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烤串店2.0(下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施克朗下午再次返回烧烤店时,搞出了相当大的阵仗。

    除了开进来一辆小货车,后面还很夸张地跟了一架吊装机,看架势就跟房开派人来强拆似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秦风事先给秦建国打了预防针,老秦同志保不齐就得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小货车上装了2根定制的粗大钢筋,还有一个横放着,但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儿的螺旋造型的东西。

    两根钢筋的直径为30公分,长度在2米以上。

    吊装机先把这两根钢筋从车里缓缓吊出来,直接塞进店门大开的正厅内。施克朗一声招呼,工人们就将其中一根钢筋,在正厅横向中线靠侧墙三分之二的位置上立起来,然后几个技工抄起家伙一同伺候,短短十来分钟,正厅里就多了一根用来加固天花板的柱子。至于另外一根钢筋,自然也是如法炮制,被立在了和第一根柱子想对称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秦建国看得不解,问秦风道:“弄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“防止天花板塌下来。”秦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台风把房子吹得不牢了?”秦建国担心又好奇地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摇摇头:“不是,我打算在天台上也弄几个座位。如果客人上去太多,我怕天台的承重会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从厨房里溜出来凑热闹的王浩,伸手摸了摸冰凉凉的钢柱子,神情认真地说道,“这根东西又粗又硬,这下绝对顶得住了。”

    全场静默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客人如果要上楼,岂不是全都要从前台经过了?”王艳梅终归是过来人,她很干脆地无视了王浩的蠢话,对这个改动提出了质疑,“这样不好吧,楼梯这么窄。我们送菜上去不方便,客人进进出出也不方便,再说楼上还是店里的办公室和休息室,让外人走进走出的。丢了东西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客人不用走前台过,你们看那个。”秦风指了指屋外。

    屋外头,吊车已经吊起了那个螺旋形结构的大部件。

    王艳梅几个人抬眼望去,这时才看出来,那东西居然是个楼梯。

    “喏。楼梯装在店外面,客人可以直接从外面上去。”秦风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真是会动脑筋啊……”静静看着秦风,马屁拍得恰当好处。

    秦风欣然接受,含笑点头,然后被苏糖轻轻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螺旋梯子很快就被安装在了西侧的墙上,固定完毕后,完成任务的吊装机就先撤了。

    施克朗又让人把铺在小货车上的一排防护网拿下来,扛着上了天台。

    秦风和王安一起跟上去看。

    上到天台,施克朗和秦风商量了十来分钟,然后在天台上画出一条分割线。分割线朝东的一侧。是烧烤店的休息室和二楼的私人卫生间,另一侧,则是对着西侧外墙入口的空置天台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防护网就在这条线上竖立起来。

    王安看得很感慨道:“这样一隔,完全没有原来那种视线开阔的感觉了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客人又不是来看风景的,而且咱们这破地方有什么风景好看啊,人家关心的是还有没有空位。”

    王安点了点头,又说:“这样用防护网拦起来,会不会太难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已经找广告店做了张大喷绘了,待会儿就能拿过来。喷绘一贴上去。就能把两边的视线完全隔开,我们坐在房间里看不到客人,客人坐在外面也看不到我们。”秦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,我还担心客人会乱用楼上的卫生间呢……”王安松了口气。他现在是把这里当家了。容不得外人在自己的马桶上随便嘘嘘。

    装好隔离网,工人们又搬上来一大把钢筋,在天台四周装起了护栏。

    护栏的高度是1米4,这是秦风特别跟施克朗强调过的。

    客人在楼上吃烤串,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安全——万一哪个客人喝高了从楼上摔下来,甭管人家是摔死还是摔残。秦风都跑不了要和其家属一起生不如死。所以多了这排护栏,只要客人自己不花样作死,秦风这儿的小本买卖,基本上就不应该存在什么风险。

    施克朗他们从下午一直忙活到傍晚。

    到了落日时分,这个全新打造的天台,和白天的样子相比,外观上几乎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完工后的新天台上,除了护栏和铁丝网,还多了一盏很有小资风情的夜灯。

    四张同楼下一模一样的圆桌,并没有以这盏夜灯为中心,对称地在天台上分布开来,而是最大限度地远离其他桌子,保留了各自的小空间。这些桌子和楼下的露天座位一样,上方有着固定的遮阳伞。这样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,天台都可以用来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对上下楼的铁皮楼梯,秦风也另外多花了一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他让施克朗在梯子的台阶上加装了木板。因为木质结构的建筑,可以让客人的心情更加放松,有助于提高食欲。而从比较极端的方面来考虑,则是如果客人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,从木板上滚过所造成的伤害,怎么着都应该比从铁皮上滚下来要轻很多。

    梯子旁边,安了一盏照明灯。

    秦风对这盏灯抱了很大的期望,因为它既可以让客人不至于摸黑上下,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震慑在墙边撒尿的醉汉,有着警戒和服务的双重功能。如果哪天客人又多得实在坐不下了,还可以在楼梯边再摆上一两张桌子,勉强凑合一下。

    等送施克朗他们,店里的一群年轻人立马就冲上天台,好奇地打量地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店里的“元老”,王浩和惠琴还是头一回上到二楼。

    王浩搬了张椅子,翘起个二郎腿,居高临下看着烧烤店南面成片的低矮平房,无限感怀道:“这里舒坦,晚上风又大,空气又好,怪不得小老板总喜欢待在楼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从楼上往下看是这样的啊,连学校里的操场都看清楚。”惠琴朝十八中校内眺望着,“不知道阿蜜早上在学校里头做广播操,小老板能不能看得见。”

    “他看不见的,我们班在很里头的位置。”苏糖端着一杯冰淇淋,很惬意的样子,不过吃了两口,又觉得情况不对,问这群家伙道,“你们不用干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都不用干活啦?”秦风从楼梯下面走上来,轻飘飘地跟了一句,“客人都来了,再偷懒扣工资啊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和小姑娘们一听,连忙一哄而散,嬉笑着跑下了楼。

    等人跑光,秦风坐到苏糖身边,笑着问道:“你怎么不走啊,这里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苏糖下巴一抬,表情很臭屁地回答:“我是老板娘,下去干嘛?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每个月看过稿费,总是要消沉个一三五七天。精神不振作,这章写了4个半小时。。。。大家容我缓一缓。。。。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