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阶段性谈判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王浩和惠琴下午过来的时候,总觉得屋里的气氛怪怪的。小老板和他妈不说话,小老板他爸不吭声,“小老板娘”更是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出现。中间搞装修的工头来了一次,小老板出去了几分钟后就回来,进进出出,小老板和家里人都没有什么交流。在王浩想来,小老板今天肯定是和家里人吵架了,所以心情不好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,王浩很聪明地也选择了暂时闭嘴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整个下午下来,屋子里就只有高压锅乱叫,和食材下锅油炸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声不响泡走人家的女儿,这本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,男欢女爱,自由恋爱,很正常,但是——被家长当场捉奸,这就有点难为情了。

    秦风和王艳梅的“冷战”,一直持续到当天晚上收摊时,才有了破冰的迹象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小巷子里,今天才装修完毕的店面,大门洞开,里面刚装好的日光灯全都开着,把这条原本黢黑的小巷,照得异常明亮。

    王艳梅拉着秦风走进店里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秦建国站在远处假装扫地,心思却全都在店里头的那娘儿俩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风,你跟妈说实话,你现在和阿蜜,到哪一步了?”王艳梅盯着秦风,轻声细语地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前世有过一次被准丈母娘逼问的经历,那一回,秦风诚实地交代了一切,然后不出一个月,和他交往了一年多的女朋友,就跟他分手了。差不多就是在他重生回来前半年左右。

    秦风对这段恋情释然得很快,因为他当时对女朋友的责任心,要远远大过爱情。

    所以既然是他被甩,那分手之后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,伤心难过,也就是一周之内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苏糖不一样。秦风对苏糖,是存有爱慕之心的,这是很难能宝贵的第一眼爱情,或者更露骨的表达。就是见色起意。

    其实见色起意并没有什么不好,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连最基础的原始冲动都不存在,那么这样的结合,显然很难摩擦出激情。而秦风现在和苏糖在一起,每天不用摩擦就能很有激情。这种出于生理和心理双方面需求的激情。通常能维持很久,而且有很大机会可以修成正果,甚至婚后都更容易做到互相忠诚。

    对于前世青春期的梦中女神,秦风绝不愿意轻易让她从手上溜走。

    此时面对表面平静如水,内心却不知是个什么意思的王艳梅,秦风打起了十万分精神,字句斟酌地周旋道:“我们现在的关系……还很纯洁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女儿没吃亏就好啊……

    “小风。”王艳梅轻轻搭住了秦风的手背,眼里闪动着真诚,“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但是现在。你和阿蜜都还小,你们根本不懂有些事情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说,听我说完。”王艳梅直接打断了秦风的话,“阿蜜今年就要上高三,明年这个时候,她高考都考完了。现在正是她人生中最关键的时候,不管你们怎么想,妈希望你们现在先把这些心思全都放下,阿蜜要认真读书,你呢。接下来也要回学校去。你们两个,妈很想你们先把这个年龄该做的事情都做到了,至于别的事情,到了时候再考虑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可以考虑吗?”秦风看着王艳梅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淡淡一笑。叹道:“唉,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呀,以后等见的人多了,你说不定就会喜欢上别的女孩子,阿蜜呢,也有可能喜欢上别人。你们现在还太早,真的,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低着头,沉默片刻后,忽然问道:“妈,你能跟我说说,你到底在顾虑什么吗?年龄应该不是主要问题吧?是怕别人说闲话,还是觉得我现在……配不上阿蜜?”

    王艳梅神色复杂地和秦风对视着,眼里的真诚,慢慢化作了纠结。

    秦风全都问到点子上了。

    看着无语凝咽的王艳梅,秦风却忽然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妈,这两个问题,其实是一个问题。如果连你都觉得我和阿蜜特别配,别人顶多也就只能背地里眼红一下。所以问题的关键,应该还是出在我身上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……”王艳梅有点不落忍。

    秦风把手从她掌心下抽出来,反过来搭住她的手背,朗声道:“妈,我喜欢阿蜜,打心底里喜欢她,如果不出什么大的变故,我想我将来会娶她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的手猛然一抖。

    秦风稳稳地抓住,飞快地继续说道:“我和阿蜜之间,不存在什么鸿沟,我将来要做的,就是让她过得舒服,所以我现在正在做的所有事情,全都是在我们的将来做打算。以前我的人生本来一直没什么目标,但是阿蜜出现后就有了,我现在就是在为她活着。”

    此时远处的秦建国心里吃醋道:“白养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风,你说的这些,全都是一时冲动的话。”王艳梅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问她:“那什么样的话,什么样的承诺,才不算一时冲动呢?”

    王艳梅又被这个问题难住了,她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秦风就像谈生意一样,循循善诱道:“妈,不如你给我列个指标,我就像做任务一样,一个一个把这些指标完成了,等到什么时候任务完成,我就和阿蜜光明正大地开始,这样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……怎么搞指标啊……”王艳梅皱起眉头,为难道。

    秦风微笑道:“那我换个说法,妈,你心目中的女婿,应该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秦风这么一问,王艳梅顿时就有点拨开云雾、豁然开朗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。”王艳梅的神色忽然轻松起来,“明天我再跟你说,这个问题,我要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后天、大后天都行,你什么时候想明白,就什么时候跟我说。”秦风微笑着,放开了王艳梅的手。有具体的要求就好办。只要王艳梅不提一些诸如“我未来女婿必须身高180”之类的条件,所有靠后天努力能办到的要求,秦风都愿意去努力达成。

    谈判取得了阶段性成果,双方友好离席。

    一家子合力把长长的店门关好,回家的路上,王艳梅提了第一个要求:“阿蜜大学毕业之前,你不许碰她。”

    秦风反问:“她要是倒贴上来呢?”

    王艳梅想了想,给出了一个貌似折衷的方案:“反正你不能主动撩拨她,她要是主动,你就告诉我,我去打断她的腿。”

    秦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建国:“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xh211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