。

    苏糖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,一下就喜欢了这个味道。

    “好喝!”她欣喜地说道,“酸酸甜甜的,有酒味,又容易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过几天我们自己去超市买几瓶回家,再多买点饮料,雪碧、醒目、王老吉,一样样试过来,搞不好可以在自己的店里卖卖看。”秦风很有想法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糖听得直点头,大声道:“真的可以试试看啊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秦风点的两份套餐就端上来了,两个人边吃边喝边聊,就算等人,也不觉得不耐烦。时间飞快过去,到了6点半,和秦风约好说6点就到的两个人,终于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“你是秦风吧?”长相很斯文的眼镜男,背着一个挎包,站在桌前问秦风道。

    秦风抬头看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对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我们来晚了,刚才有个活做到最后一点,不做完心里不踏实。”眼镜男笑着,摘下挎包,坐到了苏糖身边。

    苏糖不习惯和陌生男子靠这么近,不由自主朝墙壁靠了靠。

    秦风见状,开口说道:“我还没给你们点餐,怕凉了不好吃,要不你们先下去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行,我们的包你看一下。”年轻人说着,领着同伴又下了楼。

    秦风站起来,走到苏糖身边,把包提起来,放到对面的位置上,然后挨着苏糖坐下。顺带把自己的餐具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糖仿佛松了口气,又坐回来一些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点完餐回来的年轻人见秦风坐到苏糖身边了,微微一怔。旋即笑着问道:“你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风回答道。

    苏糖心里虽然高兴,不过还是马上心虚地解释:“不是不是,我是他姐姐,王安是我舅舅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显然对苏糖很有好感,一听这话。笑容又灿烂了。

    “王安居然有你这么大的外甥女,真是想不到啊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自然是很明白年轻男人对苏糖有什么心思的,但凡自我感觉良好的年轻男人,只要知道苏糖云英未嫁、待字闺中,绝对都会有想要追一追的想法。哪怕苏糖是王安的外甥女——但是,这又怎么样呢?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我应该叫你叔叔还是大哥?”秦风问一直在说话的年轻人道。

    “叫哥吧,我也没大你几岁,咱们就各交各的。”年轻人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周易哥?”秦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姓周名易,周易。”他说着。又介绍身边的朋友,“这位哥是狼哥,全名不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反正王安迟早要告诉他。”相比周易,显得很沉默的狼哥说道。

    周易笑了笑,郑重介绍:“狼哥姓施,大名克朗,攻克的克,开朗的朗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名字啊,有什么好笑的……”苏糖完全没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秦风连起来一读。不由嘴角一弯,“好吧,那还是叫狼哥比较好听……”

    苏糖陷入了思维定势,一时间想不通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。她纠结地看看秦风,见他一副“我们都已经懂了,只有你不懂”的讨厌样子,忍不住拍了秦风一下,说:“懒得想了。”

    周易饶有兴致地盯着苏糖看,看了一会儿后。才跟秦风说起了正事:“你带了房子的平面图吗?”

    “没带,不过我可以现在给你画一张,或者你明天自己去看也行,反正我全天都可以抽出时间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明天去看吧。”周易倒是干脆。

    施克朗却道:“画给我看看吧,我好心里有个底。”一边说着,就从包里拿出了纸笔。

    秦风接过来,刷刷几笔就画完。

    施克朗看过之后,点了点头:“这房子可以改造的空间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道:“我舅舅说最好把中间连通的墙壁都打穿了,店面能看起来显得空旷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看?”施克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太空了也不好,视觉感受上的空旷,和空间本身的空旷,应该是两码事吧?”秦风回答道。

    施克朗笑了笑,说:“你比你舅舅想得更明白。”

    苏糖悲哀地为王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跟我说说,具体想怎么装,我等下回去先画个底稿出来,具体的一些细节,明天去看过之后再改。”施克朗说着,坐直了身体,把秦风画的草图摊在桌上,很是恪尽职守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风马上给出了要求:“店面看起来要足够开放,前台、厨房、仓库和卫生间要分别独立出来,但不能太占空间,楼上的房间要保留,最好做成既可以当休息室又能当办公室的样子。对了,楼上只有20平方,这么小的地方,可以隔出一个单独的卫生间吧?可以洗澡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施克朗看着图纸,脑子里似乎已经看到了房子的套型,反问道:“你这个楼顶,应该是空出一大片的吧,只有孤零零一个房间在上楼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得先看看房顶的承重能力。”施克朗道,“要我做的话,我会在房顶上多修一个房间,不过现在也不知道你那边的排水管是怎么分布的,这个东西,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施克朗给秦风的感觉很专业——即便不够专业,但至少目前看起来态度很端正。

    这样的团队,应该可以信任。

    “我多说一句,我是希望你们能在7月份之前把房子弄好的。”秦风说出了这个活最难的部分,“现在已经是6月6号了,剩下来只有20多天,你们能搞得定吗?”

    施克朗和周易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周易道:“加两个人手,应该可以办到,不过你得加钱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赶时间,那我就按工时来算,我一共带6个人去,每人每天300元,一天1800,我保证20天内干完,人工费收你3万6。”周易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感情这货是谈生意的,分工还真是明确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价格太离谱了。”秦风摇了摇头,直接砍价一半,“一天150。”

    周易笑道:“小风,150的话,我们吃完这顿饭就好说拜拜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多少?”秦风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250。”周易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不嫌难听吗?”秦风笑了笑,“200吧,这是我的底线了,你们要是不干,吃完这顿饭我先说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230吧,我给你打个折。”周易还要砍价。

    秦风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周易再转头看看施克朗。

    施克朗拍了板:“行,那就200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多出一天,每天减20块钱。”秦风立马跟进道。

    施克朗无奈地摇了摇头,对周易道:“看吧,我就说王安的外甥哪会这么好糊弄,你瞧这孩子,精得跟鬼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生意都谈成了,还扯个皮蛋啊!”周易笑说着,端起醒酒杯,倒了一点酒,大声吆喝道,“来来来,大家走一个!”

    秦风和苏糖还有施克朗,都端起杯子,四个人轻轻一碰。

    周易仰头把酒闷进嘴里,喝下去后,砸吧砸吧两下嘴,叹道:“这酒肯定不便宜,甘中带苦,酸而不涩,回味绵长,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风点点头,“破干红兑可乐,挺合算的。”

    周易闻言,顿时囧得想死。

    苏糖狂笑不止,笑得整个人都扑进了秦风怀里。(未完待续。)xh211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