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论账(上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葱姜入油,厨房内瞬间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秦建国刚把今天特地准备的大虾倒进锅里,还没翻炒两下,王艳梅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秦建国略显愕然地看着神色不对的王艳梅,多少有点疑惑。这这么点时间,就算是去最近的房屋中介,也不够走个来回吧?

    王艳梅简单解释道:“忽然想起点事情,中途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面露了然,又问:“想起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王艳梅充分行使女人的特权,用一个充满悖论气息的答案,把秦建国敷衍过去,然后推开厨房和正厅之间的小门,快步走进了正厅。

    正厅里这时黑漆漆的,店门关着,也没开灯。王浩和惠琴两个人正坐在电视机前,悠然看着正热播的《新天龙八部》,一边等待老板他爹把晚饭做好。

    这俩货来秦风的店里打工,相当程度上讲,也算是命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风呢?”王艳梅问两人道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在楼上。”王浩面对秦建国和王艳梅的时候,总是要在老板面前加个“小”字来称呼秦风,以正辈分。

    王艳梅二话不说,风风火火便朝前台的楼梯间走去。

    惠琴好奇地转头看看,等王艳梅上了楼,她小声对王浩道:“阿姨今天看起来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王浩一脸事不关己的淡然模样道,目不转睛盯着屏幕里的漂亮女演员,语气满不在乎地回答道,“哪里不对劲?”

    惠琴搜肠刮肚好一阵,终于想到一个自认比较合适的说法:“精神上不对劲……”

    王浩这才有了点反应,他转过头瞥了惠琴一眼,露出一个冷笑:“你们这些女人,就是见不得比自己长得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惠琴没想到王浩的脑洞居然能一下子开到这么大。

    愣了足足两秒后,惠琴忽然又觉得自己的人格和外貌都受到了侮辱,于是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没好气地说:“阿姨她有没有问题我现在不确定,不过我可以确定,你的脑子肯定是有病!”

    王艳梅没料到自己随便逛了一圈,就让惠琴和王浩炸窝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她知道。这会儿没心思去给楼下那对欢喜冤家调解关系。

    烧烤店二楼的房间,装修得非常简单。墙壁直接刷白,地上铺上手工木地板了事,家具就是一张办公桌,一张老板椅。以及一个贴墙的杂物柜,连张床都没有。

    秦风晚上在这里值班,事实上只能睡地板。

    王艳梅推门进去时,秦风正坐在桌前,仔细地画着这几个月来的收入曲线。

    突然见到王艳梅上楼,秦风不由微微一怔,马上停下了手里的活。

    “妈,你……这么快就把事情办好了?”秦风奇怪地问道,心里一边暗想,就这么点时间。从最近的房屋中介走个来回都不够吧?

    可王艳梅根本没回答这个问题,她关上门,张口就没头没脑地来了句:“小风,你现在身上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风迷糊了,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王艳梅总算说了句正常的话:“你今天怎么给我卡里打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哦,这事啊……”秦风了然了,微微一笑,回答道,“说好以后我给家用的,今天月初了嘛。当然要给你打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呢?”王艳梅的口吻,变得柔和起来,“你自己卡里留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千来块。”秦风道,“当零花钱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心里。一时间五味杂陈——她原本觉得秦风是死要钱,跟家里人都要算得一清二楚,可现在看来,情况似乎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小风,妈今天有点……走火入魔了。”大概是这几天看武侠剧的缘故,王艳梅嘴里蹦出这么个风格鲜明的词来。她惭愧且歉然地走到秦风身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一听预备丈母娘居然先道歉了,顿时有点受宠若惊,赶紧跟着一起自我检讨:“妈,你别这么说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是我没把事情跟你说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争相道过歉,僵持了一整天的纠结气氛,总算是缓和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说这个了,一家人老是钱钱钱的,说多了伤感情。”王艳梅解开了心结,人也变得通透起来,她低头看了眼秦风正在画的图表,好奇地问道,“你在画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算是收入曲线吧……”对工作小细节总是咬得很紧的秦风,有点不好意思承认桌上这玩意儿的江湖地位——它太粗糙了,连个对比图之类的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王艳梅虽然开了很多年的店,但是跟娟姨一样,她完全是粗放式经营,脑子里根本没有所谓的管理概念。乍一听秦风这么说,不由有些不解道:“你画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为了赚钱啊。”秦风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更不懂了,不禁秀眉微蹙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秦风解释道:“妈,你看这个图,它是个曲线,反应的是我每个月收入的递增规律。我把每个月赚的钱,都跟上个月做比较,然后得出这个月到底是赚多了,还是赚少了这么一结论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我每个月收入的平均增长速度大概是10%,所以一个月过完后,收入的增长率如果低于这个数,我就该总结一下,这个月收入增长减慢是什么原因,等找出原因后,再把问题解决掉。而如果增长大于这个数,我也要总结原因,接下来这一个月,我就要继续这么做下去。只有这样,生意才能越做越大。”

    秦风的解释很泛泛,但王艳梅却觉得高深无比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头一回见到有人这么做生意,不禁摇头直叹道:“你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就是很基本的企业管理方法。”秦风笑了笑说,“而且画图的目的,其实也不是为了看图,本质上应该属于查账。通过对账目数据的分析,企业的老板才定下下一步的发展方向。还有一些企业规模比较大,一些厉害的老板,甚至可以从分公司的账目上看出下面的员工是不是有搞内部**,不过这个就比较专业了,需要很聪明的脑子和很老道的经验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虽然越听越觉得玄乎,但与此同时,也从秦风的话里听出一点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每天都要对账的原因?”王艳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而且这应该就是最重要的原因。”秦风很坦白地承认道,然后细细解释给王艳梅听,“现在咱们家的收入和支出,整个流水全都是在店里进行,所以家里的花销和店里的花销,是缠结在一起的。这样的情况目前来讲倒是没什么,可是以后哪天生意做大了,再这样肯定要出问题。所以我想了个办法,就是分账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分账法?”王艳梅听得来了点兴趣,她左右看了看,想找张椅子坐下来,好好听秦风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很识趣地赶紧站起来,先让妈先下,自己站着指点江山道:“不管多复杂的账,归根到底,无非就是一进一出。就咱们家来说,进账还是很清楚的,因为收入就只有一条路,所以要分开来管的账,就是支出的部分。简单来说,就是要搞清楚,怎么才能让钱花得明白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思考着道:“第一步就是把用在家里和用在店里的两笔钱分开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不过这一步很简单,我给你办了那张专门存家用的卡之后,这个问题就已经被圆满解决了。”秦风简单作答,然后马上接着说道,“店里的支出分账,要比家里的稍微复杂一些。我把这笔钱,分成了三部分。

    第一部分是日常运作支出,包括食材原料的开支,水电煤气,锅碗瓢盆,也就是狭义上企业资金链的最主要组成部分;第二部分是人工支出,就是现在王浩和惠琴的工资;第三部分,是扩大再生产资金,就是把占比例较大的盈余利润存起来,先暂时放在银行里吃利息,等什么时候时机对了,就拿出来做下一轮投资的启动资金。

    这三笔钱,我会分别存进三张卡里,就是做三笔账。”

    秦风说着,打开书桌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王艳梅不知道的银行卡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