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小号无敌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楼上楼下140个平方,再加上施克朗打算另外添加的一两个小房间,这么大的面积,即便不是精装修,而仅仅是想稍微修出个能见人的样子,花费也不在少数。施克朗当场给秦风做了个预估,先把物料费给算出来,结果令秦风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最便宜也得6万,再算上我们的工钱,这一趟下来,差不多得在9万左右。”施克朗很明确地说道。

    大夏天的,本来就又闷又热,秦风听完施克朗这番话,额头上居然挂下了一滴汗。

    摆摊到现在,干了4个多月,秦风一共也就净赚6万元左右,除去之前大大小小的开销,算上自己拿到的4万块挨刀补贴,现在他的卡里,满打满算也就十万而已。施克朗这一开口,立马就拿掉他九成的资产。而以秦建国的话来说,家里已经几乎无米下炊,如果这生意真的黄了,那么——除了切腹谢罪,估摸着也就只有卖掉王艳梅那套房子这条路了。

    在漆黑的屋子里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放晴了。

    十八中校内的广播正热闹地响着,这是学生们做早操的时段。

    秦风朝学校的围墙看了眼,想起苏糖明年的学费,这时候也免不了有点肝颤——试想一下,如果历史突然发生了改变,区里领导的脑门转了个弯,让刘瑞阳开工了,那么他这笔钱,岂不是就要打水漂?

    可眼下情况已经进展到了这一步,秦风再把头缩回去,姿势也未免显得太难看。

    骑虎难下啊……

    秦风心里叹了口气,只能暗暗祈祷区里的领导们,脑子继续短路。最好最好,让下一任也短路,这样他就能有更多收回成本的时间。

    三个人出了屋子后,先去了趟银行。

    秦风给施克朗转了3万元,当作预付金。剩下的物料费,看施工进展程度再给。

    施克朗收了钱,心里也是石头落了地,很开心地说要请秦风去吃早饭。

    秦风哪能不占这个便宜。指了指串串说:“它也没吃。”

    施克朗很豪爽道:“也请了,管饱!”

    半分钟后,饿了半天的串串,终于吃到了早饭。

    它的早饭是一个汉堡——不是洋快餐的那种,而是十八中边上那家面包店自己做的。带有强烈中式风格的汉堡——两片面包,夹着一个双面煎的荷包蛋,外加两片小得跟大拇指差不多的火腿肠。汉堡售价2块8,有零有整,味道一般,但是……确实管饱。

    在回家的路上,闭嘴多时的周易,总算又有了话,他问秦风道:“你姐在十八中上学吗?”

    秦风平静地撒了个谎:“不是,在十二中。”

    “家住得这么近。居然在十二中上学?那边快到郊区了吧?”周易显得又遗憾又奇怪。

    秦风淡淡道:“我家刚搬来的,前天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”周易很轻易地就被晃点了。

    亏得小区离学校很近,秦风很快就到了家。周易没来得及再问一些诸如苏糖平时喜欢吃什么、喝什么之类露骨的问题,秦风就先甩开了这个贼心不死的家伙,用很认真的口吻,把话题转移回了正事上:“你们明天要是缺什么的话,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,反正住得近,平时有空我会过去看看,我家里你们就不要跑来了。每天都在干活,忙得很。”

    这话算是变相地把双方的关系,划清为雇工和临时老板。

    施克朗没什么表情,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周易就有点吃味。似乎是觉得丧失了进一步接触苏糖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等两个人一走,秦风低头摸了摸吃完汉堡还意犹未尽的串串的脑袋,轻声道:“现在的人真肤浅,看女孩子只看脸,哪像我,除了脸还要看身材。”

    串串呜呜两声。不知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秦风一厢情愿地理解为:你真的是个直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处理完房子的事情,秦风今天总算没什么破事了。

    安下心来,秦风、秦建国还有王艳梅,一家子输出全开,从早上忙到下午,中午饭都是快餐伺候,时间当真是掰成秒来用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5点,秦风和秦建国先推着车从附近的停车场出来,车里丧心病狂地装了2500串食材,剩下的部分,王艳梅会到晚些时候再送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巷子,秦风就见到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来晚了一点啊。”许建阳抬手看了眼表,今天他没穿校服。

    秦风微微奇怪了两秒,马上就想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这货高三,高考昨天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考得怎么样?”秦风把车子推到地方停下,一边打开煤气灶预热油锅。

    秦建国和许建阳已经算认识了,笑着说了句你们先聊,便从车里拿了钥匙,到店里去搬桌椅。

    许建阳看样子是被考试折磨得没了力气,轻声说道:“就那样吧。”

    秦风也不多问,许建阳又帮他打开了推车的伸缩板。

    早一些放学的小学们,这时慢慢围了上来,叽叽喳喳着要这要那,脾气好了许多的许建阳难得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他完全无视了这群聒噪的熊孩子,又问秦风道:“等下你能不能让阿蜜出来一下,我想和她说点话。”

    秦风愕然地看了许建阳一眼,心里无语得要死。

    早上一个,晚上又一个,哥哥我这是时刻准备要绿的节奏?

    “说什么?你跟我说好了,我转告她。”秦风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许建阳笑了笑,道:“你别跟我装傻了,我想说什么,你还不清楚啊?”

    “高考后表白吗?要不你等阿蜜高考完了再说吧,我妈现在看她看得紧呢,晚上根本不让她出门。”秦风拿出王艳梅当挡箭牌。

    许建阳果然中招了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……”他皱了皱眉头,用跟秦风商量的口吻道,“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,等周末,让她出来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刚跟她出去逛了街,我妈说这是学期结束前最后一次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许建阳不爽了,嗓门也大了起来:“那等放假,放假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放假没问题,那等放假再说吧,她放假还有一个月呢。”

    许建阳悍然回答:“没关系,别说一个月,一辈子我都等她!”

    说完,就留给秦风一个背影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。

    人生最大的悲哀之一,就是把敌人当成了盟友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太机智了,同一个账号,不同的角色,小号、大号无缝隙切换,高富帅情敌,统统都是浮云啊……”秦风得意地嘀咕着,觉得秦建国真是功不可没。(未完待续。)xh211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