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章 营业前期准备(上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风波暂定的次日,王艳梅收缴了苏糖的手机,理由很正当,因为再过一星期,她就要期末考试了,所以考试之前绝对不能分心。,王艳梅用手机的年头比较早,缴获战利品后,很快就从苏糖手机里找出了女儿的“犯罪证据”,大量苏糖和秦风之间的肉麻短信证明,秦风和苏糖不清不白的关系,已经绝对不是一两天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,娘亲大人跟你说了些什么没?”

    午饭过后,王艳梅坐在苏糖房间的床沿上,轻声念出了这条,苏糖在今天凌晨4点多发出的,充满春天气息的短信,声音很轻柔,神态很温柔。

    苏糖涨红了脸,一时间臊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王艳梅叹了口气,什么也没说,默默地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苏糖这下彻底老实了,周末一整个下午,乖得跟小白兔似的,在屋子里好好学习。只是在这种心态下,她能学进去多少,那还真是一个挺不容易把握的概率。

    秦风完全不知道预备老婆已经被后妈大人给血虐了,他昨天收工回来看到苏糖的短信后,只是发了条“放心,万事有我”,然后便倒头就睡。到了中午时分醒来,见苏糖没有新的回复,还当她已经放下心来,也就没再盯着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眼下对于秦风而言,最关键还是生意。

    现在店面虽然已经装修好了,但是距离正式开张之前,秦风还是有一堆零碎的工作需要完成。

    比方制定新的菜单价格表,比方想清楚新的销售流程。再比方开业初期的小活动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开店和摆摊不一样。多少得显得更有规矩一些,要把店里头的劳动力全都调配好。这样等到开张那天,才不至于会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中午1点多,秦风暂时放下手里的活,牵着串串出了门。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串串就不能睡在家里了,因为小店后院的狗屋,昨晚上已经基本上闻不到油漆的味道,秦风打算从今天起,就让串串开始它的职业看门生涯。

    领着串串来到十八中后巷。巷子里这会儿已然是半个停车场。

    一百来米的小巷,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位置上被停了车。

    秦风心里挺感谢这些司机没把车停到他的店门口,毕竟是商业发达的城市,这些开车的小老板们,总归还是能体谅同行的难处。

    秦风和串串走过这一片天然停车场,就到了小店侧面的后院门前。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后院,其实是这样的——

    一开始瑞阳公司在拆迁的时候,为了划清地块,在废墟三面的边缘。砌了一道长长的围墙,只留出十八中后巷这条小路。而等他们把废墟搬走,十八中后巷,便只剩下了围墙和秦风的小店。

    而这堵围墙。距离秦风小店的后墙,仅有3米之远。

    秦风在装修快进入尾声的时候,突然脑洞大开。让施克朗在长墙和店面的后墙之间,又砌了两道短墙。短墙西侧封口,迎着十里亭路的东侧留门。如此一来,秦风的店面,就和后排的长墙连成了一个整体。秦风凭空便拥有了一个长15米,宽3米左右的小院。

    在这个非法圈定的小院内,秦风让施克朗加盖了一排洗手台,一个狗屋,以及一个用来停放三轮车和推车的小停车场。

    于是这个小院,就成了传说中的——违章建筑。

    秦风丝毫不担心有人会来管这种闲事,因为诸如此类的玩意儿,在东瓯市市区内简直司空见惯。远的不说,就说秦风小叔秦建业家那幢“山下别墅”,叶晓琴和秦建业为了多收几个房租,早在几年之前,便把屋后的空地私建成了一片木质小楼,哪怕火灾隐患至少五颗星,他们照样还是该怎么干就怎么干。

    所以既然公务员同志带头犯错,秦风觉得自己这种市井小民,也就没必要非得表现出多么崇高的思想觉悟。

    串串进了狗屋之后,样子显得颇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在这半年时间里,串串亲眼见证了这片老房的变化。

    先是一片旧屋变成一片废墟,再然后废墟消失,只留下孤零零的屋子,而眼下,这幢原本属于它的屋子,在时隔短短20天后,又再度“人是物非”,落到现在,它居然只有一个小木屋可以住了,而且空气中的油漆味,还让它觉得特别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住几天就习惯了,乖啊……”秦风摸了摸串串的脑袋,轻声安抚道。

    串串似乎认清了局势,呜呜两声,任由秦风把狗链拴好,静静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搞定串串之后,秦风给施克朗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坐在店里等了十几分钟,施克朗就开着他的小面包车到了。

    秦风远远见到,马上就上前打招呼道:“狼哥!”

    施克朗笑着应了一声,下车后马上打开车子的后门,很麻利地从车里往外搬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罐罐的红色手提灭火器。

    秦风提起一个灭火器,掂了一下重量,说好的30斤重规格,果然提着挺费劲,“真是不好意思,还得麻烦你多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施克朗很会说话地回答道:“售后服务也是工作,接了你的活,哪有不扫尾的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和施克朗一起把车里的灭火器拿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灭火器一共5个,厨房门后放一个,正厅两个,楼上布置一个。剩下一个,是秦风打算过些天做“演习”用的——买了东西总得会用,他打算让店里的几个人,轮流试着用一下,免得到时候真出事故了,东西却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还真是周到啊。”施克朗帮着秦风把灭火器装好后,夸赞他道,“就冲你这认真劲儿,你以后肯定能挣大钱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秦风很坦然地接受了表扬。

    施克朗这些天已经习惯了秦风的这套“诚实”思维模式,他莞尔一笑,又问:“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再弄一下的?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……”秦风靠在吧台边上,望着正厅这一大片空间,想了半天,却是摇了摇头,“应该没了,现在只剩下招牌还没做到,等做好了,复印店的人应该会帮我挂上去。狼哥,这样吧,半个月内,要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的,我再给你打电话,过了半个月,再有事情,我就自己找师傅处理。”

    施克朗也是爽快人,很干脆地答应道:“行,那我就保修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办完这件小事,秦风给串串倒了水,喂过点心后,便关了店门和院门,同施克朗一起前往银行,把剩下的最后一点钱打给他。

    汇完款从银行出来,秦风的卡里,便只剩了区区一万块。

    施克朗拿到钱便走。

    秦风却是沿着马路,又来到了打印店。

    这家店并不是帮秦风做招牌的那家店,秦风进门后,店里的大妈瞥了秦风一眼,淡淡问道:“复印还是打印?”

    “打印。”秦风道,“顺便帮我排个版。”

    “排什么版?”

    “菜单,还有一些卡片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