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三章 学渣之殇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大胃王活动所产生的效果,并不那么立竿见影。等秦风把推车推回后院,客人们便也就一一散去,就像看完一场电影,乐呵乐呵也就算了,完全没见有什么人,嚷嚷说要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毕竟别人的脑子也不是摆设,挑战的难度,大部分人还是能看得出来的。愿意花150元爽一次的人,永远只会是少数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秦风依然对活动感的效果到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今天的活动,应该给绝大多数客人都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尤其对取得胜利的老吴他们来说,这绝对是他们学生生涯中,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。秦风不让老吴享受了一顿免费大餐,还免了他们的饮料钱。他们以后只要想起烤串,第一反应肯定就是秦风这家店。相当于培养了一群熟客。

    至于失败哥那桌人,以后来店里的次数,估计就不那么多了。至少失败哥本人,恐怕得再等上好长一段时间,才会再次在店里露面。但这不要紧。因为以餐饮业的客人流动性来分析,原本50%左右的客人,就是每隔一个月甚至更久才会来一次的,就这频率,这些人也已经可以被称为熟客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失败哥半年后再来,秦风顶多也就是少收入几十块钱而已,完全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晚上2点40左右,秦风就开始预备收摊。

    最后两拨客人,一看店里都在打扫卫生了,自然也不添乱,一拨人要了点烤串打包带走,另外一拨人,则是更干脆地扭头就离开。

    3点出头,秦风拉上了卷帘门。

    王艳梅此时早早地就盘好了账,等秦风一坐下来,她就有点失落地说道:“今天生意这么好,营业额比昨天还少了200来块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做活动。免费让人家吃了一顿嘛。”秦风倒是挺淡定,“而且今天拿会员卡过来吃的人也挺多,全都算以前的价格的,营业额减少。也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风,我看这个活动,做了还不如不做好。”王艳梅有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秦风微笑着说道:“妈,我搞这个活动,可不是为了一时的利润。一个活动好不好。那得看它有没有长久的影响力。你比方说今天参加活动的这些人,他们回去以后,肯定会有几个人跟自己的同学说今天发生的事情,他们的同学,又会告诉同学的同学,你想想,这样一来,我们是不是就多了很多潜在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……可万一客人没变多呢?”王艳梅抬杠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耐心等等看吧。”秦风道,“要是一个月后营业额没什么变化,我就把活动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会员卡!”王艳梅还是舍不得到手的利润。微微皱着眉头道,“已经发出去的就算了,以后可别再发了。反正我看好多客人也不是舍不得多掏这几个小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数。”秦风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盘完账,王艳梅就先和秦建国回去了。

    秦风关了店里的灯,暂时回楼上先睡个短觉。睡了1个半小时左右,秦风在将近4点半醒过来,食材刚好送到。半个小时后,搬完几十斤的猪肉和牛肉,等到天色大亮,秦风也终于完成了一整天的活。可以回去继续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子渐渐规律起来,连着四五天,秦风每天日出而息,日上三竿而起。而店里的收入。也随着活动的推广,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。王艳梅很快就不再对秦风的活动指手画脚,转而安安心心地当起了她的收银员。

    秦风除了日常工作,也没有忘了自己的老板的本职工作。

    每一天,他都依然在仔细地调整着店里的细枝末节。

    而在所有的这些细枝末节中,最重要的。就是秦风又招了一个暑期工。

    新来的暑期工,是秦风前世的老熟人——他的高中同学毛佳宁。

    由于重生的缘故,这一世的毛佳宁跟秦风还有点认生,来找秦风要工作时,甚至都有些开不了口。但是秦风知道他需要这份工作。毛佳宁家里的条件很糟糕,父母都有慢性病,靠着低保过日子,在秦风的记忆中,他似乎是在高考之后的第二天,就去工厂打工了,这样的情况,在东瓯市还是比较少见的。

    秦风给毛佳宁和许建阳,安排了截然不同的工作。

    许建阳上的是后半天的班,就是晚上6点到凌晨2点;而毛佳宁,则是按照正式工的标准,从下午2点干到晚上2点,多出8个小时的,就有加班费。待遇上讲,每天比王浩和惠琴还多收入了10块前。不算多,但也足够让王浩和惠琴微微感到吃味了。

    店里的伙计变多之后,秦风就让秦建国和王艳梅,在凌晨2点钟就提前回家。因为2点过后客人变少,秦风完全可以自己同时担任厨师和收银两个工作。“二老”知道秦风这是尽孝,也没什么好抗议的,很配合秦风的工作。

    生意稳中有升,秦风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日夜颠倒的日子,一眨眼,一个星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——

    “秦风,要开家长会了……”虽然还不确定自己期末到底考了多少分,但苏糖在家长会前一天,已经开始焦躁不安。在店里的二楼房间里,她可怜兮兮地盯着秦风,泫然欲泣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风颇为郁闷地看着她,无语地问道:“你不是说,觉得还行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‘觉得’还行,又不是真的行。”苏糖居然还挺有理。

    秦风道:“我看你前几天还挺无所谓啊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没想到家长会这件事嘛!”苏糖苦着脸道,“谁知道我们班主任抽的哪门子风,昨天突然打电话来,跟我说什么这个学期退步了很多,我问她我考了多少分,她又不肯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考了多少分?”秦风问道。

    苏糖想了想,估计道:“应该不到400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到400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可能300出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明天拖住爸妈,让舅舅给你开家长会去?”

    “相公,我这辈子就交给你了!”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