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营业执照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风第二天到秦建业家时,已经是下午2点多。

    按响门铃,秦建业只穿了条大裤衩就下来开门,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大肚子有碍观瞻。

    秦建业对秦风的态度比之以往亲切了许多,秦风毫不怀疑,这恐怕是因为秦建业升官在即了,所以才会对他这个“谋士”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秦风没多问,秦建业也没主动提,两个人一路往楼上走着,秦建业只是跟秦风说些“以后要踏实做生意,别急着把步子迈得太快,以免扯到蛋”之类的话——当然了,原话更定不是这样的,这些只是秦风从秦建业的话里头,提炼出的中心思想而已。

    上了楼,叶晓琴不如所料地不在家,秦淼则老老实实地坐在厅里写作业,身边还陪坐着一个学生模样的人。秦风一瞧,立马就认出了这位脑袋瓜子圆咕隆咚的哥们儿。

    他是秦淼的家教,名叫龙元宝。一个略显奇葩的名字,但凡知道的人,绝对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在秦风的印象中,04年应该算得上是东瓯市家教产业的“元年”。

    此前一年,东瓯市的大学城刚刚全面建设完毕,原先的4所高校,被合并成3所,除去部分校区外,其余所有学校的主校区,一概转移至大学城内。东瓯市数万大学生一朝涌进大学城,大学生兼职的生意,在第二年也就是04年就冒了头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个别机灵的学生自己找活干,然后很快的,东瓯市市区内一些家庭条件好,消息又灵通的家庭,就纷纷托人联系起大学生家教来。

    等到了04年年底,大学城内甚至有学生自发成立公司,专门运营家教产业,只可惜这些学生的公司都没能撑下去,没多久就纷纷关了门。

    以秦建业这时候的条件,找个家教肯定不在话下。所以秦淼这熊孩子,便苦着脸进入了东瓯市第一批享受家教待遇的序列。

    不过秦淼倒是还懂事,家教不算白请,到了中考。很顺利地就考进了东瓯市的第二高中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不出所料地落到了老学究姑父李兴东的手里。

    再之后,便是这小家伙飞速成长的过程:先是高中毕业,高考考进一所非常接近211的重点大学,进了一个不算差的理工类专业,本科通关后继续啃硕士。啃下硕士的当年,马上就靠着秦建业的关系和自身过硬的底子,进了中心区税务局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在秦风的前世,秦淼这货简直是一路神挡杀当,进化到后来,压根儿都不拿正眼看秦风了……

    而秦风那时候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,这些最低时薪起码要50元的大学生家教,他家根本负担不起,至于学校的教育——十八中。大家都懂的。

    往昔种种,闪念而过。

    秦风微笑着走到秦淼身边,一拍他的肩,转头对龙元宝一笑,很客气道:“老师好。”

    龙元宝其实也还就是个孩子,见秦风脸嫩,微笑道:“你是阿淼的哥哥吧?”

    秦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淼老跟我提起你,你是叫秦风对吧?”龙元宝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刮台风的风。”秦风自我介绍的时候,总喜欢拿东瓯市几乎每年一次的自然灾害说事。

    龙元宝是东瓯市下面县里的人。对台风自然不陌生,听秦风这么一说,不由呵呵一笑,道:“这名字很牛逼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的名字牛逼……”秦淼现在的怨念还很深。大声抗议道,“你们两个聊天走远点,我默写呢,思路都被你们弄没了!”

    龙元宝马上道:“这点干扰都受不了,以后还怎么做大事。”

    秦风点头补充:“没错,以前考科举。考生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小房间里,睡觉吃饭就靠在粪桶边上,那么恶劣的条件,人家都能忍下来,我和老师闲扯两句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龙元宝和秦淼都听傻了,完全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。

    这时候秦建国从边上的房间里出来,手里拿着三份文件,笑嘻嘻道:“小风,需要办的证,全都在这里了。你回家后去那些装裱店弄个玻璃框裱起来也行,不裱的话也要收好,这可是以后吃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卫生许可证、健康证和营业许可证,三证齐全,最上面还放着被秦建国拿去的许可证。秦风从秦建国手里接过三证,随手翻了一下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,秦建业亲自去办的证,要是假证那就见鬼了。至于这些证是怎么在缺少秦风这个企业法人的情况下弄出来的,秦风完全懒得考虑。特权嘛,能用就行,何必在乎过程~

    真诚地跟秦建业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秦建业笑了笑,又指着龙元宝介绍道:“这是阿淼的家庭教师,再过两个星期阿淼要期末考了,看看请个家教能比平时多考几分。”

    这话直接在龙元宝面前说出来,很明显就有点威胁的意思。

    潜台词基本上可以理解为:如果你教不好,那就可以滚蛋了。

    龙元宝一介新丁,遇上这种场面根本不知该怎么化解。

    秦风难得多嘴了一次,给龙元宝帮腔道:“学习主要还是靠平时积累,家教只能是辅助作用,学得好不好,关键还是在课堂。”

    秦建业给秦风面子,不为难龙元宝了,转而摸了摸秦淼的脑袋,认真道:“听到了没,你小风哥不上学了都知道该怎么学习,你今年要是考不好,暑假就别想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秦淼要疯了,大喊起来:“你们干嘛啊,我好好地在这里默写,一个两个全跑来弄我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临时增加点难度嘛!”龙元宝贱贱一笑,和秦淼说话,他倒是心态轻松。

    “默写不用脑子的,要是背得够熟,脑子里的思路就该跟撒尿似的,断都断不掉。”秦风又找了个形象生动的比喻。

    秦建业半点不觉得恶心,也跟着一起折磨秦淼道:“就是,默写就是背书嘛,书都背不下来,还考什么试?”

    ——亏得叶晓琴不在家,不然这时肯定冲过来和秦风他们仨拼了。

    秦风和秦建业又闲扯了几句,考虑到家里忙得昏天黑地,就匆匆先走了。

    秦风一走,秦建业家里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秦淼长舒一口气,龙元宝小声说道:“你哥怎么辍学了啊,我看他挺灵光的一个人嘛!”

    秦淼想了想,回答道:“他应该是看破了红尘。”

    龙元宝一怔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秦淼叹道:“上学这么苦,要不是我爸妈不答应,不然我也想辍学啊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xh211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