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教练,我想打篮球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难得睡了几天安稳觉的秦风,早上又被手机铃声吵醒。接起电话一听,居然是猪肉刘打来的。秦风二话不说,套上衣服连袜子都不穿,趿拉着运动鞋,匆匆跑出了门。跑到店门口,猪肉刘和卖牛肉的大叔都在,后院里头,被吵醒的串串则在狂吠不止。

    猪肉刘一见秦风来了,张口就抱怨:“喊了半天都没人出来开门,人不在店里头,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?”

    秦风闻言一怔,心说莫非王安昨晚上翘班回去了?

    但他没跟猪肉刘和牛肉大叔多解释,赶紧先道歉,然后开门让人把东西搬进去。

    两位送货的一走,原本睡意浓重的秦风,这下就有点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秦风先把串串安抚下来,然后便直接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走到二楼门口,秦风分明听到里面有鼾声,推门进去,只见王安正四仰八叉地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……”秦风这下不淡定了,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骂完之后,却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,又轻手轻脚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一位员工,当老板的真是心塞啊。

    回到楼下,出门的时候,秦风才发现了王安贴在墙上的员工准则。他站着看了两眼,给出了评价:“这写的什么东西,当是高考作文吗?华而不实!”一边说着,直接把这玩意儿给撕了下来,再仔细一瞧,竟在上边发现了王安的“作者名”,不禁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什么心理年龄啊,三流大学的大一新生才能做得出这种事吧?

    把员工准则捏成一团废纸,秦风一路上无比郁闷地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回家之后的这一觉,秦风总算就睡得比较踏实了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中午11点,醒来的时候,手机里已经多了条短信,是王安发来的,内容是:昨晚店里可能闹贼了。要不要报警。

    秦风呵呵两声,回复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等了不到10秒,王安就回了短信:“我贴在墙上的员工准则被人撕了,估计是个没文化的小偷干的。”

    这和有没有文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秦风完全搞不懂王安的逻辑。想了想,如实道:“是我撕的,早上送货的人没把你叫醒,给我打了电话。我看过你写的员工准则,不符合我的要求。这东西我自己来写吧。”

    短信刚发过去。秦风都还没把衣服套上,手机铃声紧跟着就响了。

    秦风皱了皱眉头,一接通电话,那头的王安就怒吼起来:“我哪里写得不行了?你这样太不尊重人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几分钟,我洗把脸,去店里跟你说。”秦风说着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舅舅,他骨子里还是个孩子啊……

    秦风不紧不慢地刷牙洗脸,顺便解决了一下囤积了一晚上的五谷轮回之物,等来到店里。时间已经是11点半。

    王艳梅和秦建国这时候已经在干活了,煮芋头的高压锅正呜呜作响。

    秦风看了看冰柜和冰箱里的东西,见食材全都补充齐了,不由笑道:“爸,妈,你们早上几点起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爸十点没到就起来了,我稍微晚点,十点半左右起来。”王艳梅道。

    秦风转头问秦建国:“爸,你这么早起来去菜市场买菜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建国点了点头,“不过还是去晚了。今天新鲜的菜基本上都被人买光了,我就少买了点蔬菜,明天还得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秦风关心道:“你要注意身体啊,只睡五六个小时。这哪吃得消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笑道:“放心吧,你爸身体好得很呢!”

    秦风见王艳梅红光满面的,再看看秦建国脚步发飘的样子,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爸,肾要保护好。”秦风说句了前欠揍的话,然后赶紧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”秦建国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艳梅微微红着脸。嗔怪道:“你儿子就是早熟!”

    上了楼,王安正坐在天台上,用一种自认为“君临天下”的神态,俯视着十八中广场。

    秦风走到他身后,淡淡喊了声舅舅。

    王安转过身来,脾气似乎是收回去了一点,他不再像刚才在电话里那样歇斯底里,但也没什么好好脸色,开口便责问道:“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人?”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做出了一段很长的解释:“你按时上班,我按时付你工资,中间过程我下达命令,你执行命令,人格上我们互相不侵害,情感上我们互相不伤害,语言文明,举止礼貌,从老板和员工的角度来看,这样应该足够尊重了吧?”

    王安听得眼皮一跳,忽然产生了一种自己正在和大学室友扯蛋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跟你说什么老板和员工,我说的是……你要尊重我的劳动成果!”王安偷换概念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尊重你的劳动成果吗?”秦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没尊重!你让我写,我写了,可你看过之后,什么都没问,说撕了就撕了,这是尊重人的行为吗?”王安说着,又有点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觉得你应该先理顺一下咱们俩之间的关系。”秦风坐到小椅子上,淡淡然道,“在这个店里,我们首先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,其次才是自然人和自然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你说的劳动成果,也就是那个员工准则,那是我下达命令,而你执行命令的产物,所以从最终从所有权上来讲,那东西归我不归你。所以既然归我,我不管是拿它折飞机,还是用来包串串拉的屎,这都已经和你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安听得眼皮都在跳:“你……你这是诡辩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们就停止辩论好了。”秦风双手一摊,“你希望我怎么做?把你那张员工准则贴回去?”

    王安深吸了口气,道:“就算你不满意,你要撕掉之前,至少跟我说一声吧?哪里不满意,我改改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具体来说,就没有满意的地方。”秦风侃侃而谈道,“你这个员工准则,写得太文艺。而且废话多,内容也不精炼,并且还有许多疏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写?”王安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很简单啊,告诉员工哪些事情不可以做就行了。后面那些违反规定的处罚内容你瞎写什么。该怎么处罚是我这个当老板的事情,我心里有数就行了啊。写在纸上吓唬员工有什么用?该犯的还是会犯,让客人看到还得笑话咱们。”

    王安反驳道:“这怎么是瞎写呢?一个企业,就要有纪律,要令行禁止。不让员工知道犯错的代价,他们怎么会去遵守?”

    秦风没有纠缠这个类似于“法律和犯罪”关系的问题,他盯着王安看了三秒,忽然问道:“舅舅,你觉得你自己守纪律了吗?你自己坐到令行禁止了吗?”

    王安想都不想就回答道:“我怎么不守纪律了?”

    秦风不客气了,直截了当道:“昨天晚上上班时间,你上楼去洗澡;今天早上本该是你收货,结果人家大清早打电话来叫我;我说你的员工准则写得不合格,打算自己写,你却要跟我闹。舅舅。你这是算明知故犯,还是叫双重标准?”

    王安被秦风说得哑口无言,愣了半晌,烦躁地摆手道:“算了,算了,我不跟你说,跟你说得多,你又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秦风今天却不打算放过王安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高中辍学了是吗?”秦风问了个很尖锐的问题。

    王安根本没料到秦风会这么问,但是他已经骑虎难下,只能硬着头皮说实话道:“对。没错,你书读得太少,文化水平太低。我觉得根本和你没法交流。”

    秦风嘴角一弯,“舅舅。你觉得你书读得很多吗?”

    王安没好气道:“反正比你多。”

    “《论语》你读过吗?”秦风问道。

    王安笑了,一脸不屑道:“我就说你没读过书吧?《论语》算什么啊?这种东西谁没读过,高中课本上都有!”

    秦风淡淡道:“我不是说高中课本上那种摘出来几句的《论语》,我是说一整本,从头到尾,每个字都精读一遍。你读过吗?”

    王安虚了:“读这个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确实用处不大。如果不做学问的话,读和不读是一样的。不我读过,从头到尾读下来,而且我能背下至少半本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王安呵呵冷笑两声,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不说《论语》,《老子》你读过吗?”秦风又问。

    王安道:“怎么,《老子》你也能背出半本?”

    秦风摇了摇头:“我能背出全本,从头到尾。你想听我背一背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王安心里认定秦风是在吹牛逼。

    秦风很平静地张口就来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名天地之始;有名万物之 母。故常无欲,以观其妙;常有欲,以观其徼。此两者,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。玄之又玄, 众妙之门。”背完第一节,他忽然打住,问王安道:“舅舅,你知道头两句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王安又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。《道德经》这前两句话,估计全国上下没几个人不会背的。但要说两句话是什么意思,他这么多年来还真的不是很清楚。毕竟中学时期学校里没教,大学又没有上过类似的选修课,而且他自身也没这方面的兴趣……

    沉默了两秒,王安黑着脸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秦风侃侃解释道:“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,但关键是要知道这句话的语法结构。

    道可道,这是一个定于后置结构的偏正短语,第一个‘道’字,是这个短语的中心语,可以翻译作‘道理’,也可以随便翻译成什么你自己理解的东西,后面‘可道’两个字,是这个短语的修饰语,是定语,意思是‘可以说’。所以这个短语按照现代语序来写,应该是‘可道之道’,也就是‘可以说明的道理’。

    名可名,和道可道。是同样的语法结构,用现代汉语表达,就是‘可名之名’。至于中间的非常道和非常名,你要把‘非’和‘常’两个字拆开,‘非’在这里的意思是‘不是’。常在这里的意思是‘常规’。所以这整句话连起来,应该就是‘可道之道,非常规之道;可名之名,非常规之名’。王安同学,你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王安原本听得挺认真,秦风最后一问,他猛然回过神来,高声道:“我不懂又怎么样?你刚才不是说要背全本的吗?停下来跟我扯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秦风淡淡笑道:“舅舅,你连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,又怎么知道我后面背的东西对不对?你现在手里没有原本。我跟你背这个,完全是在欺负你,胜之不武啊。”

    王安不知道十八中的老师是否被秦风逼疯过,但是他觉得自己就快要被秦风逼疯了。

    他恨恨地说道:“这就是你刚好读过,我刚好没读过,能证明你书读得多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证明我书读得多啊,我高中辍学了嘛!”秦风一脸无辜,“我刚才只是问,你读得多不多,现在随便检查了一下。发现你读的书,根本没我想象得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王安整张脸都纠结了,他无力地辩解道:“《论语》、《老子》这种东西,就是地摊货。想读随时可以读!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    “对,你说得没错,确实是烂大街的东西。”秦风点了点头,“那咱们说点不烂大街的吧,《古文观止》你读过吗?”

    王安心里好想哭:“没读过。”

    秦风又问:“你知道这本书写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本书就是散文集,按照我自己的理解。基本上相当于古代的中学教材吧,大概一两百篇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都能背下来?”

    “原本有过这个打算,但是后来觉得这个打算太傻逼了,而且不切实际,我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王安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秦风忽然问道:“舅舅,你是学经管的对吧?”

    王安无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秦风紧接着道:“除了你在大学学的经管的专科课内容,你读过的东西,我基本上应该全都读过。我读过的书,大概能堆满这个房间。”秦风很平静地指着二楼的小房间说道。

    王安不敢再小看秦风了,但还是很怀疑道:“你在哪里读的?”

    秦风道:“在哪里读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和你并没有文化水平上的差异。除去你所谓的管理上的专业知识,你懂的东西,我也懂;而有些我懂的东西,你却未必懂。而且说到管理,舅舅,你真的认为管理需要专门去大学里学吗?

    我随便去大学里抓1000个大学生,无论他们是什么专业的,他们至少能给我弄出2000套管理体系。什么叫管理?你确定你能把这个概念解释清楚吗?你们大学教科书上名词解释真的是唯一真理?不见得吧?”

    王安听呆了:“名词解释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奇怪的吗?大学考试,试卷不都是这个套路吗?”秦风淡淡然笑着。

    王安喘了口气:“大学没你想得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秦风马上针锋相对:“也没你想得那么复杂。你想说跟我说思维方式是吗?还是人文修养?你以为大学里那点东西,还真的就能让一个人脱胎换骨?舅舅,你是东瓯大学毕业的吧?说真的,我挺看不起这破大学的。

    施克朗说你在学校里是系学生会主席,提前尝尝模拟体制的味道,感觉很无法自拔吧?不过这东西真没用,还不如一张英语6级证书顶事。东瓯大学出来的学生,别说你是系学生会主席,你就是校学生会主席又能怎么样?人家随便一个211的渣,就能把你们全灭了。”

    王安被秦风侃晕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高中辍学生,实打实的学院风好不好?!

    “舅舅,你现在很震惊是不是?”秦风走到王安身边,搭住他的肩膀,望着楼下十八中的泥地广场,秦风也不由得感慨了,“咱们全国13亿人,哪怕你比12亿人都厉害,但上面还压着一亿人。如果这一亿人足够无聊,组团来嘲笑你,可以从你生出来的那天,一直嘲笑你到死为止。所以咱们做人啊,千万别觉得自己厉害。

    除非哪天你真的在一个领域做到行业顶尖了,不然咱们真的没有骄傲的资本。你再厉害,也总有上百万乃至上千万人比你更厉害,做人谦虚点,谨慎点,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教育我?”王安用一种见鬼的表情看着秦风。

    秦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我不怕实话告诉你,像你这样不成熟的大龄青年,我教育的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,全部加起来,差不多能开个班。”

    王安给跪了:“秦风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笑:“我是我爸的儿子,阿蜜未来的老公,你要是愿意的话,我可以给你当挺长时间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看着秦风这装逼欠抽的模样,不知为何,王安的脑海中,不由自主地闪过了一段《灌篮高手》的画面——

    三井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:“教练,我想打篮球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