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八十章 珍珠项链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风把最后一笔账添进账簿,得出的数字,堪称烤串传奇。

    7526元,这是今天的营业额。

    刨除进入八月份之后,提升到每天3000元的食材原料成本,今天的毛利,破天荒的高达4500元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吧?是不是算错了?”王安盯着这个数字,已然睡意全无,“7500元,得卖多少烤串?我们早上做的烤串全都加起来,也卖不到这个数吧?”

    “还有酒水和冷饮。”秦风提醒道。

    王安一拍脑袋,想通了。

    秦风忽然又飘出一句:“今天的事,绝不能让税务局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安静了片刻,秦风合上账本,呼出一口浊气:“走了,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王安嗯了一声,正看着秦风朝厨房走去,他忽然间又想起了件事情,说道:“小风,小赵给你留了张表格。建议表格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风停住脚步,转回身来,笑道,“小赵啊?真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王安打开抽屉,把表格递给秦风。

    秦风接过来粗粗一瞥,却是点了点头:“这个建议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可以试试。”王安道。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笑,把表格折叠好,塞进口袋里,说道:“明天我找他谈谈。不过要这样的话,我觉得咱们还得招个厨师。”

    “招吧,反正又不是我掏钱……”王安打了个哈欠,反手就关上了灯。

    秦风丝毫不介意,反正外面天都快亮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风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将近1点钟才醒过来,不是自然醒,而是被冷风吹醒的。秦风艰难地睁开眼睛,只见苏糖正坐在房间里写卷子,而原本摆放得很远的电风扇,这会儿几乎是贴着他的床在吹,并且风力还是中档。紧闭着的房门。不用说自然是被打开了,冷气从客厅里呼呼飘进来,搞得的房间气温极低。

    “阿蜜,你这是打算要弄死我守寡。然后管政府要一个贞节牌坊吗?”秦风郁闷地关掉电风扇,面色不佳地坐在床沿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苏糖一脸高兴地转过头来,她倒是脸色好看,白里透红的,皮肤更是好得简直能反光。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:“硬生生被风吹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苏糖露出委屈的样子。“我还怕你太热,特地把电风扇搬得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风苦笑道:“姑奶奶,我睡得那么死,怎么可能怕热啊?”

    苏糖嘟了嘟嘴,表示不服。

    “你啊,做事多少也要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一下嘛,不然以后咱俩还怎么过日子,鸡毛蒜皮的小破事就能吵死。”秦风谆谆教育着,摇摇晃晃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10来分钟后,等秦风端出锅里的稀饭。苏糖的小脾气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苏糖坐在餐桌边,左手支着半边脸颊,动作很文艺,眼神很**地看着秦风,表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秦风不吭声,默默地等待这妮子“有屁快放”,果不其然,苏糖仅仅忍了不到3分钟,就主动开口了:“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秦风淡定地回答道:“8月12号。”

    苏糖眼波流转,满脸期待地追问道:“那8月12号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秦风想了想。咽下嘴里的饭:“莫非是秋收起义事前动员大会纪念日?”

    “屁!”苏糖忍无可忍,宣布了答案,“是我的生日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风面露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都记得你的生日,你却记不住我的生日。你是不是不在乎我?”苏糖开始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秦风叹了口气,放下筷子,起身往自己房间走。

    苏糖还当他是生气了,赶紧追上去道:“跟你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秦风却拉住她的手,走到了房间唯一的衣柜前。

    苏糖奇怪地看看秦风,秦风微微一笑。打开衣柜的大门,然后抽出了柜子中间的小抽屉。

    小抽屉里头,摆着一个做工精致的小木盒。

    秦风把它拿出来,递给苏糖:“看看,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苏糖笑得很收敛,扭捏地接过盒子。

    “打开来看看。”秦风道。

    苏糖抿着嘴,轻手轻脚打开盒子,看到礼物的那一刻,她的眼睛陡然睁大了许多,然后尖叫一声,反身抱住了秦风。

    “我多少还是有点诚意的吧?”秦风抱着苏糖,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糖拿出盒子里的珍珠项链,激动得眼见就要哭出来,眼睛红红地说道,“你这个坏人,刚才还跟我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没演戏。”秦风笑道,“本来我是想问妈你哪天生日的,不过问了就没惊喜了嘛,她肯定会提前告诉你的。不过好在我知道你是8月份生日,这个月月初清完了账,我去买空调的时候就顺便给你买了这个。这样的话,不管你是哪天生日,我这边都能万无一失~”

    苏糖听得身子都软了,挂在秦风身上不松手,低声问道:“项链贵不贵?”

    “不贵,两千块。”

    “两千块还不贵啊?”

    “以后挣了大钱,给你花两千万都不嫌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敢花两千万给我买生日礼物,妈会打断我们两个人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男人最关键的是第三条腿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色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第三条……腿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第三条腿,就是我的智慧。男人,要靠智慧走路!不然你想的是哪一条?”

    苏糖崩溃了,她把项链放回盒子,然后咬牙切齿地双手猛锤秦风。

    打闹了半天,秦风终于还是帮她把项链戴到了脖子上。

    苏糖坐在梳妆台前,高兴地看来看去。

    秦风又拿出一张卡递给她,说道:“我这个月全部的零花钱都在里面了,还剩1000多块,周末你找几个同学出去玩玩,花光了就算,不过卡要记得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苏糖没有拿卡,反问秦风道:“那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秦风笑着回答:“我这个月吃素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出去玩了,浪费钱。”苏糖很认真地把卡推回去。

    “哇,你自己说的啊,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这个店了!”秦风打趣道。

    苏糖坐着,把头靠在秦风的肚子上,说了句很甜蜜的话:“你是开店的嘛,跟着你就是跟着店咯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