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四十七章 制卡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不许告诉我妈!”苏糖红着脸,终于还是跟王安提出了要求。``し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害臊了?”王安很不客气地用食指在苏糖的额头上戳了戳。不知多少年没被舅舅这么逗过的苏糖,当即又很不服气地瞪大了眼睛,只是狠话还没放出来,就被王安当即镇压了:“求我还这么凶?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都怪你!”苏糖抓狂了,对着秦风锤了一拳。

    秦风和王安顿时双双无语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别闹了,我不说就是了。不过你们两个可给我听好了啊,别怪舅舅没提醒过你们,不该做的事,千万别做知道不?小小年纪的学人谈恋爱,你们知道什么叫爱吗?”王安没好气地教育着,心里对美若天仙的外甥女居然倒贴辍学烤串男感到十分不齿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王艳梅和秦建国就从外面走了进来,屋里的三个人,赶紧打住了这个话题。苏糖更是吓得往后退出一大步,转身跑进了正厅。

    王艳梅对苏糖这么大的动静视若无睹,反倒是奇怪王安为什么又来了。

    见到姐姐不解的眼神,王安抢先解释道:“小风说有些事不明白,我来教教他。”

   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?

    秦风被王安曲解事实的能力吓到了,不过看在苏糖的面子上,他还是只能无奈地承认,点点头附和道:“妈,是我叫舅舅来的。跟他商量一点店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秦风这么一说,王艳梅就释然了。王安整天游手好闲地逛来逛去。别说家里的二老。她看着都心烦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,待会儿一起吃午饭。”王艳梅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回去吃,妈早上买了不少菜,这里该谈的也都谈完了。”王安笑嘻嘻说着,饶有深意地在秦风肩头上重重一拍。

    秦风觉得王安此举纯属幼稚加无聊。

    不就这点破事吗。至于搞得跟做地下工作似的。还非得装出个高深莫测的范儿来?

    等王安一走,王艳梅就向秦风打听起了两个人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秦风对王艳梅知无不尽,侃侃而谈接下来活动的细节修改,一边施展杀猪刀法。将今天进的猪排骨和牛肉切成小块和肉丁。

    王艳梅虽然不懂什么理论,不过活动是否有趣,她倒是能听出来的,频频点头道:“这个活动好,有意思!”

    秦建国也笑着说道:“这样的活动,连我都想参加一次。”

    秦风一听爸妈这么说,对活动又多了几分信心,又接着说道:“下午我出去打听一下,看看哪里有专门的制卡公司。我再去定做一些正规点的会员卡。”

    “会员卡还要定做?你前几天不是做了很多了吗?”王艳梅奇怪道。

    秦风解释道:“现在的人眼光都高了,我那些纸印的会员卡,看起来就跟小孩过家家一样,太低端,有些客人根本不会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之前印的卡,不就全都浪费了啊?”王艳梅觉得可惜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会,纸印的卡,可以当安慰奖嘛。客人要是没办法在规定时间内把东西吃完,我就送一张这种两个月有效期的纸卡。”秦风给出了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王艳梅觉得方法可行,点了点头,又问:“你说的那种正规的卡,是不是就像银行卡那种?贵不贵啊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贵。”秦风按着10年后的记忆,估计现在的制卡成本,“这些卡的出厂价,撑死了顶多也就一块钱一张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这东西这么便宜,王艳梅安心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边聊边干活,一直忙活到12点出头,弄好两大锅的芋泥,切好下午用来包饺子的肉丁,秦风暂时收了工,让王艳梅和秦建国准备午饭。

    脱下手套和围裙,秦风走进正厅时,苏糖正盯着电视里的广告走神。

    秦风走上前,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苏糖反应过来,扭头一看王艳梅不在,赶紧抓住秦风的手,紧张问道:“我妈说什么了没?”

    “怕妈打断你的腿啊?”秦风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啊,你还说!”苏糖拍了秦风一下。虽说她和秦风的关系,几乎已经被王艳梅默许了,但在家长面前,太光明正大的恩爱,苏糖还是不敢秀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种小事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秦风伸手轻轻蹭了蹭苏糖的脸颊。

    苏糖风情万种地剜了他一眼,小声道:“你担着啊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担着!”秦风笑道。

    秦风的保证很有效,到了吃饭的时候,苏糖就已经恢复常态——肆无忌惮地和秦风眉来眼去。

    王艳梅现在连装模作样的咳嗽都懒得来了,她无视女儿的花痴状态,很平静地聊起了今天考试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糖的临考心态好得一塌糊涂,满不在乎道:“反正能及格就行,今天用的是150分的卷子,跟高考一样。语数英全都考90分,文综再拿个180,总分都450了,高考的时候能考出这个成绩,差不多超过本科六七十分,上大学稳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早上考得怎么样,你跟我说什么高考?”王艳梅不满道,又重复问道,“早上到底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苏糖很坦白道,“语文这种东西讲不清楚的,你觉得对的答案,搞不好是零分,你觉得死定了,搞不好老师还能给几分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气得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跟学渣谈学习,简直折寿。

    秦风心底里对苏糖的说法深表不赞同,事实上,高考的语文也是有很多技巧性和技术性的东西在里头。只有中学期间基础没打好的学生,才会在语文的答题上感到困惑。不过话说回来。以十八中的教学质量。想必九成左右的学生,在这个环节上都应该是困惑的。

    话在嘴边,秦风忍着没说。

    没办法,辍学生没人权,而且他要谈这个,话题势必就要转向回去读者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秦风才不会这么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午饭过后。苏糖就在店里待着。书也不看,午觉也不睡。

    对下午这门数学,小妮子显然是打算破罐破摔了。

    秦风就没法像她这么清闲,休息了一会儿。就顶着大太阳出了门。

    东瓯市的制卡公司不多,就秦风前世所知,大概06或者07年左右,东瓯市市区内才出现了比较有规模的制卡工厂。而眼下,他也就只能先去碰碰运气,看看能不能找到作坊一般的制卡小店。

    除了十八中后巷,秦风直接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,径直前往记忆中的那家制卡公司。

    所幸04年这一年,东瓯市的旧城改造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。道路规划和十年后几乎没什么区别,秦风看着窗外,一路上指挥着司机东拐西绕,差不多20分钟后,终于在临近城郊结合部的地方下了车。

    这家名为“万通”的制卡公司,坐落在东瓯市西片工业区的边缘。

    眼下这片所谓的工业区才刚刚落成没多久,园区周围,还有大片大片的农田。秦风知道,在未来2年之内,这里的农田将全都变成工厂。

    走进这个几乎完全陌生的园区,秦风花了不小的力气,才找到了记忆中的那幢大楼。

    从毫无美感的裸露楼梯上去,来到大楼内部,秦风看了看贴在墙上的指示牌,看到万通的字样后,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这公司现在还没开张,秦风还真不知该上哪儿弄自己的会员卡去。

    要说这年头,在网上登记资料的制卡公司,还真是没几家。尤其像东瓯市这种说大不大,说小还真挺小的地方,类似的企业就更难找。

    公司没有前台,进去就是车间。

    秦风进去的时候,车间里并不忙碌,5台机器,只有2台在工作,工人更是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见到秦风,马上有人上前问道: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来做卡的。”秦风道,“你们老板在不在?”

    一听是生意上门,那人马上给秦风指路道:“往前走,老板在最里面那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秦风谢过工人大哥,径直走到了办公室前。

    敲了敲门,屋里传出一个很年轻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秦风推门进去,办公室的陈设一眼就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一桌一椅一个柜子,桌上放着电脑和打印机,除此之外,便只有一张不大的沙发。

    实干派。

    秦风看着比记忆中年轻了差不多10岁的老朋友,心里对他的评价,不由又高了一分。

    因为商场办卡的频率比较高,万通的老板,和秦风有过不少次业务来往。一来二去,两个人就成了比点头之交稍微高级一点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想做一些自己店用的会员卡。”秦风走进去,顺手轻轻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戴着无框眼镜的年轻人,年纪和王安差不多大,眼中却比王安多了不知多少倍的自信。

    陆晓涛饶有兴趣地看着秦风,笑着问道:“你自己的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自己开的店。”秦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坐下说。”陆晓涛善意地一指沙发,然后站起来,亲自给秦风泡茶,一边问道,“你想做什么样的会员卡?”

    “不用磁条,不用芯片,就是白卵的卡片,卡片中间要稍微突出一块2厘米乘2厘米的方块。我另外有用。”秦风简单地描述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是做生意的吗?”陆晓涛见秦风年纪小,行为却如此老练,不由得跑了题。

    “我妈在菜市场卖豆腐干算不算做生意?”秦风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笑点不高的年轻陆总,还真的笑了笑:“算。”

    秦风把话题扯回来,单刀直入地问道:“这样的卡,价钱怎么算?”

    陆晓涛反问道:“你想做多少张?”

    秦风考虑了片刻,道:“1000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卡的中间凸起,我们要另外作模,这个钱比较贵,要另外算。”陆晓涛道。

    秦风一听,马上改口:“那突起就不用了,就用最普通的白卵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便宜,每张出厂价4毛。1000张400块。”陆晓涛给报了个价。

    秦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卡里现在只有1000块,区区400元小钱,尚可承担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谈妥了价格,秦风又和陆晓涛聊起了会员卡的图样。

    “卡上要有‘后巷油炸烤串’和‘会员卡’的字样,最好设计成上下两排,会员卡三个字要大一点,卡的后面,再写一些小点的字,具体内容……我现在写你给吧,就是会员卡的使用规则……”秦风说着,向陆晓涛讨来纸和笔,半趴在桌上刷刷写起来。

    使用规则不算复杂,秦风只花了5分钟就写好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句“最终解释权归本店所有”落笔,陆晓涛不由翘起了嘴角:“你小子,也是奸商一个啊!”

    “有样学样嘛。”秦风笑道。

    陆晓涛又道:“字写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风道: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哟,思维够西式的啊,夸你还回‘thanks’!”陆晓涛毕竟年纪不大,跟秦风交流起来,完全不像之前秦风印象中的那样沉稳谨慎,他突然又问了句无关的话,“你今年几岁?”

    秦风回答:“虚岁算17。”

    陆晓涛算了算,“17岁……没上高中?”

    “退学了,懒得读。”秦风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”陆晓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说:“没什么可惜的,我现在不需要文凭,等什么时候真的需要了,估计也就是事业有成了。到时候想要文凭,也就是花钱镀个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陆晓涛眼神复杂地看了秦风一眼,忍不住轻轻摇头:“八零后太早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见过九零后和零零后……”秦风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陆晓涛一边和秦风聊着,已经在电脑上,按照秦风的要求,将会员卡的样式弄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两下搞定后,他招呼秦风到他身边,指着屏幕问道:“这样的,你看行吗?”

    秦风探头过去瞧了一眼,提议道:“背景的颜色要填满,用亮黄色的,鲜艳一点,正反两面都一样,后面的说明字体稍微再大一点点,难看不要紧,关键要让用的人能看清楚。前面的背景图案,帮我在网上随便找个烤串的图片贴上去吧,不然光秃秃的不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一边说,陆晓涛一边改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会员卡终于变成了秦风心中设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就不错了。”秦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陆晓涛直感慨道:“你应该去上大学的,读完大学,你以后能走得更远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秦风笑着回答,“我走得足够早,不怕未来走不远。”(未完待续。(。))

    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