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四十九章 临时工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风做完这160串烤串,花了18分钟,而王浩停止徒劳的挣扎时,王艳梅手里的秒表,却都已经过了21分钟。推车桌面上,此时还剩下2块大排,以及零零散散、各式各样的许多其他烤串。王浩手里拿着一串只吃了小块就再也吃不下去的小排,满眼都是郁闷和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,你不厚道啊……”王浩端起水杯,喝了一口,把从胃里顶上来的东西又咽了回去,然后哭丧着脸道,“都吃到最后了,你突然给我弄出20串年糕了。有种的你一开始就先给我吃年糕啊!比赛的话,你该让我自由发挥一下战术吧,我喜欢先难后易,先荤后素。你这么干不公平,我要求重来,呕……”王浩赶紧把嘴捂住,他撑得快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自由发挥了,我还怎么挣钱?”秦风淡淡笑着,把王浩手里的小排接过来,“你还吃得下吗?”

    王浩用“你别欺人太甚”的目光,幽怨地看着秦风。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剩下的我拿去喂串串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奖金还有吗,好歹吃了这么多了?”王浩深吸一口气,冒着呕吐的风险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屁!”秦风道,“你今晚吃进嘴里的都值150块了。”。

    王浩翻了翻白眼,又喝了口水,嘟囔道:“早料到你这么抠,我就不和那几串年糕死磕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耸了耸肩,友情提醒道:“你喝这么多水,肚子里的那么多芋饼会涨开的。”

    王浩一怔,看了看手里头由秦风主动提供的水杯,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高声喊道:“你好卑鄙,居然暗算我!”

    在拿王浩做过试验后,秦风心里安稳了许多。他原本挺担心这160串无法hold住场面,因为单纯用眼睛来计算的话,这些每串顶多就放3颗食材的烤串。似乎根本就不可能达到“管饱”乃至“管撑”的程度。然而现看看王浩的下场——情况显然就一目了然了。毕竟是160串啊,量变引发质变。更何况还规定了20分钟内吃完的硬性条件。

    等秦建国他们回去之后,秦风趁着晚上漫长的时间,又将活动的细则完善了一遍。

    确定没有遗漏。便拿出海报纸,把活动规则仔仔细细地写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十八中本学期的最后一次铃声响起,这也就意味着,暑假正式到了。

    秦风他们今天没等苏糖回来,就先提前解决了晚饭。

    学生们涌进巷子时。后巷油炸烤串早已开门。

    背着书包的学生们,熙熙攘攘地从店门外路过。这些人当中,有相当大一部分,因为平时回家得早,今天还是头一回见到小店开门时的样子。不少熟悉的面孔,见到坐在吧台内的秦风,纷纷朝他打招呼,一时间“风哥”、“南哥”、“退学哥”各种称呼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王艳梅听得有趣,对秦风道:“你还挺受欢迎的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贱贱地回答道:“不然阿蜜怎么会看得上我?”

    王艳梅果断不搭理他了——不怕丈母娘的女婿,不是好儿子。

    苏糖混在一大群学生中回到了店里。一看今天营业得早,她不禁有点奇怪:“怎么这么早就开门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考试这么辛苦,特地给你接风洗尘啊。”王艳梅一本正经地扯了个淡。

    苏糖瘪了瘪嘴,她就算再笨一点,也不会信这种鬼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王艳梅马上就接着说道:“厨房里给你留了晚饭了,不喜欢的话,让你爸再给你做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一听要吃剩饭,苏糖有点情绪不佳。

    她正要转身朝厨房走,人群中忽然响起一声:“阿蜜!”

    秦风、苏糖和王艳梅齐刷刷望过去。马上就看到许建阳用扫荡垃圾的动作,拨开挡在身前的几个高中生,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难道已经脑子短路到只会走直线了?”秦风暗暗吐了个槽。

    许建阳一脸兴奋地走到苏糖跟前,张口就说了句废话:“你考完啦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觉得呢?”苏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“考试”这两个字。再加上受到了不公平的伙食待遇,半点好脸色都不给许建阳看。

    许建阳挠了挠头,转头一看秦风,反手朝秦风做了一个通常是用来招呼小动物——比方说阿猫阿狗——到身边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秦风很无语。

    人家都这么直接了,总不能无视他,只能大声喊道:“干嘛啊?有事你就说嘛!”

    许建阳只能恋恋不舍先离开苏糖。快步走到吧台前,小声问秦风道:“我上个月让你交给阿蜜的那封信,你给她看了没?”

    秦风霍然间想起许建阳拜托他交给苏糖的那张信纸。

    那玩意儿一直都放在推车的小柜子里,这一个月下来,也不知发霉长毛了没。

    “看了。”秦风用很肯定的口吻说道,“她说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许建阳闻言,原本充满期望的神色,顿时便垮了。

    秦风拍了拍他的肩,语重心长地安慰道:“学长,不要太伤心了,被阿蜜拒绝过的男生,加起来至少有一个加强排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放弃的……”许建阳却自言自语地嘟囔起来。

    秦风一看这家伙魔障了,不禁有点担忧起苏糖的安危来。

    许建阳这种恨不能把肌肉长到脑子里去的家伙,天晓得他疯起来会干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秦风!”许建阳突然大吼一声,下了秦风和王艳梅一跳,旋即重重捏住秦风的胳膊,很有偶像青春剧画风地摇了两下,眼神真诚地盯着秦风,缓缓问道,“你店里还缺人吗?”

    秦风和许建阳对视了两秒。悟了。

    麻辣个蛋,小瞧了天下情圣啊。许建阳这货今天来,感情是一开始就做好了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表白不成,就死皮赖脸留下来等机会是吧?

    “好!”秦风在迟疑了两秒后,也大吼了一声,这下把路过的看客全都吸引过来了。秦风深吸一口气,趁着人多,扯着嗓子就大喊起来:“本店招暑期临时工,工资按日结算,有意者可以来面试。名额三个,先到先得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原本就热闹的人群,立马就变得躁动了。

    没见过世面的十八中学生们,既觉得新奇又觉得有趣,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拉着她的两个同学走上前,轻声问秦风道:“南哥,你说真的还是开玩笑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说真的。”秦风一脸认真道,“你想来吗?”

    “工资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5块钱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孩子不约而同地瘪了瘪嘴,嫌少,转身就走。顺便还在人群中散布了一下小道消息,说秦风比葛朗台还抠门。

    秦风听着她们的话,摇摇头叹道:“现在的孩子,真是浮躁。八小时工作制,一天40块钱,一个月1200,高中生没技术没本事,临时工拿这种工资,天经地义的嘛!学长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许建阳毫不关心,继续装他的高逼格:“秦风,你知道,我根本不是为了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那你还要工资吗?”秦风目光纯洁地看着许建阳。

    许建阳本想说“为了阿蜜我倒贴都愿意”,可迎着秦风那充满市侩气息的眼神,话到嘴边,顿时什么罗曼蒂克都变了味。他张了张嘴,鬼使神差地回答道:“工资……你看着给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!”坐在一旁偷听了半天的王艳梅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