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七十六章 亲妈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7月份利润破十万确实不假,但最后真正能落进秦风自己口袋里的,其实还远不到这个数目。,

    十万大洋,施克朗从里头抽走8000块装修费,这属于变相的扩大再生产,这笔钱不能不掏;今天早上买电脑和打印机,又是7000块钱,这属于增加必备的办公用品,而且秦风打算至少用上三五七年再换新的,算不得乱花钱,这钱依然该花。然后抠出1万块资金给王安,方便店里的日常运转,这样就又少了一万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秦风还给王艳梅打了2万块钱的家用——虽说现在他们家一日三餐全都是吃店里的,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,但考虑到自己月初的之际已经跟丈母娘吹过牛逼,绝不能贸然食言而肥,所以这笔钱——就当是提前分期支付日后娶苏糖的彩礼好了……

    既然给未来丈母娘发了钱,秦风自然也不能亏了亲爹。

    从银行出来的时候,秦风特地给秦建国办了一张存私房钱的卡,往卡里打了5000块钱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秦风小气,关键是老秦同志向来就不懂什么叫享受生活,他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打牌,人生中除了晚上关灯后的那点事情,一直都缺乏最基本的业余爱好。所以别说是5000块,就是只给他500块,老秦都不见得能在一个月内花光。

    以上种种该花的和不该花的钱一扣,再减去这个月总额高达14900的人工开支,最终秦风能留在卡里的。也就只剩5万块出头了——确切地说,应该是元。

    秦风再把这5万多块分成两部分。

    5万元的整钱。当作发展储备金存入另一张独立的卡里。剩下的三千来块,才是他这个月可以拿来挥霍的零花钱。

    早上11点出头。秦建国和王艳梅一到店里,秦风很快就找了个机会,先把私房钱交给秦建国,并且认真叮嘱道:“爸,这卡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还当又是店里管账的事情,本能地就有点抵触,问道:“干什么用?”

    秦风跟做贼似的,轻声细语地婉转回答道:“你的工资卡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工资卡?”秦建国愣了半秒,旋即放声说道。“你给爸开什么工资啊?爸以后管你要钱你还能不给我?”

    爹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,在这把年纪还能这么天真无邪的?

    秦风震惊了,他看着哈哈大笑的秦建国,脸上写满了无语。

    正在后院喂串串吃早饭的王艳梅,听到动静果然立马就走回屋里,问道:“什么工资卡?”

    “小风给我办了张工资卡。”秦建国张嘴就出卖了儿子,还拍了拍秦风的胳膊,一脸欣慰道。“这个儿子,真是没白养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嘴角抽抽: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王艳梅看看秦风,然后微微一笑,很自然地拿过了秦建国手里的卡。

    “卡里有多少钱?”她问秦风道。

    “五千。”秦风抬手揉了揉额头。

    “密码呢?”

    “我爸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转头问秦建国:“你生日是几月几号?”

    秦建国如实回答:“九月九。重阳节。”

    “那密码就是196099?”王艳梅再问秦风。

    秦风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王艳梅嘴角一咧,将卡揣进了自己兜里,脸上的神情。就像全天下所有搜到老公私房钱的老婆那样——无比坦然,并且透着发自内心的愉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向来勤快的王艳梅。在午饭后就不见了,只留下秦建国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前台招呼生意。

    秦风待在楼上做卷子。可注意力却无论如何集中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他莫名地就想起了生母卢丽萍。

    在秦风并不清晰的记忆中,秦建国和卢丽萍还没离婚那会儿,卢丽萍一直都管着家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每天该吃什么,该用什么,什么该买,什么不该买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全都是卢丽萍一个人说了算。秦建国每逢发工资,通常钱还没焐热,就会进了卢丽萍的腰包。

    而卢丽萍事实上并不懂理财,她仅仅是对钱有着偏执的追求罢了——绝大多数时候,她宁可把钱花在化妆品上,也不会给秦建国买件像样的衣服,以至于每年过年出门,秦建国总是穿得像个返乡的农民工,秦风则是返乡农民工的儿子。而她自己,却一身时髦,花枝招展。一家三口站在一起,满满都是违和感。

    所以秦风有点担心,王艳梅也会像卢丽萍一样。

    没心思学习,秦风索性放下笔,下楼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厨房里有王安盯着,王浩、惠琴几个人,全都在老老实实地干活。

    前台的冷饮生意,说好不算特别好,不过也算不上坏,毕竟今天是头一天下午开张,客人们甚至都还不知道下午这里有冷饮卖。每十分钟能卖出一两杯,基本就符合秦风的心意了。

    秦风不自觉地板着脸,完全没有发觉员工们显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连向来脑子缺根筋的王浩,这下都不敢随便吭声了。

    秦风饶了一圈,刚回到楼上,楼下厨房里的这群家伙立马就七嘴八舌地咋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今天怎么了?”惠琴首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老板今天看起来好严肃的样子。”静静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他想赖我们的工资?”王浩很有想法。

    毛佳宁家里急等着用钱,一听这话,瞬间吓个半死,脸色不安道:“不会吧……秦风不是这种人吧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王安不客气地伸手在王浩后脑勺上一拍,没好气道,“胡说什么呢。工资都给你们装好了,晚点人一到齐就发!”

    “店长。你不要动手动脚的啊!我可不是好欺负的!”王浩对王安的动作很有意见。

    王安眉头一皱,冷哼一声。表示“老子不理你”。

    这边毛佳宁松了口气,拍拍胸口道:“不拖欠工资就好,我还怕白干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个月就你工资最高。”王安给剧透了一下。

    毛佳宁闻言一喜。

    王浩张口就喊:“怎么会是他最高?他不是临时工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吵什么?”秦建国听到厨房里闹腾得厉害,忍不住走进来问道。

    一看老板亲爹来了,王浩就不敢吵吵了,脖子一缩,乖乖地滚回去继续干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说说工资的事情。姐夫。你忙你的吧。”王安客气地对秦建国说道。

    秦建国却不像王安想象得那么好糊弄,他微微一皱眉,大声说道:“你们在这里上班,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工资的问题。谁要是觉得工资低了,不好意思跟小风说,那就直接来跟我讲,我一定会帮你们告诉他!”

    闹得最欢实的王浩,这时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倒是静静站出来,微笑着安抚秦建国道:“叔叔。真的没什么,我们刚才就是在开玩笑,一时没注意说话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盯着静静看了片刻,这才点了点头。叮嘱道:“你们好好工作,别打打闹闹的。”

    静静乖巧地嗯了一声,俨然就是这群人的小头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风花了2个小时。总算把今天预定的目标给啃了下来,思路一通。有关卢丽萍的回忆,也就远远地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午后的日头。已经没那么毒了。

    秦风推门上了天台,扶着护栏,远远看着前方,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他忽然觉得自己早上的想法怪小心眼的。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老秦同志顶多是老实,可又不是笨蛋。王艳梅如果真是像卢丽萍那样的人,就算再漂亮,秦建国也肯定不会要她。

    远远的,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了巷子口。

    秦风挥了挥手,大声道:“妈!”

    王艳梅没扯着嗓子回话,她只是用同样的动作,微笑着,优雅地做了回应。然后脚步不紧不慢地,朝着店里走来。

    王艳梅从后院走进厨房,径直走到前台。

    她站在秦建国身后,等他给一个客人找完零钱,然后才轻轻在他肩头一拍。

    秦建国转过身,王艳梅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,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秦建国接过来,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手机。”王艳梅笑着回答,“我下午逛了一大圈,才找到小风和阿蜜用的这个型号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手机干嘛?”秦建国嘴上虽这么说着,可那高兴的神态,却是怎么都装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王艳梅道:“现在满大街人手一部手机,你再不用,可就落伍了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点点头,拆开包装盒,像拿着珍宝似的,小心翼翼地取出机子。他把手机捧在手里,正面反面来回看了两遍,叹道:“现在的手机还真是先进啊,能拍照,还能当录音机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用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道:“不会就让小风教你,小风没时间,就让阿蜜教你用。他们要是敢不认真教,后年我让阿蜜去外地上大学,让这两个小东西急死!”

    秦建国会心一笑,又问:“你那部手机用了也挺长时间了吧,今天换了没?”

    “我的还能用,等过段时间再出好一点的型号我就去买,到时候咱们全家,就我用的手机型号最新!”王艳梅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秦风坐在楼梯口偷听了半天,听到这里,终于忍不住说话了。他从楼梯间里走出来,没头没脑地对王艳梅说了句,“我好想抱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艳梅很可爱地把头一歪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想谢谢你,帮我把爸照顾得这么好。”秦风说着,走上前,轻轻地拥住了她,“你是我亲妈啊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求订阅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