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王安的策划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风独坐在后院里,整条十八中后巷,就只有从烧烤店厨房后门透出的灯光。万籁寂静,就连被客人折磨了数天而作息颠倒的串串,此时也已经睡着,仔细听的话,秦风甚至能听到这货在打鼾。犬科居然也会打鼾,秦风当真是头一回知道。

    闻着残留在空气中的浓重的调料气味,秦风的精神,略微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间等人,对于等待着来说,确实是一种不大不小的折磨。秦风甩了甩头,让自己的稍微清醒一些。他决定明天起床后,先去买一袋速溶咖啡,又或者弄点劣质的苦茶来,不然迟早有一天,他会在“值夜班”的时候不小心睡着的。

    闲着无事可做,秦风回屋又拿出了王安的企划案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王安的作风还略显幼稚,但无论如何,企划案是无辜的……

    王安的企划案写得很规矩,里头有一套源于他自身思维方式的自洽逻辑。

    秦风看过许多类似的玩意儿,所以他很轻易就能看出这些文案里头,有哪些是废话,又有哪些是要点。用比一目十行稍慢一点的速度飞快扫过去,秦风妥妥地先枪毙了王安写在第一页的,对店面情况的总体分析。

    居然给老板写这种东西,店面什么情况,老板难道还没你一个外人清楚?

    秦风微微笑着,轻轻摇了摇头,然后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关于会员卡优惠活动的优缺点分析及前景预测——第二页的第一行,写着这么一个小标题。

    “总算有点干货了……”秦风嘟囔了一句,仔细地往下看。

    秦风看这一页,大概花了10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秦风对王安的看法,有了不少的改观。

    王安比一般刚毕业的大学生,还是要稍微强一些的。至少写东西不算无病**,看问题也已经深刻到了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对于烤串活动的有点,王安在企划案里所提到的,和前些天秦风遇到的那位黄秋静。说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。两个人都意识到这个活动有可能对每个月客流量所带来的影响。而王安比黄秋静看得更深一层的则是,王安认为,秦风搞出来的这个活动,绝大多数客人根本就不会买账。因为这个活动本身,就存在许多漏洞。

    “出发点很好,但可操作性太差。”这是王安写在第二页结尾,对秦风这个活动的评价。

    从昨天客人的反应来看,秦风不得不承认。王安说得很对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可能黄秋静之前同样看出了这点,只是他很会做人,没当着秦风的面直接说出来而已。有些一贯很小心做人的家伙,向来就是这么谨言慎行。

    关于黄秋静的想法,仅仅只是一个闪念,从秦风脑海中闪电般冒了个头之后,马上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秦风又默默地翻开第三页,接着看王安的活动策划建议。

    仅仅只看了三句话,他就猛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!”秦风赞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工作这么多年。秦风确实不善长组织活动,但是身为市场部的副总,他有时候却不得不为一些活动的开展拍个板——比方说部门老大和老板同时出了差。

    在商场上班第四个年头,也就是秦风重生回来的那一年,他对手下员工的口头禅里,已经多了一句“给你们钱,你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花”。可想而知,活动策划看得多了,秦风的眼光差不多已经达标。哪些活动可行,哪些活动不可行。秦风基本都能有个数。这就相当于体育评论员,自己不见得能玩,却能用非常专业的眼光,侃侃而谈别人玩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秦风就是活动策划的评论员。

    而王安这份策划。秦风现在愿意给他打个优。

    王安的提议很简单,就是举办一个吃烤串的比赛,类似于国外“大胃王”这样的活动。

    只要哪个客人能在规定时间内吃光规定数量的食材,那么不但这顿饭免费,店里还赠送一张会员卡。而如果不行,那么就按原价给钱。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秦风一眼看出这个小活动的可行性。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构想起活动的细节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把纸笔拿出来,早上送猪排骨的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啊?”秦风听到送排骨的人的喊声,立马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送菜来的,居然是猪肉刘。

    “我还担心你没起床呢。”猪肉刘笑着说道,从小货车上,单肩扛下来一块完整的猪排骨。

    秦风连忙把后院的门完全打开,猪肉刘扛着排骨走进厨房,左右看了看,问道:“放哪儿?”

    “先搁灶台上吧,待会儿我自己切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切吗?”猪肉刘显然不相信秦风的手艺。

    秦风呵呵两声——开玩笑,哥的狂风刀法可是连阿庆楼的大师傅都夸奖过的,区区一排猪排骨能难得住哥?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在酒店里做过一段时间的学徒,切排骨的本事还是有的。”秦风微笑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猪肉刘点了点头,把排骨往灶台上一放,说道:“明天我来之前先帮你切小块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秦风口头上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猪肉刘又问:“你们刚收摊啊?”

    秦风回答道:“一个小时前就收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够晚的,我一个小时前刚起床。”猪肉刘说着,又感慨道,“你开了店,艳梅现在反而还更辛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微微笑道:“店里现在还没什么钱,请工人又不划算,只能暂时先让我爸妈来帮下忙。等过一两个月资金充足了,我再找工人回来做,让他们俩也能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猪肉刘听不得王艳梅和别的男人睡这种话,于是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风等他一走,马上就施展彪悍刀法,把大排骨切成三段,塞进了冰柜——这个冰柜在今晚天黑之前,本来是满的,现在差不多是完全空了,只有最底下还放着几包未拆封的冻鸡翅和冰鸡心。

    猪肉刘走后没多久,卖牛肉的人就跟着进了巷子。

    牛肉是已经切成块的,每块10斤重的大小。

    秦风和牛肉老板来回搬了两次,把40斤牛肉全都送进厨房,他就锁上了后院的门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色几乎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秦风打着哈欠,先上楼去洗澡刷牙。

    洗干净浑身的臭汗,回到办公室,秦风铺好地铺,临睡之前,他忽然又记起了刚才想到一半的活动细节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秦风再次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下午要是有空的话,我想和你谈谈活动的细节。”给王安发完这条短信,秦风躺下来不到半分钟,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——这种程度的疲惫,在上辈子17岁那一年,他还从不曾经历过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