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送货上门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天黑之前,市区下了一阵小雨。十八中后巷的排水情况倒是不错,路面虽然变得湿答答的,可却没有积水的烦恼。秦风拉开卷帘门,因为小雨的关系,今天门外少见的显得冷清,没有提前来等候开门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生意好像不怎么样啊……”王安嘟囔了一句,旋即就被苏糖喷了。

    “生意要是不好,我们家还会开店吗?生意好的时候你还没看见呢,等待会儿忙起来,你别在这里碍手碍脚就好。”苏糖现在就是见不得有人说秦风半个坏字,包括直接的和间接的。

    王安不敢和刁蛮的外甥女斗嘴,耸了耸肩,给王艳梅当起了临时服务员。

    他帮着搬搬桌椅,心理上有种这是偿还刚才那顿饭意思。

    屋外8个雅座,刚摆齐没过一会儿,秦风才把店里的灯打开,就来了今天的头批客人。

    人还不少,大概五六个人,全都是熟客。

    恰巧王安拿着食材从屋里出来,几个客人见到,其中一人便随口问了句:“你新来的啊?”

    王安在这一刻,仿佛听到了心脏被人捅刀而发出的血液喷涌的声音。

    自尊心严重受伤的他,呵呵笑了笑,转身回到店里,就不再出来了。

    秦风几个人各自有自己的事,一时间也没功夫注意王安,便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当夜色渐渐转浓,天色完全黑下来后,烤串店的生意,又像平常那样,进入了喧闹期。

    王安二楼躲了许久后,终于坐不住,又走下楼来到处晃悠。

    他先是看了看小店的桌椅排布,然后又观察了半天烤串店的经营模式,最后实在是闲得蛋疼,就连秦风亲自写的牌匾,他都仰头瞧了许久。看完后还跟找到知音似的,不住点头道:“这字写得有我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,别挡道。”苏糖马上破坏了王安苦心营造的意境,端着一大盘子烤串。从王安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安问道:“阿蜜,你不是明天考试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苏糖很干脆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王安奇怪道:“那还不赶紧回家复习去?”

    苏糖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,反驳道:“明天就考试了,现在还有什么好复习的?”

    王安道:“临时抱佛脚,总比不抱好。”

    苏糖不耐烦道:“你要抱自己抱去。我反正懒得看书了。”

    王安叹了口气,转头看王艳梅。

    不想王艳梅和他一样,也正用无可奈何的眼神,盯着苏糖一脸发愁。

    “姐,你就这么让阿蜜在这里混日子啊?”王安走过去,问王艳梅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拿这孩子没办法啊……”王艳梅有苦说出去。

    苏糖这丫头,自打有了秦风做靠山,现在是一天比一天不听她的话。这么下去,万一苏糖要是考不上大学,这辈子估计就真的只能给秦风暖被窝了。

    王艳梅可不想女儿以后除了生孩子以及带孩子。就只会“花老公钱”这一个技能。她辛辛苦苦把苏糖拉扯大,让她学这个学那个,还不就是为了苏糖有朝一日能独立自强。可眼下看来,苏糖似乎更喜欢在秦风身边当个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办法啊?实在不行……你抽她啊!”王安给王艳梅支起了招。

    王艳梅瞬间和苏糖同仇敌忾,白王安一眼,没好气道:“我女儿你当然舍得打,我可舍不得!”

    王安瘪了瘪嘴。得,这母女俩绝对是亲的,都一个德性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,王安只能在店里接着晃。

    又晃了一圈后。王安有了个新发现。看到摆在屋内的海报架子,他饶有兴趣地把海报上的内容读了一遍,读完之后,王安就像有了什么重大发现似的。赶紧又跑去拿了张菜单价格表,细细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活动,搞得好失败啊……”看了半天,王安嘀咕着得出这么个结论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拐出正厅,回到了王艳梅跟前。

    “姐。你们这个会员卡,现在送出去多少了?”王安问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奇怪地看看他,反问道:“你打听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帮小风出主意嘛!”王安皱起眉头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想了想,自己也不是很确定地回答道:“昨天第一天送,送出去大概100多张,不过大部分都是小风托别人免费送出去的,算是人情卡吧。”

    王安若有所思地微微点了点头,原本是想装出军师的味道,但事实上架势却跟神棍似的,轻声叹道:“小风这个活动,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操作上问题太大了,根本没有把活动的精髓体现出来。客人享受到活动的乐趣,他自己也没有因此增加利润。姐,你们店现在每天的经营成本和营业额大概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王艳梅这下警惕了,这两个数据,可以说是这家小店目前仅有的商业机密。

    王安见王艳梅跟防贼似的,不由蛋疼道:“姐,我会害你们吗?你当我是什么人呐!”

    王艳梅听王安这么说,不由得就想起自己今天冤枉秦风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,王艳梅犹豫了一会儿,从抽屉里拿出店里的账本,往吧台上一放:“账就这一本,你自己上楼去看,看完了拿回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就等着看,我要把你们店这个月的营业额翻一番!”王安拿了账本,一溜烟就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晚饭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,而紧接着的,便是宵夜时段。

    王安在楼上待了足足有3个小时,下楼的时候,时间已经快到10点钟。

    他把账本还给王艳梅,顺带还交给她一份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。

    “姐,待会儿你们收摊了,你让小风看看我这个东西,他要是照着我说的做,我保证你们这个送会员卡的活动,能做出效果来!”王安看着王艳梅,眼里充满了兴奋和自信。

    王艳梅翻了翻王安写的东西,完全没心思看,随手放进了抽屉,淡淡道:“我会交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看你这个态度真是很敷衍啊,我能信你说的话吗?”王安吐槽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右手把脸支起来,美人一靠,眼中带笑:“你有得选择吗?”

    王安唱戏似的,给王艳梅抱了一拳,意思是:我服了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见苏糖没影了,王安又问:“阿蜜呢?”

    “被小风打发回去了。”王艳梅无奈道,“她现在只听小风的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安微微一怔,试探道:“姐,你可别跟我说这两个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安话还没说完,王艳梅就点头承认道,“没错,就是你现在正在想的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!这小子有手段啊!这才几天功夫呢?”王安忍不住大喊了一声,他远远地看着正在和客人说笑的秦风,眼里透着不知是羡慕还是佩服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姐,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王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处理?”王艳梅摇了摇头,无限唏嘘道,“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,只要这两个小的,暂时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就好,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

    出格的事情指的是什么,王安自然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于是学着王艳梅的样子,王安也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获悉了秦风和苏糖的小秘密,王安再在店里待了没一会儿,就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还再三嘱咐王艳梅,一定要把他写的东西,给未来的准外甥女婿看。

    王艳梅见王安这么认真,便把那几张纸夹到了账本里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送走最后的几个客人,日子总算又过去了一天。

    秦风因为要等人送猪排骨和牛肉过来,所以心理上还抗拒睡觉的他,此时依然精神状态良好。

    收拾完垃圾,王浩和惠琴一走,秦风便马上拉着王艳梅盘账。

    王艳梅打着哈欠,刚翻开账本,见到夹在本子里的那几张纸,就想起了王安的那档子事。

    “小风,这是你舅舅写的东西,非要让我交给你看看。”王艳梅困倦地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接过来,才翻看了几眼,神情就变得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手写的活动企划案,主要内容,针对的就是烤串店的会员卡特价。

    秦风做了这么多年市场,最不在行的就是组织活动。他比较擅长的,是跟客户讲道理、讲数据、讲赤|裸裸的利益关系,甚至有的时候,为了搞定客户,还不得不干点奇葩的活,比方说去敬老院照顾客户的老爹老妈,给老人家端屎端尿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秦风比较擅长走正道。

    而商场活动,应该属于计谋范畴。秦风在这方面,不得不说……很渣。

    “舅舅还跟你说了别的什么吗?”难得遇上一份免费送货上门的企划案,秦风不由得重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艳梅轻笑道:“他说,你只要照他写的来做,保证你下个月营业额翻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翻一番?”秦风也笑了,把王安的“锦囊妙计”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赚钱哪有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便宜舅舅,和那些刚从学校出来,年轻气盛、眼高手低的大学生相比,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啊……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