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五十四章 小白菜发愿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接到秦风和苏糖联名的求助电话,王安在十八中开家长会的当天下午,光是打扮就花了足足一个小时,其中半个小时用来洗澡,简直差点要把皮给搓破——对于王安来说,现在再屁点大的事情,他都能当作天一般大的事情来对待业青年就是这样的心态,渴望自己还能为别人做点贡献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在家里吃过晚饭,原本计划要6点半出门的王安,坐了不到5分钟就憋不住了。跟爸妈打了声招呼,这厮换上他在这个时节最能拿得出手的衣服,穿上擦得锃光瓦亮的皮鞋,脚步欢快地便出了门。

    等王安下了楼,屋里的老爷子匆匆跑到厨房,问正在洗碗的老伴道:“阿安是不是谈恋爱了?”

    “谈个屁,哪个谈恋爱的会吃过饭再出门啊?”王安的老娘笑着说道,“他给阿蜜开家长会去了!”

    “阿蜜开家长会找他干嘛?”老爷子不解。

    王安老娘回答:“艳梅现在忙嘛,晚上抽不出空,还有那个……建国,也在店里干活。唉,现在这一家子,就给孩子打工了。建国这个儿子,也是真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了点头,嘟囔道:“我说怎么这小子今天穿得跟相亲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安走到楼下的时候,狠狠地打了个喷嚏,他吸了吸鼻子,认定肯定是有哪个姑娘在想念他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有家庭基因做基础,王安的小模样长得还是相当周正的,确实有也自恋的本钱。

    人靠衣穿,口袋里干净得跟刚洗过没两样的王安,依然为自己的长相感到自信,他一路昂首挺胸走到公交车站,腰杆笔直地往人群中一站,还真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不过王安并不为此感到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一群庸脂俗粉……

    嘴上虽然没说,心里也不见得这么想了。但在王安的潜意识中,他给边上的女孩子们,贴的就是这样的标签。

    没钱,特么的要求还高。

    所以像王安这种人。就活该一辈子靠双手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王安就到了十八中。

    这破学校占地极小,通常一幢教学楼内某老师发飙的时候,全校学生都能听清楚其喷人的内容——这只是一个夸张的说法,不过——十八中真的很小。

    王安很容易就找到了苏糖所在的高二七班的教室。

    教室的门是关着的。王安却不客气,轻轻一推,发现门没锁,于是直接就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背负双手,用一副学者派头走进空荡荡的教室,王安就跟回自己家似的,顺手将灯打开,然后相当无聊地在一目了然的教室里晃荡起来。

    绕着教室走了两圈,看了看贴在墙上的各种名人名言,再看看教室后面黑板上不知多久没更新过的过期黑板报。就在实在无聊到想拿一支粉笔在黑板上练练字的时候,教室门口,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学生家长吗?”

    王安转过头,和问话的女人四目相交的瞬间,空气顿时凝固了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……”王安傻傻地看着谢依涵,嘴里有点发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糖有着鸵鸟的习性,越是害怕的东西,就越是不敢直面。小妮子今天吃过晚饭,直接就跑回了家,撂下她相公独自一人。应付每到学期期末就会变得无比难缠的老妈。然而她和秦风,显然都忽略了一个让王艳梅可以轻松破案的重要线索。

    “学校里今天怎么大晚上的还开灯了?不是放假了吗?”王艳梅坐在收银台后,指着十八中教学楼内的星星灯火问道。这些日子她和秦风一样,都是忙得昏天黑地的。虽然偶尔会想起苏糖考试的事情。但苏糖不主动提,王艳梅也无法一直盯着这件事。此时,她已浑然将家长会这么重要的事情,忘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今天开家长会嘛!”新来的毛佳宁,一张口就成功地出卖了苏糖。

    “今天家长会?”王艳梅相当震惊,“阿蜜怎么没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是吗?学姐可能忘了吧……”毛佳宁老老实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摇了摇头。目光中,已经有了要打断苏糖的腿的杀意。

    什么忘了,根本是故意的吧……

    王艳梅转头望向正在给客人当挑战大厨的秦风,想了想,慢慢站起身来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风,阿蜜今天开家长会你怎么不跟我说,妈去一趟学校,你先顶一下。”王艳梅说话的语气很平静,但无视秦风正在搞活动的举动,却显然很反常。

    秦风一听这话就知道东窗事发,忙坦白道:“妈,舅舅已经给阿蜜开家长会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他去开家长会了?你们为什么不跟我说?”王艳梅这下就有点生气了。

    秦风手里继续忙着,露出一脸无奈的笑,“妈,我不是看你忙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忙也不能瞒着我啊!小风,你实话跟妈说,阿蜜她是不是考砸了?”王艳梅完全不理会边上的一大群客人,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停顿了两秒,打起了太极:“妈,我觉得,成绩这个东西,考砸了和考得好,它都是相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苏糖这个学期,成绩退步得比较明显。我听说她家现在是开店了对吧,就开在学校后巷?”

    家长会结束后,谢依涵特地让王安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没去办公室,而是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,谈起了有关苏糖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苏糖只是一个幌子,对于王安和谢依涵这种,同样高颜值并且高眼光的大龄剩男剩女来说,好不容易找到互相对眼的,就算让他们谈论公共厕所到底是该用马桶还是蹲坑这样的问题,他们也能谈出人生知己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安装得很斯文,他望着楼下秦风烤串店的屋顶,前臂轻轻靠在护栏上,十指交叉,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,轻声道:“其实我姐姐今年才刚刚改嫁。家庭环境突然间发生了这个大变化,多少可能会影响到一点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改嫁?”谢依涵微微睁大了眼,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安用三言两句,给谢依涵解释了一番秦风和苏糖从两家人变成一家人的过程。

    谢依涵听完。不由点头道: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我老是听说苏糖有个双胞胎弟弟,感情是谣言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两个孩子,哪里长得像了。”王安笑道。

    有关苏糖的话题。毕竟就只有这么点。

    聊了将近10来分钟后,两个人很快就不知该聊些什么。

    谢依涵倒是想问问王安是做什么的,可她出于矜持,却不好意思先开口,不然就成倒追了。

    王安同样也在纠结,要是他现在口袋里有点闲钱,完全可以请谢依涵去吃个宵夜,继续再聊一些关于孩子成长和教育的问题。

    两个人默契地沉默了足足一分钟后,底气不足的王安,终于率先无奈地选择了撤退。

    “谢老师。时间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顺便把成绩单给我家阿蜜拿去。”

    “阿蜜是苏糖的小名吗?很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对,是她的小名。那么……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王安从教学楼里出来,忍不住转头回望了一眼,内心充满了遗憾。哪怕他现在有份稳定的工作,今天也不至于这样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谢依涵站在楼上看着,也是叹了口气。难得遇上一个看着顺眼的男人,可惜却是根不解风情的木头。

    王安低着头,失落地想着自己种种的过往。

    走进十八中后巷,见到秦风小店的一片繁荣。他陡然停顿住了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的毛孔,在这一瞬间从头到脚起了一变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暗地念叨:连一个高一退学的孩子都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,我为什么不可以?

    王安一边想,一边快步走到烤串店前。

    “王安!”王艳梅一嗓子吼住他。

    王安什么都不说。默默地把手上苏糖的成绩单交到王艳梅手中,转而左右看了看,见秦风不在,开口问道:“小风呢?”

    “在楼上。”王艳梅翻开成绩单,看着上面一大片鲜红的笔迹,眼皮猛地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4门不及格。真是找抽啊……

    王安的心思已经不在苏糖身上了,他匆匆跑上楼,推开了二楼的房门。

    正在低头研究这几天营业额变化的秦风,猛抬起头来,就听王安用激动的口吻问道:“小风,你店里还缺人手吗?”

    秦风盯着王安看了两秒,嘴角一咧:“舅舅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依涵回办公室收拾了一下,下楼的时候,正巧遇上了秦风曾经的班主任夏晓琳。

    两个人自然而然谈起了家长会的事情,而说着说着,一不留神说到秦风和苏糖身上,便有了真心感兴趣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苏糖和秦风不是龙凤胎吗?我听我们班那些学生,全都说得言之凿凿的!”夏晓琳很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谢依涵道:“苏糖的她舅舅,刚才亲口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夏晓琳摇了摇头,笑道:“要真是这样,秦风可是便宜占大了,你们班这个苏糖,唉,怎么说,我觉得咱们学校,真是十年内都不可能再招到这么漂亮的学生了。”

    同样身为美女,谢依涵听着这位,不禁有点小不爽。

    她轻轻地嗯了一声,算是承认了,接着马上就转移话题道:“你们班这个秦风,也是真不简单。这才一年吧,居然就开店了。我听苏糖他舅舅说,学校后面那家店,都是那孩子一手弄出来的,现在他们一家人,相当于就是在给秦风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满打满算的话,应该还不到一年吧……”夏晓琳想了想,“头一回见到他在学校后面摆摊,还是去年年底的时候,到现在也就七八个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才七八个月就把一个店面给撑起来了,这孩子真是能干。”谢依涵感叹道,“夏老师,当时他退学的时候,你怎么也不劝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劝啊?我那天都劝了好久了。后来秦风他爸爸来了,也劝不动,那孩子死活就是要退学,根本拦都拦不住。”夏晓琳叫冤道。旋即想起秦风退学的导火索,又抱怨起周海云来,埋怨道,“要我说,这事也怪周老师。那天才多大点事情,在花坛边上走了几步而已,居然也要把学生拉去政教处训话。哎哟,哪天要是秦风这孩子真的出人头地了,你说咱们学校不是又该丢人?”

    谢依涵嘻嘻一笑:“不怕,咱们学校的人,丢得反正够多了,每年高考丢一次脸,债多不愁啊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别说了。说得我都想跳槽了……”夏晓琳一脸无奈。虽然她是去年刚来十八中上班,可是从眼下的苗头看来,后年跟着十八中一起丢脸的结局,貌似已经注定了。反正她班上这批学生,到现在还没几个能指望得上的。一直在班上很跳的霍汉伟,在夏晓琳看来,也就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路说着秦风和苏糖,走到校门口,谢依涵忽然想起王安可能还在店里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对夏晓琳道:“夏老师。要不咱们去吃点烤串?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夏晓琳其实自己也嘴馋了,顺带,她也想看看秦风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。毕竟秦风是她接手的第一批学生中的一个,虽说退学了。却更显得有一种特殊意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安从二楼下来时,心情沉重得就像刚刚签了卖身契。

    他已经和秦风谈好,从下个月起,就过来给秦风当店长。

    “屁大点的店,居然还要配店长……”这是王安的内心独白。充满了对秦风这家店的不屑,以及对秦风本人的蔑视。然而想归这么想。王安在接受了新身份的同时,还是很有职业精神地马上投入了工作,一边往楼下走,脑子里就已经在构思该怎么管理团队——如果现在店里这些虾兵蟹将,真的可以被称作团队的话。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妹子,还是为了票子,王安这就算“屈就”下来了。

    王艳梅黑着脸,听着从楼梯间里传来的动静,王安刚从门里头探出半个身子,向来举止温柔的王艳梅,就忍不住拿着苏糖的成绩单拍过去,喊道:“开家长会也不跟我说,你以后少给我来这里!”

    “姐,我恐怕做不到了。小风让我下个月起来店里上班。”王安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上班?”王艳梅瞪大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“妈,我让舅舅帮我管店。”秦风从楼梯间里走出来解释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愣了愣,注意力马上从苏糖稀烂的期末成绩里转移出来,问道:“咱们店养得起这么多人吗?”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:“所以说下个月嘛!这个月要是生意不好,舅舅来店里的时间,就无限期延长。”

    王安听着这么赤|裸裸的话,不由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可骄傲的自尊心,却让他无法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王艳梅看着王安长大,自然知道弟弟是什么德性,不禁也有点心疼起来,轻声道:“生意肯定会好的,现在还没到你说的最忙的时候,咱们这么多人就已经连轴转了,等到下个月开奥运会,到时候还不得忙得跟陀螺似的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王艳梅这个说法,然后又顺手拿过王艳梅手里的成绩单,翻开一看,不由傻了眼。

    我戳,未来的孩子他妈,不能笨到这个地步吧?

    数学38分,姑娘你怎么办到的?而且话说这是150分的卷子吧?!

    “妈,我回去教育教育阿蜜!”秦风找了个好借口,撒丫子就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至于店里头——现在加上王安,足足4个伙计呢!

    这就算提前考验王安的管理能力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你怎么突然想到,要来这里干活了?”王艳梅很是不理解地看着王安。

    王安45度角仰头,望着十八中校墙内的建筑,脑海中闪过了方才伊人的容颜。他表情很文艺,语气很很文青地说:“再大的追求,也得从小处做起。以前我错了,总觉得一步就能上青天,现在想想,先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,这才是正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干嘛不去考公务员?”王艳梅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务员我看得上的那几个岗位,全都硬性要求英语过6级。”王安的画风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正说这话,王安忽然发现前方走来两个窈窕的身影,然后猛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莫非我花痴了?居然出现了幻觉?

    “这里生意真不错啊!”

    王安自我怀疑之际,谢依涵和夏晓琳已经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王安连忙回过神,可张口就是标准的店小二做派:“你们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谢依涵一怔,奇怪道:“你在这里……上班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王安犹豫了——他根本不想让谢依涵知道他在这里上班,事实上,按照他刚才在路上的意|淫,事情的发展应该是这样的:第一步,他默默地在秦风店里忍辱负重。第二步,他出人头地。第三步,出人头地之后,回来泡谢依涵。这三步的总用时,应该不超过1年。

    因为王安相信,在他的英明领导之下,秦风的烤串店,理应一个月回本,两个月利润翻番,三个月开分店。一年后成立标准的餐饮公司。然后是连锁加盟,然后是成立集团,然后上市圈钱,然后拓展全球业务,然后成为世界餐饮巨头,然后跨行业经营,然后,然后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—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刚来打工,就被人家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谢老师!”王艳梅见苏糖的班主任来了,不由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可谢依涵却还是纠结王安的工作,追问道:“苏糖她舅舅也在店里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对,现在我们家是全家总动员了!”王艳梅脑子里只想着问谢依涵关于苏糖的问题,丝毫没考虑到王安的心情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半秒钟在还在遮遮掩掩的王安,瞬间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小白菜白天发愿要修炼成仙,中午就被人摘去炖汤了是吗?

    老天爷分明不给人活路啊!!!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  谢谢大家的打赏。今晚还有一章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