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学神好友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小赵踩着点来到店里的时候,烧烤店开门已经有半小时了,屋外的桌椅板凳全都已经放好,8扇遮阳大伞红艳艳的,比天黑之后要更加显眼。他抬手看了眼表,见距离上班的6点整还差了几分钟,微微松了一口气。从这几天秦风的办事风格来看,小赵有充分的理由相信,秦风绝不是那种讲人情胜过讲原则的人。更不用说,他和秦风的交情一直都是负的……

    小赵从后院进去,刚好迎面遇上手里端着铝盘,正要给客人上菜的静静。

    静静今天一身挺休闲的短袖短裤,虽说都是地摊货,可穿在身上倒也显得青春可爱。见到小赵,静静甜甜一笑,落落大方地打了声招呼:“赵师傅!”

    小赵在这一刻张益达附体,幸福地发出了一声抖音:“啊~”

    师傅……

    多么美妙的称呼——尤其,还是从静静这么漂亮的姑娘嘴里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小赵轻轻吸了吸鼻子,闻着静静留下的,空气中淡淡的大宝面油的气味,混混噩噩了一整天的他,突然间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。小赵笑得很灿烂地走进厨房,屋里头,秦建国已经在开工,而秦风则站在秦建国边上打下手,帮他烤制刚炸好的食材,顺带涂上蘸料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吼一嗓子,给人生打打气的小赵,当即把满肚子的豪言壮语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赵没跟秦风和秦建国打招呼,而是先左右看了看,眼瞅着厨房的模样,似乎和昨天看过的有点不同,可琢磨了半天,又瞧不出到底是哪里不一样。他两只眼珠子四周乱扫着,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说话,自言自语一般地嘀咕:“厨房好像有点变化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建国背对着他,解释道:“今天下午新买了台冰箱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赵这才发现,原先贴着墙横放的两台冰柜。现在是竖着放的,而冰柜旁边,则比昨天多了一台冰箱。他恍然地点了点头,继续多嘴地问道:“买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卖冷饮。”秦建国眼睛盯着油锅。告诉他道。

    才来2天的小赵表示不明白:“我们原本不卖冷饮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开始卖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要卖,今天才买冰箱,这事办的,也太没效率了吧?”

    秦风倒是不介意小赵的礼数问题。可他一进门就没完没了地和秦建国闲扯,这却让秦风没法忍。秦风不得不沉声提醒道:“赵哥,6点02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赵微微一愣,转头看着秦风,表情有点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秦风只能把话说明白:“6点钟,咱们店里开始做活动,我昨天还特地让你试了试推车的炉火,你可别跟我说你忘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小赵拉长了声音,拍了两下脑门,笑道。“你看我这记性。”

    秦风不说话,面无表情看着他。

    小赵被盯得心里发虚,赶紧换上挂在厨房门后的衣服,跑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秦风全程紧盯小赵,直到活动开始,惠琴站到小赵身边给他计时了,这才把目光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老油条,真是能偷半分钟的懒,就绝不会多给你干30秒。”秦风站在吧台前面,对现在同样显得清闲的王艳梅说道。

    王艳梅笑道:“现在知道老板不好当了吧?”

    秦风轻轻点了点头。前世给别人打工的时候。总觉得老板盯得太紧,现在轮在自己了,才知道什么叫不盯不行。毕竟不是给自己干,员工的积极性永远都不可能像老板这么高。

    店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。天还没黑,正厅里的9张大圆桌,便坐上了6桌客人。算上屋外长期满员的8桌,里里外外加起来六七十号客人,东喊一句,西吼一声的。服务员很快就不够用了。秦风不得不重操旧业,回去当起了服务员。忙忙碌碌地度过了每天刚开门时的前1个小时,等到前来吃晚饭的人渐渐变少,秦风这才有了一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回到厨房,喝了口水,和秦建国闲聊了几句后,正打算回家一趟,王艳梅忽然打开前台的门,冲秦风喊道:“小风,有一个你的初中同学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风有些意外,然后顺着王艳梅手指的方向看出去,一瞧见正在前台外朝他招手的人,立马就露出了惊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李郁?”秦风匆匆站起来,直接从前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风前世真正意义上的好友不多,一只手都能数得出来。大学1个同系不同班的同学,初中2个死党,工作后认识的陆晓涛只能勉强算半个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找来这里了?”秦风领着李郁,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这个待遇,目前除了家里人之外,也就只有王安有过——严格来说,王安应该也算家里人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听程跃成在咱们初中的QQ群里说的。我原本老早就想找你,不过一直没时间,去年过年的时候,我去过一趟你家里,可惜你不在家,应该是去拜年了吧,就没遇上。”李郁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道:“怎么不打电话?”

    李郁道:“我家去年搬家,电话簿给我弄丢了。前几天好不容易找人问到你家的号码,结果打过去人家却告诉我,你家已经搬了。我当时还以为从此要和你失联了呢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说:“我家搬了也没几天,6月份才搬的,新家就在这边附近,要不待会儿带你去认认路?”

    “免了,你看得现在忙得要死,还是等什么时候有空再说吧。”李郁道,“你把新家的电话号码跟我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给你手机号吧。”秦风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,在李郁跟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李郁眼睛一亮,拿过秦风的手机,啧啧叹道:“你小子该不会是在哪里发横财了吧,我去年过年时还每天听肖俞宇在群里吼,说你辍学了在酒店里打工,怎么一转眼就成老板了?你这手机……嗯?还能拍照?这么先进?多少钱买的?”

    李郁说话的内容很跳脱,秦风先回答了他关于手机的问题,然后才问:“肖俞宇他经常在群里说我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,反正我只要有空上QQ。就能看到那煞笔在蹦跶。”李郁放下手机,饶有兴趣地跟秦风说起了群里的趣事,“去年去年过年的时候,肖俞宇每天复制几百次。说要大家去阿庆楼给你捐款,你说这家伙是不是脑子被防盗门夹了?我们都没怎么搭理他,他一个人不停地喊,不停地喊,喊到我都开学了居然还没停下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前几天。程跃成忽然在群里冒了个泡,说你开了一家烧烤店,让我们都来吃吃看,肖俞宇那天刚好也在线,马上就回复说,‘秦风肯定是在店里打工’,结果程跃成也不知道发的哪门子飙,先是臭骂了那煞笔一通,然后又问他敢不敢打赌,肖俞宇这煞笔当场就怂了。半个屁都不敢放。”

    “程跃成还给我出头了?”秦风不禁有点意外。话说重生回来头一回见到程跃成,这位小混混就坑了他20块钱。所以秦风对程跃成的印象,并不比肖俞宇好多少。

    现在听李郁说起这件事,秦风转念一想,估摸着程跃成这货大概是价值观过于狗腿,见他现在开店了,这才转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“下回他再来,我送他一张会员卡。”秦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会员卡?”李郁乐了,“你这生意还真是好啊!现在一个月能赚多少?”

    秦风有保留地回答:“养家糊口肯定够了。”

    李郁摇了摇头,下意识里觉得秦风有点陌生:“你小子当了老板。说话的味道都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迟早也会跟我一样的。”秦风笑着一拍他的肩,又问道,“你呢,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?一中嘛。你也知道,大家全都住校的,一个星期从头到尾就是学习啊学习啊,周末回家拿点干净衣服,吃一两顿好的,周日下午2点之前就要赶回去。还他妈要点名。学校里全都是死变|态啊,数理化都是奔着满分去的。唉……我觉得我高二还是读文科好了,不然早晚要自卑而死……”李郁叨叨着,但秦风知道,这货其实是在变相炫耀。

    李郁算得上是秦风前世认识的所有人当中,绝对智商最高的。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表姐李欣然的中学成绩,对秦风这个十八中伪学霸而言,已经算是足够夸张了,但跟李郁比起来,李欣然还是差了两个档次。高考那年,李郁毫不意外地上了一所985,也就是曲江省境内唯一的那所名牌大学——曲江大学。

    财会专业本科毕业后,又接着去读了个工商管理的硕士,这个工商管理的硕士,可不是后来被人视为镀金的那种,据秦风所知,李郁的硕士生导师是一个极其牛逼的教授,属于再进半步就能给省部级高官授课的那种。托这位导师的福,李郁硕士毕业后,顺利进入了农行的东瓯市分行。秦风重生回来之前,李郁已经做到了市区支行行长助理的位置。

    照理说,像秦风这样的普通青年,和李郁这样的精英是不应该有什么交集的。

    但世事就是这么奇怪。秦风和李郁,从初中毕业后就没断过联系,哪怕是李郁这货远在首都的时候,时不时也会给秦风打个电话,说说自己的近况。秦风曾经怀疑过李郁的取向,但李郁很认真地告诉秦风,他至少睡过一打姑娘。之所以和秦风说得来,是因为两个人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无比接近——只不过,秦风在能力上要弱很多而已。

    秦风听李郁说过的最让他不能接受的一句话是这样的:“在这个社会中,真正创造价值的,其实还是你们这种中流水平的人,我们这些比较聪明的人,很多时候反而是在浪费资源。”

    秦风刚开始有点觉得自己受侮辱了,但越到后来,却越觉得李郁这话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倒是真挺意外的,你怎么突然就辍学了?我看你不像是这种人啊。”李郁忽然就说起了秦风退学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秦风叹了一声。如果不是重生,前世年幼的那个自己,怎么可能会退学,又怎么可能敢退学?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的?”李郁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道:“人生太短,烦恼太多,觉得只有钱能解决一切。所以就干脆早点出来赚钱咯。”

    李郁微微点头,忽然搭住秦风的手,一脸认真道:“你貌似进化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愕然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智商?这就是智商啊!

    “怎么个进化法?”秦风盯着李郁问道。

    李郁沉思片刻,道:“水平进化了,现在大概能有我七成的功力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孩子,你不自恋会死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实话实说好不好?什么叫人生太短,烦恼太多,这种话我以前拿枪逼着你你都说不出来!”李郁大声道。

    秦风道:“我最近《知音》和《读者》看多了不行吗?”

    李郁咧嘴道:“你不是最爱韩寒和郭敬明的吗?怎么品味越来越靠近城郊结合部了?”

    “别搞城乡歧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你现在应该有我八成功力了才对。秦风,你是不是最近有了什么奇遇,比方说碰到什么高人给你灌顶了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踩着事实的边缘,扯了几句淡后,李郁终于又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群里有人说下个月要搞个初中同学会,时间大概定在8月20号前后,反正就是开学前几天,你去不去?”李郁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一口回绝:“没空,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。”李郁站起来,透过窗户看了眼楼下坐得满满的位置,“你要是不去的话,那我也不去了。你要什么时候有空了,跟我说一声,我去把袁帅叫过来,咱们仨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袁帅就是秦风初中的另一个死党,相比起李郁,这货的后来日子要蛋疼得多。

    概括起来就两句话——复读复读再复读,靠爹靠妈混口饭。

    “行,我争取过个把月就让自己闲下来。现在好歹也算是迈入资本家的序列了,陪吃陪喝的时间总归还是要挤出来的。”秦风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郁转过身,目光很锐利地看着秦风:“快有我九成功力了,我觉得你应该回去考大学才对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12点半之前如果没有下一章,那么今天就只这一章了。。。。。。容我继续调整。。。。。在不久的将来,我一定能爆发一回的。。。。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