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 成本负担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王浩和惠琴第二天下午都来得很早,1点不到,就已经出现在了秦风家门口。秦风很清楚这俩货心里在想什么,无非就是加班费而已。秦风心里其实很想告诉他们,早到是没有加班费的,但是又怕挫伤他们干活的积极性,便先把话藏进了肚子,打算等下午干完之后,再和他们把这件事讲清楚。

    两个人进屋,换上鞋,惠琴打量了一圈屋子,拍了一个很拙劣的马屁:“老板家装修得就是好。”

    秦风还没开口,王浩立马就道:“哪里好了,很一般嘛,你是没见过好的,装修好的房子比这里好多了,这房子跟那些好房子根本没法比!”

    “咳。”秦风受不了地咳了一声,虽说王浩说的全都是实话,但这么直白,内心还是有点伤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先洗洗手,我去给你们拿双手套。”秦风抬手一指卫生间,然后转身去储物间给两个人拿干活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厨房里头,王艳梅和秦建国这会儿才刚开工不久,一个在和面,一个在清洗芋头。

    惠琴和王浩洗了手出来,王艳梅便把他们叫到身边,交代起需要他们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风摊子的食材,现在基本上分为三类。第一类是需要在家里花大量时间做预处理,卖得很便宜利润很薄但每天销售量又茫茫大的玩意儿,就是芋饼,芋饼独占一个大类。第二类是同样需要花大量时间处理,可是利润惊人并且销售也大的玩意儿,牛肉饺子、薯条,以及小排和大排,都属于这一类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的其实食材,则全都属于第三类——无需处理、利润一般、销量看情况。

    惠琴和王浩需要做的,基本上也就是针对第三类食材,所以下午的主要工作就是,把东西洗干净,然后串起来。唯一需要记住的。无非也就是每串放多少东西,这么简单的活,正常人一听就能明白。

    拿到崭新的手套后,惠琴和王浩马上便投入了工作。

    不过5个人挤在厨房显然不方便。所以这两位就只能把活搬到客厅去做。

    苏糖午睡醒来,迷瞪着从房间里出来,走到客厅见到王浩和惠琴,脑子不由短路了两秒,她正努力想搞清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就听王浩突然大吼一声:“仙女儿!你怎么下凡来了!”

    厨房里的三个人齐刷刷停下手里的动作,转头朝苏糖看过去。

    苏糖一看自己并不是中午走错房子了,松了口气,但还是一脸迷糊,指着王浩和惠琴问道:“他们两个是谁啊?”

    秦风走到了苏糖身边,给她介绍道:“他是王浩,她是惠琴,都是昨天新来的,以后应该会留在店里帮忙。”然后又对王浩和惠琴道:“她是我姐,理论上也就是你们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王浩和惠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“老板的姐=老板娘”这个等式是否成立。苏糖已经拉起秦风,急匆匆地走进了自己房间。她关上门,小声问秦风道:“那个……王浩,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?”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,“多少是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苏糖皱眉埋怨道:“他刚才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秦风马上道:“那我去把他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,别。”苏糖拉住秦风,“看他傻兮兮的,能找个活干也不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咧嘴一笑,说:“神仙姐姐,你怎么这么善良?”

    秦风这么喊。效果就不一样了,苏糖轻轻锤了他一下,扭捏道:“什么神仙姐姐,我又不是刘亦菲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一本正经道:“也是。刘亦菲哪有你漂亮。”

    苏糖顿时乐大发了,挥起双拳在秦风胸口连环猛锤。

    秦风拼着吐血继续道:“我是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苏糖瞬间收手。

    她两眼水汪汪的,盯着秦风看了两秒,然后主动环住秦风的脖子,微踮起脚,整个人贴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2分钟后。两人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苏糖脸红扑扑的,低着头快步进了卫生间,洗了把脸,就早早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王浩很直肠子地盯着苏糖猛看,直到秦风把房门带上,这货才总算回过一点魂,感慨万千道:“老板,你姐简直能去当明星了……”

    惠琴翻了翻白眼,嘟囔道:“好像这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像老板姐姐这么漂亮的,我是真没见过!”王浩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惠琴没言语了。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对王浩道:“以后别一惊一乍的知道吗,她说刚才被你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王浩傻傻一笑,毫无歉意可言。

    这时,惠琴插嘴说道:“老板,你们这里管老板的姐姐叫老板娘吗?别的地方都是管老板的老婆叫老板娘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别听他瞎说。”王艳梅一直听着,这时忍不住开口道,“秦风他胡说的,你们以后直接叫她姐姐名字就行,她姐姐叫苏糖,我们都叫她的小名阿蜜。”

    王浩立马大声坦白:“我家里人管我叫浩子!”

    所有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糖出门后,就没有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王浩和惠琴老老实实地接着干活。

    连续几个小时内,厨房里的噪音就没有停下来过。

    先是高压锅呜呜叫唤了2个钟头,接着是秦风连续不断地油炸各种该下油锅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王浩和惠琴串完上千穿的素菜后,就马上帮着串这些热乎的芋饼和大排。

    到最后,等他们把饺子串好,时间也和平时一样,已经过了4点钟。

    多出两个人,干活的效率似乎也没有提高多少。

    但是累了许久的秦风、秦建国和王艳梅,却可以明显感觉得到,自己比平时轻松了许多,至少,疲惫感没那么强烈了。

    4点半,王艳梅下楼去买了盒饭。

    早早地吃过晚饭后,秦风和秦建国,先领着王浩带东西出门,王艳梅和惠琴则继续留在家里,继续赶制晚上的食材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秦风默默地算起了王浩和惠琴给他增加的成本负担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,每个月基本工资就得2000元,一天至少包吃两顿,便宜点算,就当15元,一个月下来,至少也得450,另外再加上每天至少3个小时左右的加班费,也是15远,如此算下来,月支出最少就多出了差不多6000元。

    对于月收入尚未突破2万的秦风来说,这可不是一笔小钱。

    投进店里的好几万,这么大的成本还没收回来,这边的成本支出又猛增了将近50%,而且从昨天和今天的工作效率以及收入情况来看,多招两个人,似乎起到的作用和多招一个人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这么一合计,秦风忽然觉得,招两个工人似乎有点不太划算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了看王浩,心里暗暗想道:“要不等这个月过完,只留一个算了,反正试用期这种东西,本来就是用来剥削劳动力的啊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xh211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