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六十九章 猪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王安这些天的生活过得相当安逸,如果非要形容的话,应该就是一头作息不规律的猪。

    他每天醒来的时间,大抵在中午1点到4点这个时间段,醒来后吃过饭,就开始上网灌水,灌水的数量,基本取决于太阳高度。离天黑越远,他灌水越多,反之,则灌水较少。待到夜幕降临,晚风徐徐,王安在吃过第二顿后,便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浪费光阴,然后紧接着,他就要一边玩游戏,一边思索人生和未来。当然了,思索人生和未来是主要方面。

    王安在思考的时候,注意力向来非常集中,所以不知不觉,就会一直从天黑玩游戏到天亮。他玩的全都是单机游戏,因为免费,而且理论上不容易上瘾。为了可以在思索的过程里提高乐趣,王安通常会把单机游戏玩得很极端。

    比方说《英雄无敌3》,一定要占领所有的城堡,所有建筑升级到满级,地图全探索,方尖塔全部搜集完整,并且获得所有的宝物组合;再比如说《三国群英传2》,一定要占领所有城池,弄到所有的牛逼武将和谋士,并且入手所有的隐藏装备;更比如说《帝国时代2》,王安通常会选择弑君模式,把电脑的城墙都拆干净后,再造一面围墙把仅存的一个敌对君主围住,使电脑欲投降而不能。

    但若是旁人以为这样就结束了,那未免就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在围住君主之后,王安才算真正开始了这一把游戏。

    他会把地图上所有的森林资源都采干净——不用密码,不用投石车,而是单纯地依靠人力采集,并且,地图一般都是黑森林。

    坚壁清野完工,王安就会按照自己的规划,在地图上设计各种城市模块。

    中间是国王城堡所在的“行政区”,左边是建造得四四方方的大片“农业区”,右侧是出产各种兵种的“工业区”。北边是放置寺院、大学和兵工厂的“文化区”,南面是市场所在的“商业区”,然后另在再划出一块飞地,作为放置世界奇观的天知道是什么什么区。

    如是有条理地从头玩到结束。等他从椅子上站起来,天色基本上也就亮透了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,王安每天早上睡觉之前,内心深处都会充满深深的自责感,然后一边自责。一边回忆过去种种丢脸的事情,一直回忆到体力透支,才会沉沉睡去,直到被一些逻辑古怪的梦弄醒——然后就又可以周而复始地过崭新的一天了。

    苏糖在昨天发给王安的短信,总算让王安稍微收敛一下自己的烂泥人生。

    王安昨晚上破天荒地在凌晨3点钟就睡下——当然了,这一方面也得归功于台风所导致的市区大面积停电——并且在中午11点就“早早地”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王安对这件事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而且事实上在看到短信的那一刻,他还很不争气地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自打那天从烤串店回来,王安一直就对败给秦风这件事而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是中了秦风的圈套,因为当时秦风根本没给他发挥的机会。并且王安认定,秦风在那场对抗中既扮演裁判又扮演运动员,所以那是一场极其不公平的较量。

    憋屈之下,这些天睡觉之前,王安顺便也重新模拟了好几遍当时的情况。而在这些意识模拟中,他的状态全总是极其生猛,各种金句简直不要钱地往外蹦。这让王安深刻地意识到,自己不是说不过秦风,他只是没准备好而已。如果老天爷能给他一次机会,他一定能对秦风说:“高中生不过如此。”而如果可以再加一个附属条件。王安希望是——现场有观众!

    怀着期待而紧张的心情,王安在吃过今天的第一顿后,就穿上了一身可以“见客”的衣服,然后安静地在家里等待着。

    他等啊等。等啊等,等了半个小时后,又脱掉了衣服——家里太热,唯一的空调又在二老的房间里,暴雨后湿热且闷的天气,让他根本无法长时间保持庄重的仪态。

    脱掉衣服仿佛是脱掉了枷锁。

    王安又习惯性地打开了电脑。像往常一样,到处找人讨论社会的阴暗和人性的扭曲。时光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活动中飞速流逝,当王安被一个网友骂得想骂娘的时候,他无意地瞥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,心头陡然间产生了一丝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都5点了,应该不来了吧?”王安暗暗嘀咕着,拿出手机看了看,想发条短信问一下,却没能提起这口气来。他低声说着,潜意识里仿佛约战的敌人单方面撤退了,不自觉地,微微松了口气,“不来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意兴阑珊地在晚饭前关掉电脑。

    王安呆呆地靠在椅背上,他仰着头,看着天花板,脑海中的某些片段,就像讨债似的,一段接一段地跳出来。

    大学的初恋女友,她那么好,好到自己根本舍不得碰她。

    毕业那天,她说要把自己交给他,他没同意,因为他觉得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然后,她嫁人了,成家,生子,老公似乎是个很不错的男人,年轻有为,很靠得住,挺好……

    大学的辅导员,她那么宽容,总是能容忍自己犯的错误。

    毕业那天,她告诉他,他是她带过最有灵气的学生,他信了,因为他觉得他确实是。

    然后,他失业了,一事无成,浑浑噩噩,这辈子究竟能干成什么,连鬼都不知道,如果辅导员知道他现在是这个样子,应该会很失望吧?又或许,她其实根本就不在乎……

    还有曾经的那么朋友、同学、伙伴……

    王安深深地叹气,忽地,脑海中又停住了一张面孔。

    谢依涵。

    苏糖的班主任,好漂亮,可惜自己没底气去追,再者说,她估计也看不上他吧?

    “要是有钱就好了。”王安怔怔地想着。

    然后想着想着,画面就开始变得有点少儿不宜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的遐想正到关键处时,房门突然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晚饭还吃不吃?”老娘站在门口问道,吓了王安一跳。

    这种意|淫中被打断的感觉,造成的心理创伤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进门前倒是敲一下门啊!”王安用翻滚的动作坐直了身体,顺带掩盖住他那个因为联想而异常蓬勃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敲什么门?有什么好敲的?”王安的老娘很是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王安有些生气了,张嘴就是那句老话:“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啊?”

    “尊重?”王安老娘冷哼一声,“你这么大个人了,吃我的住我的,你还有脸跟我谈尊重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王安本能地就要反驳,可刚张嘴,他却停住了。

    他本想说我好歹这些年有赚了几万块工资,但某种叫自尊的东西,却紧紧掐住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王安觉得老妈这句话实在太恶毒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有一群没同情心的王八蛋嘲笑某个学渣总考零分,但学渣总不能理直气壮地反驳说:“放屁!我明明有考了二三十分的!”

    这样说的话,岂不是更丢人?

    王安傻傻地看着亲妈,内心的屈辱,在这一刻无限地放大。

    连亲妈都嫌弃自己了,妈逼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紧咬着牙,不让源源涌上来的热泪从眼眶中滚落,飞快地穿好衣服,拿上手机和钱包,连钥匙都不带,就飞奔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“诶!你干嘛去啊?”王安老娘急忙跑出去问道。

    客厅里,响起了王安老爹的怒喝:“让他走,在外面鬼混,也比在家里当猪好!”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