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八十七章 用工荒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厨房的灶台上,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大碗小碗,油盐酱醋一应俱全,该有的调料一件不少,虽说依然无法和阿庆楼的阵仗相提并论,可比起普通的小饭馆,却已完全不输气势。

    小赵动作娴熟地将裹了芡粉的水潺从碗中捞出,轻柔地滑进油锅。刺啦一声轻响,水潺飘在沸油中,体积急速缩小,而颜色则翻滚成了金黄。他正要感慨自己的厨艺是多么牛逼,房门忽然被人从正厅那边推了开来。

    王安满头大汗地走进厨房,张口就问:“椒盐水鱼好了没?”

    “马上,马上,马上!”小赵连声说着,把一整盘生水潺都倒进锅里,然后拿起大漏勺在锅里搅动五六下,一看差不多熟了,就匆匆捞起来摆盘,再撒上一些椒盐,这便交差了事。

    王安端起底部滚烫的盘子转身就走,走之前又给小赵留下一张单子:“酥排骨2份,椒盐玉米4份,天妇罗虾6只。”

    小赵见状,不由深深地叹出一口气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才意识到,自己被秦风占了天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照理说以他3000元的底薪,一天还是8小时工作制,秦风想让他下午就过来上班,怎地也该加1500元的工资才对。可天晓得他前天晚上是中了什么邪,居然被秦风花区区500块就拿下了,而且现在想反悔,还真的找不出什么理由。

    “不给活路啊……”小赵满肚子委屈地嘀咕着,顺手接过惠琴递来的一大袋玉米粒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天色已经黑透。

    从今天下午2点钟开始,小赵几乎就没离开过灶台,两条腿站得发麻不说,原本一口气切100个土豆都不费力气的双手,这会儿居然都开始发抖了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店里头感到生不如死的,绝对不止小赵一个人。

    晚上6点过后,店里的每一个人就全马力地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秦风自己在店外头给客人做活动。王浩帮着计时。

    天晓得是不是昨天店里有人去拜神了,今天参加大胃王活动的客人多得没完没了,而更让秦风欣喜的是,这些人当中。几乎没有人具备通过挑战的实力,完全和送钱没两样。应付一位客人,花不了20分钟,就是150元入账。秦风就仿佛满级神装大号进了低级副本,刷小王刷得欲罢不能。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——

    毛佳宁、罗丹华和赵建德分别负责给正厅、屋外客人以及楼上天台送菜,除了送菜,另外还得帮着收拾桌子。等稍微有了空闲,就得马上回厨房洗碗,或者帮着穿串,一刻都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静静天黑后接过了秦建国的班,看似比其他人清闲,不过今晚上由于客人多得离谱,她也很难得有喘口气的时间。几个小时下来,甚至累得有点腰酸背痛。

    相比静静。王艳梅情况稍好,虽说也是坐得屁股发麻,不过却属于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买单的客人一拨接着一拨,差不多每隔三五分钟就要送走一群人,中间好不容易才能找个小空隙上个厕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走不开,店里内外只有王安一个人可以四处走动,除了负责点单外,还要处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突发情况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空位,有没有空座位!?”对讲机里,此时又响起了王安焦躁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没过几秒。就听毛佳宁回复道:“A05空出来了!”

    喊话一响,王安赶紧拉着新来的客人去点菜,王艳梅则是转头看拐角,静等客人出来付钱。

    但纵然秦风他们已经把体力用到了极限。可店内店外,楼上楼下,还是不绝于耳地响彻着诸如此类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服务员!加菜!”

    “老板,再拿10瓶雪花来!加一叠油炸花生米!”

    “牙签呢?你们店里怎么没牙签啊?”

    “哇,我孩子尿了,快拿拖把来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个什么天妇罗虾是3块钱一只?太黑了吧?我还当是一份呢!”

    “美女。珍珠奶茶2杯,打包带走。冰淇淋还有吗?卖光啦?怎么才10点钟出头就卖光了?”

    “服务员,过来把桌子收拾一下!”

    “老板,电视机没信号了,过来看一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喧嚣一直从下午持续到凌晨,直到奥运会的本日比赛结束,客人们才终于心满意足地陆续离开。凌晨4点,目送走最后几个喝得烂醉的年轻人,店里的每一个人,都已经精疲力竭。

    秦风的耳朵里嗡嗡作响个不停,端起杯子喝水的时候,手根本不听使唤,抖得就跟帕金森似的。

    王安满身湿透地靠在正厅的顶梁柱旁,累得像条死狗,看起来连上楼去洗澡的力气都没有,需要先缓一缓。而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毛佳宁也摆着差不多的姿势。

    静静和王艳梅全都趴在柜台上,累得不想抬头。

    秦建国、王浩和小赵,三个人坐在厨房里,你看我、我看你,一声不吭,就是喘气。

    惠琴稍微坚挺一些,只是一个人在后院洗碗、洗盘的时候,不住地自言自语,状态颇为阴森。

    甚至连串串,都被客人吵得蔫头巴脑,发不出声音——它其实一开始是抗争过的,但它叫破了嗓子,也没有人搭理它。

    “真是跟打仗一样。”秦风有气无力地说着,把晃动不停的水杯,艰难地放回到前台上。

    这时,罗丹华和赵建德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秦风,我们明天不来了。”罗丹华道。

    秦风闻言一怔,明知他话里头是什么意思,可还是忍不住要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赵建德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你这几块钱,我们真是挣不起。我晚上6点钟过来,干到现在有10个钟头了吧,算一算不过也就60块的收入。在你这个干活真的是太累了,今天才是奥运会头一天呢,我怕连续半个月下来,身体累垮了,到时候花掉的医药费比我在这里挣的钱还多!”

    “那一小时给8元?”秦风想都不想就提了价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真的没意思。”罗丹华叹了口气,眼里满是决绝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