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就当今天刚毕业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很明显因为台风的缘故,本该昨天来医院的病人,都硬生生被拖到了今天。到医院后排了半天队伍,秦风才总算挂上了点滴。而等他打完点滴出来,时间居然已经过了4点。秦风早上那顿吃得不多,就先找了家看着还算干净的小餐馆,坐下来吃些点心垫垫肚子。如此这般磨蹭着,等他和苏糖从出租车里下来,来到苏糖外公家小区外边,差不多就接近晚饭饭点了。

    秦风没有径直往老人家家里去,而是先拉着苏糖在附近转了一小圈,买了两瓶广告打得飞起的脑白金,又提了一篮子包装精美、质量未知的混杂水果篮,这才跟小俩口探亲似的,朝苏糖外公家的那幢楼走去。

    苏糖娇娇怯怯地跟在秦风身边,脑子里还在想他昨天说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04年“秘书”这个词已经被曲解得比较厉害,“有事那啥干,没事干那啥”的名言也是街头巷尾妇孺皆知。苏糖长期在十八中里耳濡目染,思想当然健康不到哪里去。只是一想到有关秘书的这句名言,她的第一感觉居然是挺甜蜜的。

    要是以后秦风的生意真的做大了,自己给他当秘书,岂不是就是天天陪在他身边,还能给他帮忙,红袖添香好浪漫有没有?

    再者说,等到时候她肯定已经和秦风结婚了,那啥一下也只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,根本没什么好避讳的。唯一比较不符合公序良俗的,估计也就是办公室那个地点不太合适。但反过来说,秦风自己就是老板,办公室也是自家的地方,老板和老板娘在自己家的地方那啥一下,又有什么好声讨的?

    “不过要是在办公室里那啥的话,还是好羞人……”苏糖低着头胡思乱想着,耳根子开始发红发烫。

    秦风看这妮子突然变得跟鹌鹑似的,不禁有点不解,问道:“你怎么了?不会是被我传染了吧?”他摸了摸苏糖的额头。

    苏糖抬起头。两眼水汪汪地看着秦风,那春|情满满的样子,看得秦风忍不住喉结一动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当街这么含情脉脉地凝望着对方,气氛正旖|旎得不可开交之际。一个熟悉的身影,忽然从小区内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舅舅!”苏糖突然收起害羞的神情,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风转身望去,就见到了正泪流满面的王安。

    三个人隔着仅有三五米宽的马路,对视片刻。王安突然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拍偶像剧吗?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舅舅!”秦风把脑白金塞给苏糖,一边朝王安跑的方向追过去,一边不忘吩咐苏糖,“阿蜜,你先上楼等着!”

    苏糖呆呆地看着秦风和王安跑远,愣了半天,一头雾水地摇了摇头:“搞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奔三的失业宅男,就算底子再好,也不可能在中长跑项目上干掉一个四肢健全的高中生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王安从来就并非那种体力达人。

    跑出不到400米。秦风就轻松地截住了王安。

    秦风喘着气,拽着王安的衣服问道:“舅舅,我又不是来讨债的,你跑这么快干嘛?”

    王安这会儿正在考虑寻死,自然就无所谓什么形象了。

    站在车来人往的闹市街头,他用很奔放的动作擤出两大坨鼻涕,然后抬起袖子直接在嘴唇上方一抹。这豪迈的作风,吓得秦风手一哆嗦,赶紧松开了他。

    王安吸了吸鼻涕,红着眼惨然一笑:“你来找我干嘛?”

    秦风看着他这颓废的样子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秦风看得出来,此时此刻,王安需要一点心灵鸡汤。他露出很认真的表情。沉声回答道:“舅舅,店里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王安盯着秦风,眼睛越来越亮,刚止住的眼泪,刷刷就又流了出来——脑海中,《灌篮高手》的主题曲再次响起。而且直接就是副歌高|潮部分——话说王安到底看了多少遍这部动画片?

    “小风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去找个地方吃饭,顺便洗把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脸洗干净,王安又变回了那个勉强可以靠脸吃饭的帅哥。

    但他精神上的创伤,却无法恢复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像王安这种有着轻微文艺情节的奔三男,一旦矫情起来,往往能持续上好几个小时,尤其这会儿还有个人在安慰他,这种安慰就仿佛是强效催化剂,能把他的那点小情怀,源源不断地从心窝子里往外掏,除非体力耗尽,不然他绝对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坐在一家大排档的包厢里,王安喝着可乐,笑容苦涩道:“今天又让你看笑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他,已经彻底把之前精心准备的,那些用来驳倒秦风的话给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秦风没问王安他今天到底是遇上什么重大打击了,低着头先给苏糖发了条短信,让她安心在外公家里等着,发完短信后,才抬起头,满面笑容地说道:“人嘛,一辈子就是笑笑别人,再被别人笑笑,大家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王安叹了口气,难得认输了一回:“高中生有你这样的水平,真是挺少的,我上高中的时候,真的没你这么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了笑,道:“舅舅,你回来吧,我现在真的挺缺一个管理人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哪门子的管理人员,我连自己都他妈管不好……”王安摇头拒绝道。

    秦风道:“怎么会呢,你只是缺个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别劝我了,我是材料,我自己心里清楚。”王安继续消沉。

    秦风沉默了片刻,忽然问道:“舅舅,你看过一部名叫《面对巨人》的电影吗?”

    王安摇摇头。

    秦风微笑道:“这部电影里有一段情节很有意思。一个橄榄球教练,让他球队里最好的,但是却总会提前放弃比赛的那个球员,用一个难度很高的姿势,背着另外一个体重140磅的球员,蒙着眼睛从赛场的一端往前爬。

    教练一开始没有给他定目标,那个球员说,可以挑战一下50码的距离。

    往前爬的过程很艰难。在这个球员爬的过程中,说了上百次我快不行了,但他的教练跟他说了几十次不要放弃,几十次坚持。几十次继续,几十次再往前走一步,最后你猜,他爬出了多少米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用的单位不是‘码’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乎这种细节。”

    王安嘴角一咧,轻轻摇头:“小风。你说的这个对我没用,就算那个球员从赛场的一端爬到另一端,那又能证明什么?坚持就是胜利?这个世界,没你想得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我想说的不是这个。”秦风淡淡道,“你知道那个球员为什么能爬完全程吗?”

    王安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秦风直视着王安,眼里透着信任:“最关键的原因,是那个球员自身足够强大。他的教练,只是帮他创造了机会而已。舅舅,我来找你。并不是因为我相信坚持就是胜利,我来找你,是因为我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帮到我。我可以当你的‘教练’。”

    王安沉默了。

    秦风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,王安打破了沉默,他低着头,仿佛忏悔似的地沉声说:“我快三十岁了,从大学毕业到现在,我一件事都没有干成过。”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笑:“那就当我们今天才刚毕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风和王安回到苏糖的外公家时,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上哪里去了啊?菜都热了两回了。”苏糖抢在外婆之前,先抱怨起秦风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外面吃过了。”秦风道。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吃过了啊!”苏糖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王安什么都不说,一进家门,就直接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老爷子微微一皱眉头,不过马上就又挤出笑脸。对秦风道:“孩子,你来就来嘛,还给我们带什么营养品,爷爷和奶奶现在身体还硬朗着呢!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就是路上看到了,顺手一买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这么小就这么懂事。”苏糖的外婆夸道。

    秦风客气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坐在客厅里寒暄了一阵。苏糖看时间不早了,很自然地往秦风身边一靠,轻轻挽住他的胳膊,问道:“我们回家吗?”

    苏糖的外公和外婆见状一愣,就秦风轻声回答道:“再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干嘛?”苏糖的外婆不解地问道,二老的注意力瞬间转移了。

    秦风笑着解释:“我今天是特地来找舅舅帮忙的,店里真是少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苏糖外公闻言,终于露出点好脸色,笑着说:“我们一家子都给你打工了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微笑道:“爷爷,别这么说,我们是互相需要嘛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,说得好,难怪这么小小年纪,就能把场面打开。”苏糖外公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苏糖听外公这么夸秦风,心里也甜滋滋的,她无意识地更加搂紧了一点秦风的胳膊,不小心碰到胸部,才忽然感到这个动作有点过头了,连忙又掩耳盗铃似的松开秦风,低着头,有点不好意思看外公和外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安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,提着一个很老土的旅行包,跟着秦风走了。

    苏糖的外公和外婆一直把三个人送出小区。

    目送着出租车远去,苏糖外公轻叹道:“这次不知道他能待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苏糖外婆叹了口气,“读了这么多年的书,弄到现在还给一个孩子打工,真是……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糖外公皱着眉头,心情复杂道:“秦风这个孩子,不一般啊。”

    苏糖外婆道:“就怕他和阿蜜搞出什么事情来,也不知道艳梅知不知道。我晚上给她打个电话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的事情,我们就别多管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阿蜜这么漂亮,以后别说嫁得多好,但总不能嫁给一个开烤串店的吧?”

    “孩子现在才多大?以后还不一定会结婚呢!”

    “那更不行了,这不是白白给人占了大便宜吗?我现在就给艳梅打电话去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本章向筷子兄弟致敬。。。。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