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四十三章 失败者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王安接完秦风的电话后,整个人一直处于一种游魂外出的状态。他的思绪很繁杂,情绪更烦乱。他呆呆地望着摆在床头的前女友的照片,盯着看了老一会儿,才想起前女友去年已经嫁人了,上个星期孩子刚满月。这个消息,王安是通过在大学同学群里隐身潜水所得。

    恋人有了孩子,但孩子他爹不是我。

    王安沉默半天后,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成功者各有各的成功,但失败者,貌似情况都差不多啊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就混成这狗样子了,连个辍学的高中生都不如。”王安挠了挠头,起床套上一件短袖。

    打开窗户,今天阴沉的天色,让王安有点神情恍惚,搞不清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。他昨天通宵玩单机游戏到早上8点多,生物钟全倒了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,满头白发的老爹正戴着老花镜在看今天的晚报,厨房里,王安的母亲正在做晚饭。

    见到王安起床,老王扶了扶眼镜,语气很平静道:“醒了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老王没说什么,把目光收回到了报纸上。他的两个孩子,女儿命不好,嫁了一个婆婆奇葩且脾气暴躁的老公,而且老公还死得早,眼下又改嫁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工人,日后能过成什么样子,现在也看不出来。至于这个儿子,说他不争气,他好歹是本科毕业了,可说他争气,就王安这懒散的性子,天晓得他这辈子能有什么成就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不想那么多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”老王心里念叨——事实上,这话他几乎每天都要念叨一次。因为王安失业在家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就说今年到现在,王安从年后开始。似乎没就没出过门,啃老啃得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王安不是不懂老王心里在想什么,但对于人生,他到现在还是有点稀里糊涂。即便懂很多道理,可就是不知该怎么走出自己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王安闻着厨房里重重的油烟味,肚子里有点犯恶心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,想让老妈给他弄碗稀饭。可想了想,又闷了回去。

    前女友的孩子,以及秦风的烤串店,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,让王安感触挺大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想让老妈另外做饭的那一刻,王安突然感到了一丝羞耻之心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三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活着,真的像话吗?

    王安心里嘀咕着,傻站了好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妈。我晚上去姐姐那边吃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饭都做好了啊,给你特地给你炸了鸡腿!”老母亲其实并不老,今年才不过60多岁而已,说话声如洪钟。

    此时碰巧有一个邻居从家门外经过,听到王安母亲的话,不由微笑着看了王安一眼。

    王安从邻居的眼神中,读出了混杂了嘲讽、怜悯以及呵呵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脸刷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在家里吃就是了。”王安烦躁地说着,穿上鞋,匆匆跑下了楼。

    一路低着头胡思乱想着走到公交车站,恰好就遇上开往十八中方向的车。

    车里的人不少。大部分都是背着书包的学生。

    王安看着他们,不自觉地又想起了自己。

    当年年少时,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初中班长。高中团支书,大学系学生会主席,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而今安在哉?

    曾经许多不在他眼里的同学,现在有些人已经事业有成,而即便事业无成的。那些人反过来也可以嘲笑他两句:你读这么多书,和我们也差不多了多少嘛!

    王安在车上继续这么胡乱想着,眨眼工夫,车就到站了。

    下了车,直走几十米,便是十八中。

    此时十八中刚好放学,王安远远的,一眼就见到了被一群女生围在中间的苏糖。

    他时钟阴沉着的脸色,这会儿终于有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这个外甥女,走到哪里都是中心和焦点,生来命好啊……

    “阿蜜!”王安快步上前,在苏糖身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糖转过头,原本兴高采烈的模样,立马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见到害虫的嫌弃表情:“舅舅,你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王安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不带这么歧视社会闲散人员的吧?舅舅我又没有作奸犯科……

    “刚才小风给我打了电话,我过来看看。”原本说好是明天过来,可王安还是用了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苏糖哦了一声,身边的几个同学让出一点位置,让王安走到苏糖旁边。

    “秦风找你能有什么事啊,装修的钱不是前几天就付清了么。”苏糖对王安的到来,显得非常不欢迎。

    王安呵呵一笑,说:“不谈正事舅舅就不能来了啊?我来给小风参谋参谋也行嘛!”

    “他才用不着你给他参谋。”苏糖觉得王安比秦风差远了。

    王安好无奈,苦笑着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走到十八中后巷,苏糖的几个同学就不陪着走了,只剩下王安和苏糖两个人,王安略微轻松了一些。他想了想,随口找了个话题:“你什么时候期末考?”

    “明天。”苏糖淡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时间过得真快啊……那明天考完,下学期就是高三咯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学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艺术生,只要总分能上380,就是妥妥的本科。对了,你们现在的总分还是750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考得到380吗?”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苏糖没回答这个问题,她掏出钥匙,打开了小店后院的门。

    串串见到苏糖,马上摇着尾巴走上前。

    它抬头看了看眼生的王安,然后低头把鼻子凑到王安腿边,好奇地闻了闻。

    王安怕狗,浑身僵硬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苏糖轻叹一声,牵着串串走开几步,王安才跟逃命似的,赶紧从厨房的后门跑进屋里。

    此时正厅里头,秦风他们已经在吃饭了,突然见到王安出现在眼前,一桌子的人都显得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王安笑了笑,冲王艳梅和秦建国打招呼道:“姐,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啊?”王艳梅拉过一张椅子,示意王安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听小风说店里出了点小问题,反正在家闲着没事,就过来看看。”王安说着,便坐到了秦风身边。

    秦风轻轻一咳,和王艳梅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王艳梅反应很快,回给秦风一个埋怨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对王安道:“舅舅,问题我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解决了?”王安朝王艳梅看过去,有点不信秦风能这么快把他性格执拗的姐姐摆平。

    “就你闲事多,我这里出了问题,你跑过来又能干什么啊?”王艳梅不客气地损了王安一句。

    王安早就对类似这样的话产生了抵抗力,也没觉得不高兴,反而打趣道:“那就当我来混饭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来,串串的晚饭都被你抢了,本来剩饭是要给串串吃的。”苏糖从厨房走出来,张口就是一句能把一般人气吐血的大实话。

    王安这下真的窘迫了。

    但是好在,屋子里还有一个总能化尴尬为力量的逗逼。

    “哈!”王浩先是笑了一声,可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嘴里还有饭,于是连忙把嘴巴一闭,结果却还是笑得太猛,几颗米粒窜进咽喉,竟硬生生居然从鼻孔里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浩弯下腰,一边笑一边大声咳嗽。

    惠琴不忍地拍了拍他的背,王安瞬间忘记了尴尬。

    秦建国不想被王浩这货喷到,他挪了挪位置,随口问了句:“店里出什么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小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和秦风同时回答。

    秦建国微微一愣,却也懒得追究了,他揣着糊涂当无所谓,淡淡说道:“没问题就好,大家赶紧吃吧,再过一会儿天都要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安应了一声,可低下头,才想起自己面前,根本连碗都没有一个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