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最悲莫过己不知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服务员!服务员!!”

    日落西山,由天台上传来的呼喊声,隔着并不厚实的墙壁,清楚地传进了在厨房里工作的每一个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静静叹了口气,在一群人狡黠的笑容中,拿着点餐单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今天楼上来了个男客人,短短半个小时居然加餐了三回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秦风倒是不管这个。他比较在乎的是今天的生意。

    相比昨天,店里头在多了一个小赵后,就像生锈的机器上被抹了润滑油。

    小赵只管尽他厨师的职责,剩下的其余人,该穿串的穿串,该当服务员的当服务员,至于前台,更是不用担心,有王艳梅和秦建国两个人一起盯着,绝对忙得过来。

    昨天忙得死去活来的秦风,今天又有了富余的时间,甚至还能抽空和王安讨论一下奥运会期间店里的活动。不过遗憾的是两个人貌似不约而同地失去了灵感,扯皮半天喝干了两杯凉白开,最终居然只弄出一个小学生级别的活动——消费抽奖。

    刚才不久之前,秦风才从店外头回来。

    他跑了一趟木材厂,让木工师傅现做了一个抽奖箱回来。

    那位木工师傅对秦风的印象仍停留在几个月前,当秦风依然是在摆路边摊,还笑话他没事瞎折腾。区区路边摊,搞什么抽奖活动,简直是猛男练葵花——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秦风把抽奖箱暂时放在前台,打算明天再用。

    因为明天才是奥运会所有项目全面开始的时间,至于今天,奥运会的文艺开幕式是吸引不了客人的。

    在厨房里盯了一会儿,秦风又回到正厅,接着写抽奖小纸条。他的目标是写够1000张,不给客人任何占便宜的机会。

    见秦风出了厨房,小赵不由得长舒一口气,做贼似的对惠琴几个人道:“下午这么忙。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啊?”

    “昨天下午才开始忙的。原本我们下午不营业,不过小老板不知道脑子里抽的什么筋,昨天开始,下午一点半就开门做生意了。”惠琴跟着抱怨道。“他这么一搞,我们穿串也给弄得累死。那些客人过来这里吃,一个两个全都要点牛肉饺子,可牛肉饺子最难做,又要擀饺子皮。又要切肉,切完了还得事先油炸,平时我们5个人一个做,时间都有点赶不及,现在还一边做一边吃,简直是不让人活了。”

    王浩原本就对秦风的“不公平”怀恨在心,听惠琴嘀咕,也跟着附和道:“就是,小老板简直就是黄世仁加周扒皮,完全没人性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哪个老板有人性的?秦风算不错了。我们这种勤杂工,他一个月包吃2顿还给将近3000块的工资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毛佳宁倒是给秦风说了句好话。

    王浩冷哼一声,没好气道:“你上个月拿了奖金你当然说他好,我给他提了12个建议他没一个通过的。我看他就是故意的,大家都是初中生,文化水平谁也没比谁高多少,他凭什么指着我的鼻子说长说短啊?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狠,厨房里的人全都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毕竟,秦风总的来说给他们的福利还是相当不错的。就拿休息日来说。每个人一个月可以休息两天,而秦风又说,如果坚持来上班的人,休息日可以算100元工资。所以放弃两天休假,就相当于多挣了200元工资。为员工考虑到这份上,说是“中国好老板”也完全不为过。

    王浩见大家没理会他,自然就慢慢消停了,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明白,对秦风的怨念很大程度上属于钻牛角尖。不过他就是钻进去后就钻不出来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听听,你水平再高,没文凭连打工的都瞧不上你。”正厅里,王安对秦风说道。

    厨房里的员工都没注意到,秦风其实根本没有把厨房和正厅之间的门给带紧,留出一条小缝,一来可以让冷气吹过去一点,而来也好知道他们有没有在认真工作。

    至于偷听,这大概只能算意外收获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说吧,哪个老板不被员工骂啊?别说是员工,就算是生意伙伴,平时见你跟亲兄弟似的,背地里却捅你十八刀的也多了去了。”秦风丝毫不介意地说着,拿过一张王安裁剪好的空白小纸条,在上面写下了“谢谢惠顾”四个字。字很好看,标准的小楷,只可惜卖不了钱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打算9月份回学校啊?”王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秦风头也不抬地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再说什么啊,阿蜜每天都偷偷问我,你有没有在好好学习。那个丫头要面子,生怕以后自己老公被人看不起,想你回去上学都想得望眼欲穿了。”王安很坦然地出卖了亲外甥女。

    “她真这么问了?”秦风这下有点重视了。未来老婆的意见,可不能不理会。

    王安道:“我骗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秦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安又问:“那你怎么打算?”

    秦风沉默了片刻,还是摇了摇头:“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操,跟你说话比跟老头打太极还累。”王安剪小纸条剪得烦躁了,放下剪刀,站起来做了两下扩胸运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墙之隔的王艳梅忽然大喊道:“阿安,出来招呼一下客人!”

    王安一听这话,无语地摸了摸头,嘀咕道:“我是店长好不好,叫得跟服务员似的。”

    秦风却完全没把王安的这点小情绪当回事,只是盯着前天和正厅之间的那堵墙,若有所思——这面墙是不是该打扇小窗户出来,这样从前台给正厅送饮料,明显能方便很多啊……

    王安绕了一个大圈,走到前台,客人已经上楼了。

    “一下子来了2桌客人,你赶紧去收拾一下,静静一个人忙不过来了。”王艳梅指了指楼上。

    王安没多话,后院拿了抹布和塑料桶,脚步欢快地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天台上的4张桌子,空着3张,全都是前一批客人刚走,满桌的杯盘狼藉还未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此时一桌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三口的客人,已经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孩子的妈妈正背对着王安,在给孩子擤鼻涕。

    王安走上前,动作麻利地把碗筷盘子全都收进塑料桶里,然后拿出干净的抹布,低头便在桌上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擦几下,耳旁忽然响起一声充满诧异的惊呼:“王安?!”

    王安莫名地抬起头来,当看清来人是谁的刹那,他浑身的血液,霎时间全都涌上了脑门。

    前女友。

    那个在大学里和他山盟海誓过的姑娘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在这里上班?”王安的前女友,满脸不信地问王安道。她似乎比王安更无法接受,那个在学校里风云一时的男孩,今时今日竟混成了一个在烤串店里打工的服务生。

    孩子的爸爸看出老婆的异常,他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,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他问她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认识……”王安的前女友,机械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对话和场景,对王安而言完全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楼上下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毫无疑问,有那么一瞬间,王安其实很想头朝下从楼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王安失魂落魄地回到屋里,甚至连二楼都不敢回去,因为坐在二楼,可以听到天台上客人们谈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,王安只能回到正厅,坐回到秦风跟前。

    “舅舅,怎么了?”秦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王安摇摇头,假装镇定地继续给秦风剪纸。

    剪着剪着,他忽然感到脸上湿湿的,伸手一摸,满手都是泪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