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工期延后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雨过天晴,酷热多天的东瓯市,因为台风过境而变得凉爽了许多。烧烤店重新开张,除了招牌换了新的,其他方面,没有丝毫的变化。秦风晚上7点过后就安心地坐在二楼楼上自学高二的解析几何,反正楼下有王安看着,用不着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王安这次回来,看样子是真的打算改过自新了,至少这几天以来,他一直在安安分分地充当服务员兼店长的角色,完全没说什么抱怨的话。

    秦风做完一道双曲线的题目,站起来伸个懒腰。

    推开窗户,一阵微风从十八中校园的方向吹过来,把脑子发晕的秦风,吹得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多年不学习再想重拾起来,难度确实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秦风呼出一口气,走出房间,站在楼上向下看。店门外一顶顶红色的遮阳篷下,坐满了拿啤酒畅饮的年轻人,今天有好几桌人都赢了大胃王挑战,酒水半价,所以喝起来就跟洗胃似的,既不要钱也不要命。毕竟秦风店里的雪花每瓶只卖2块钱,半价就是1元,即便平均每个人喝掉5瓶,10个人也只不过就是区区50元而已。

    50元就能喝到胃出血,这钱花得值了。

    距离店门最远的两桌B07和B08,两桌刚好10个人,全都是一起过来的。刚才听他们唱起生日歌,秦风才知道这群年轻人居然跑来烤串店过生日,日子过得这么朴(ku)素(bi),简直感天动地。

    秦风走下楼,跟王安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王安点点头,马上就骑上秦风特地给他买的自行车,飞快骑出了巷子——给秦风当店长,显然很多时候还需要兼任跑腿小二。

    大概20分钟后,王安再从外面回来的时候,车后座多了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秦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50块。”王安托着蛋糕盒,把找回来的50元钱放回到前台的柜子里。

    “居然这么贵……”秦风有点小吃惊。

    王安解释道:“你要的那种小号的蛋糕。人家店里说没得卖,非要定做的话,最快也要等半个小时,而且说实话也小不到哪里去。最便宜的都要30块钱。我怕等的时间太久,蛋糕还没拿回来,那两桌的客人就先走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秦风点了点头,“算了,就当这顿倒贴他们了。舅舅。辛苦你了啊!”

    王安笑了笑。

    秦风端着蛋糕走到两桌人跟前,蛋糕盒一打开,这群年轻人立马就各种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先是各种感谢,感谢完了,还非得拉着秦风喝几杯。

    秦风配合地灌下三杯啤酒,过生日的那个年轻人看得舒坦了,大声喊道:“老板这么客气,我们不能让人家亏本,今天晚上,大家吃到后半夜再回去!”

    桌上一个大胖子立马装痛苦地抗议起来:“开什么玩笑啊?我半个小时前才刚吃过150块的份量好不好?”不过说完就被同伴们一阵狂喷。

    秦风好不容易从这群热情的年轻人中摆脱出来。回到店里,也不去楼上了,干脆把题目拿下来,就坐在吧台后面做。反正朝向十八中校墙这面吧台,现在还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原本台风过后的第二天,秦风就打算找施克朗来店里装修。

    不料那天点子实在背,周易刚开车进巷子,就要死不死地擦碰到了从巷子里往外走的十八中政教处主任。周海云倒是运气不错,没受伤,仅仅是受了点小惊吓。不过等她问明白周易这几个人是来干嘛的,就轮到秦风蛋疼了。

    得知秦风要搞装修,周海云二话不说就跑进店里,郑重警告秦风绝对不能在学校补课期间影响学生学习。如果因此影响了学校明年的高考种子选手的发挥,那简直就是历史的罪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话的扯淡指数高达十颗星,但是无奈周海云站在道德制高点上,秦风只能暂时把工期延后,等到这个星期的周末再接着干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就相当于少挣了一个星期的午后时间的冷饮钱。根据乐观估计。这笔钱的数目大概在1000元左右,差不多就是店里临时工的半月工资。

    秦风心里想着装修的事情,一心二用的,做题的效率也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等他好不容易弄明白一道题目的解题思路,不知不觉的,居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抬起头时,店里早已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几个来得稍晚的客人一看全满,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在西墙边上也摆几张桌子?”王艳梅见秦风停下“复习”了,才敢问他。

    秦风放下笔,给她解释道:“西墙那一侧没有灯,靠从店里漏出来的这点光,客人根本连盘子放在哪里都不清楚。另外,平时还有个别客人在那边撒尿,要不是前几天来了台风给清洗了一遍,西墙那一段都臭得不能走路了。你说脏成那样,谁还能有胃口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也真是有病,好好的有厕所不用,非要学狗在墙根上撒尿。”王艳梅嫌厌道。

    “姐,喝多了的人,不能把他们当正常人看的,没在咱们店里头撒尿就算给面子了。”王安用一种讨论盲流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正说着话,忽然店外响起一阵玻璃摔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风抬眼望去,就见惠琴正满脸失措地傻站着,她手里挂着两杯已经倒掉一半的冷饮,地上则是两个摔得缺了一半的破杯子,小珍珠似的西米露,洒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惠琴仿佛摊上了什么天大的事情,吓得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!没事!”秦风快步走出前台,先把她手里的两个杯子接过来,“杯子算店里的,不扣工资。佳宁,过来把玻璃扫干净!”

    正在清理厕所的毛佳宁,立马就从正厅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……”惠琴回过神来,满是歉意地看着秦风。

    秦风微笑道:“赶紧回去端几杯出来啊,客人还等着呢!”

    惠琴连忙点头,慌慌张张又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秦风拿着手里的两杯只剩一半的饮料回到前台,一杯放在王艳梅跟前,笑道:“妈,有免费饮料喝了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笑着摇头道:“摔了杯子还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秦风道:“难免的嘛,谁家开餐馆,还不摔几个杯子、盘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扣惠琴工资啊?”

    “她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喝完半杯饮料,秦风看看店里没什么事了,就打算先回家去给苏糖讲几道他已经啃得差不多的不等式函数。

    正要出门,王安却喊住了他:“小风,我这几天写了点东西,想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风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王安指了指楼上,秦风无奈一笑:“行,那就看看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