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论账(下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风拿起卡道:“这张卡是我打算用来存第三笔钱的,不过现在没用,因为咱们家现在半分钱闲钱都没有,所以就更谈不上什么扩大再生产。第二笔钱,就是工人工资,这部分钱我会直接从自己现在用的卡里支取,我现在在用的那张卡,就管它叫基本账户吧,虽然和银行说的那个企业基本账户意思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店里所有的钱,不管是进还是出,都要从我这个基本账户上过,这就是一个中间流通账户,以及即时存取账户,另外当然也算是个人账户。收上来的钱,通过这个账户,再进行分流分配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店里的每一笔钱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而另一方面,对于每一笔钱的分配,我也能根据每个月的收入状况,进行最及时的调整。”

    秦风说得太快,王艳梅根本来不及消化,听秦风说到这里,她不由打断了一下,提要求道:“你还是给我举个例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举个例子。”秦风端起水杯,先喝口水润润喉,然后继续给王艳梅补课,“比方说这个月,也就是7月份。假设7月份开始之前,咱们店里的结余刚好是2000元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,而开店全天的总成本,正好也是2000元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,那么头一天,我们的资金,就刚好可以负担起运营成本。

    我再接着假设,我们每天的营业额是5000元,也就是每天净赚3000块钱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,那么一个月30天——假设就是30天——30天下来,店里就能积累起9万元的现金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9万2。”王艳梅纠正道,“头天的5000元相当于是净赚的,头天多了2000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咳!”秦风略微尴尬地轻声一咳嗽,下意识地找借口道。“多出的2000块,就当是被客人砸坏的桌椅、碗碟、灯管、门窗的意外成本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了算。”王艳梅忍不住笑了,不知怎么的。她越来越觉得秦风跟王安两个人,某方面特别相似——如果王艳梅上过大学,此时她应该能想到一个抽象的概念——学院派。

    秦风继续道:“好了,现在这笔钱,这9万块。被我存进了自己的基本账户里。接下来,我就要分钱了。7月份,由于咱们家没什么钱,伙食不好,所以8月份一开始,我就先往阿妈你的卡里打2万块,用来改善家庭生活条件,提高生活水平。

    至于这2万块钱怎么花,全都由妈你自己说了算,只要不饿死我爸和阿蜜就没关系。我自己可以和串串一起吃客人剩下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明知秦风是在开玩笑,还是忍不住嗔怪道:“别胡说八道的。”

    秦风嘴角一咧,微笑着继续道:“第二笔钱,我要打进店里的那张卡里。这笔钱一共是5万。为什么是5万呢?”

    秦风稍微卖了个关子,王艳梅则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她倒不觉得秦风是在举例子了,反倒更像是在说他这个月的计划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凌晨,秦风跟她和秦建国说的,就是下个月打5万块进店里的账户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假设过,咱们点每天的成本是2000元。所以一个月的总支出,就应该是6万。5万不够。”这时秦风的脸上,也露出了一丝认真,“为什么不够?因为这是我故意的。以后等生意做大了。店里肯定会有专门的会计和出纳,到时候店里的钱,就是放在外人手里。

    用于店里日常支出的卡,我会规定只许取出,不许存入,那么这样一来。店里的资金每个月起码就要断上一次,到时候帮我看店的人,就得主动找我要钱。也就是说,他每个月必须得主动向我报告一次店里的具体收支情况。妈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艳梅根本懒得思考。

    秦风脱口而出道:“这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寻租和回扣,以及诸如此类的内部**。我本人完全不用担负经营的任务,但只要盯住这笔账,店就永远牢牢地被掌握在我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要是王浩此时在这里,那货估计就要高喊“小老板你真有反派男一号的风范”。

    而若是换成苏糖,不管听没听懂,她恐怕要直接跳上来亲一个再说。

    王艳梅神情愕然地看着秦风,觉得有点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这些话,是一个高一都没读完的孩子能说出来的?纵然秦风在生意这块上属于天生奇才,可问题是,他到现在也才不过只做了半年的生意啊!哪来那么多所谓的经验可以积累?

    秦风还当王艳梅的思路又卡住了,淡淡一笑,一句话带过了这段:“第二笔账就这样吧,我再说说第三笔账。前面扣掉了7万块钱,我手里还剩2万。这两万块中,有一万块,我会取出来,存进银行不动,这笔钱就是扩大生产的资金。另外的一万块,其中7000元,就是王浩和惠琴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7000?”王艳梅对具体数字比较敏感,一听秦风说到这个,立马就回过了神,“他们不是每个月2000块工资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加班费啊!”秦风道,“一天加班算4个小时,就是20块,一个月下来就是600,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是5200。不过还有每天包吃的两顿饭呢!这笔钱也要算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听秦风说了这么一大串,这会儿才等到一次恍然大悟的机会,不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些钱全都扣光,我自己口袋里还能剩3000块。”秦风最后得出这么个数字,自己心里也忍不住感慨起来。

    老板的头衔固然风光,可细算起来,每个月可供挥霍的钱,其实也就那仨瓜俩枣。生活水平跟打工仔差不多嘛!怪不得以前见到无数老板一个两个都是那么抠门,现在设身处地想想,实在是不抠不行啊……

    王艳梅消化了半天,忽然又提出一个问题:“你说店里每个月都要断一次资金,可你卡里的钱都空了啊,这个窟窿还怎么补?”

    秦风露出一个奸笑:“谁说我卡里会没钱的。从8月份开始,我每隔三天就去银行存一次钱,每次留给店里的钱,最多不超过2天的营业成本。

    收上来的钱,我再另外存进一张临时的卡里,这样就不会和我的基本账户弄混。等到了月底,我再把这笔临时的钱,转回到基本账户里,接下来的9月份,该怎么发钱,还怎么发钱。账目依然清清楚楚不说,而且不管是店里还是我自己手头,资金永远都不会断——除非经营本身出现问题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需要做的事情,也就是换个店长而已。一点都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真个财迷啊……”她瞪大眼睛看着秦风,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——如果阿蜜跟了小风,这辈子吃苦应该是不可能了,这小子太奸了,容不得别人占他的便宜……

    秦风越说越来劲,思维发散得收不住。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家只有一家店,账是这么算,等以后有了两家店,三家店,账还是这么算。到时候我自己不负责经营了,每天要做的事情,就是到店里收钱。哦,对了,不用自己亲自去,我可以给每个店的出纳再专门办一张只准存入和转账,但不许提款的卡。这样我每个月转账几次就行了,时间和店长找我要钱的时候可以重合一下。就跟古代皇帝上朝似的,每隔十来天开一次大朝会,皇帝上朝,相当于就是查账嘛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说到这里,把自己都给说笑了。

    王艳梅对秦风没想法。

    她觉得秦风才是真的走火入了魔……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