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后妈的脾气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王艳梅毕竟年纪不小了,即便再不痛快,情绪也能藏得很好。∈,等秦建国回到店里,她又是平时那副温婉恬淡的样子,仿佛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。唯一的变化,就是对秦风的态度,显得客气了许多,就像是半年之前,他们刚刚认识那样。

    秦风见王艳梅这样子,自己心里也不舒坦,貌合神离可不是他想要的家庭气氛。

    只是秦风有心和解,王艳梅却无意接招。到了中午12点多,一家三口吃午饭的时候,王艳梅居然还真的跟秦建国提起了让他管家用的事情。她用很平静的口吻说道:“建国,家里的卡也交给你好了,省得我们两个人轮流往银行跑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忙活了一早上,完全没察觉出王艳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听王艳梅一说这事,秦建国几乎想都没想,张口就拒绝道:“咱们不是说好了嘛,家里的钱全都归你管!”

    王艳梅跟小姑娘似的,微微嘟着嘴看着秦建国不说话。

    秦建国被她这可爱又可怜的样子盯得全无办法,一脸无奈道:“你怎么突然就想起来,要让我来管家里的钱啊?”

    “我懒得管嘛……”王艳梅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。

    秦建国叹了口气,放下碗筷,苦口婆心道:“你要不管,咱们家也没别人能管啊。我现在要看着店里的钱,小风自己也有自己的账要算。你再把家里的摊子也扔过来,我真是头都要大了。而且说实话,要不是现在每天要去进货。我连店里的那张卡都不想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妈。家里的钱归你管,店里的钱我爸拿着。我盯着账,这样分工多清楚……”秦风用一种很抱歉的眼神看着王艳梅。

    王艳梅没吭声,不过默然片刻后,她总算暂时收回了想法,淡淡道:“那就听你的吧,你以后想怎么样,妈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秦风嘴角轻抽一下。

    丈母娘大人,果然还是很介意啊……

    秦风只能暂时换个话题,暂时转移主要矛盾。问秦建国道:“爸,今天进货的事情,有谈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谈下来了,很顺利!”秦建国的注意力果然立马就被转移了,他头一回做类似的事情,这时说起来,显得颇有些兴奋,“牛肉和猪排骨找了两个定点的摊子。人家说每天早上会按时送过来,如果第二天有情况,晚上会提前打电话通知我们。不过就是有一点麻烦,他们送货来的时间。都会在早上5点左右,所以店里每天得留个人值班。”

    “我留下值班就好,反正又几天都习惯了。”秦风主动把任务揽下来。又问,“钱怎么结算?”

    “每个礼拜算一次。”秦建国道。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:“也好。一星期一结,不容易出错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又接着说:“现在猪排骨和牛肉可以送过来。别的荤菜基本上都是速冻包装的,一次可以买两三天的份量,反正冰柜也放得下。素菜的话,多买一些也没关系,只放两三天肯定不会坏。这样以后就可以不用每天都去菜市场了。晚上收摊之后,我们只要看看有哪些货缺了,隔天再去补一点就是,或者就干脆托别人带过来!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第一不能断货,第二要把钱算清楚。”秦风再三强调道。

    一顿午饭,就在这种谈公事的气氛中结束。

    午饭过后没多久,王浩和惠琴就来了。

    像往常一样,2点钟不到,5个人就各自或站或坐,在厨房里忙活开来。

    高压锅高声作响,油锅滚油不息。王浩机械地清洗着各种素菜,一串串穿好后,就放进手边的大塑料筐里,装满一筐,再放进大冰箱里先冷藏着。秦风还是负责切肉、切丁,切好洗干净,就马上开始油炸。秦建国处理芋泥,王艳梅和惠琴一直在擀饺子皮,各做各的,效率是之前秦风自己单干的5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从下午1点半忙活到4点半,今天晚上的所需的食材,便制作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包完最后一点牛肉饺子,把食材分别装进冰箱和冰柜里,秦风看了眼手表,见时间差不多了,便开口道:“差不多可以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吃吃,我快饿死了,中午起来到现在就只吃了点稀饭!”王浩连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平日这个时候,王艳梅基本上会把几个小的赶去正厅看电视,自己和秦建国一起在厨房里准备晚饭。不过今天,她却解下了围裙,淡淡说了句:“我先出趟门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奇怪道:“干嘛去啊?”

    王艳梅看了秦风一眼,轻声回答:“我想把乔木小区的房子租出去,现在刚好有时间,去找个中介登记一下。”

    租房子倒是要紧事,关乎家庭收入。

    秦建国一听就认真了,关切道:“那赶紧去,晚了中介店就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微微一笑,便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王艳梅的举动看似寻常,但秦风却能品出不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秦风不得不承认,王艳梅的性格,真的是典型的外柔内刚。

    她这哪里是要去登记租房,明摆着是要分家过日子啊!

    秦风这时真有点后悔了,早知道王艳梅是这样的脾气,自己应该慢慢来才是的。

    皱着眉头想了想,秦风转身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上楼后把房门一关,秦风给王安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毕竟是多年亲姐弟,王安就是再不靠谱,多少应该知道该怎么哄王艳梅高兴。

    手机嘟嘟响了五六声,那头才传来了王安半死不活的声音。

    天晓得王安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,他的声音听起来,就像是刚睡醒一样。秦风伪学霸之力发作,飞快估算了一下王安的生物钟,算出他现在过的应该是南美洲西海岸时间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跟你说个事……”秦风不等王安彻底清醒,赶紧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王安听完后,懒洋洋地回答道:“这事你没做错嘛,多少企业毁在家庭关系上。店本来就是你的,你想怎么处理,我姐她生哪门子的气。”

    秦风倒是没料到王安都混成狗了,居然还用能老板的眼光看待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秦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办个屁!我姐那个人,认准了一件事,八头牛都拉不回来。你别看她娇娇弱弱的,她骨子里可有自己的主意了。”王安像是已经从床上爬起来,口齿也清楚了很多,居然侃侃而谈起来,“我给你举个例子,我姐夫……那啥,就是苏糖她亲爹他们结婚之前,我前姐夫不知和我姐有多好。可等结婚之后,我姐老是喜欢管着他,所以两个人就三天一小闹,五天一大闹。

    说真的,就我姐那性格,一般有点脾气的男人都受不了她,要不是看她长得漂亮,就我前姐夫那暴脾气,早就和她离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听得直呵呵,心说王安你妹啊,我找你是为了听八卦吗?

    给点有建设性的意见好不好?

    王安在电话里漫无边际地扯了差不多十来分钟,再说下去,秦风估计他就要开始讲王艳梅小时候的故事了,于是赶紧把话打住,说道:“舅舅,你要是有空的话,明天过来帮我劝劝我妈吧,我就怕她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?可以啊。”王安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秦风又和他闲扯几句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王艳梅正好经过银行门口。看着银行的大招牌,王艳梅忽地想起上个月的今天,秦风给她卡里打了一万块钱的家用。站着犹豫了几秒,王艳梅终于还是迈开步子,走到了柜台机钱。

    拿出随身携带的那张卡,王艳梅把卡插入卡槽,输入密码,柜台显示器上,却跳出了一个让她很是诧异的数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个月打了这么多?”王艳梅盯着卡里的余额,霍然间,心头猛地跳了两下,“难道小风今天早上,是把店里的钱,全都打给我了?”

    王艳梅赶紧把卡抽出来,什么房屋中介也不想去了,脚步匆匆地连忙往回走。

    如果秦风真是把钱都打到她卡里了,那她今天给秦风看了一整天的臭脸,这岂不是矫情大发了?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读者快跑光了,求订阅,求给口饭吃。。。。。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