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学神也不靠谱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招聘暑期临时工。∏∈頂∏∈点∏∈小∏∈说,工作地点:十八中后巷油炸烤串店;工作时间:晚上6点到凌晨3点。薪水日结,每晚120元。有意请私聊。非诚勿扰。”李郁按照秦风发给他的短信,将这条消息发到初中同学的qq群里后,等了不到10秒,音箱立马就跟抽了疯似的,嘀嘀嘀狂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,一群没见过钱的煞笔。”李郁嘴角上扬,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轻蔑笑容——反正这会儿是在家里,他也用不着装得跟谦谦君子似的。对于班上绝大多数智力和人品都有失水准的昔日同窗,李郁向来在内心深处抱以“你他妈算哪根葱”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弯腰关掉扩音器,直接将qq的窗口关闭,任由小图标在任务栏的右下角眨个不停,完全懒得多看一眼那些诸如“是不是真的”、“有没有搞错”、“会不会骗人”之类的废话。

    要干就干,不干就滚,谁有那闲情逸致和你们这群渣渣扯淡?

    李郁如是想着,打开扫雷,开始挑战自己高级难度58秒的变|态成绩。

    他随手点开几个空格,没等遇上大龙,放在一旁的手机倒是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郁眉头微微一皱,但却马上停下了动作。手机是新买的,除了几个极好的朋友和自己的爸妈,根本没人知道他的号码。

    拿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,果不其然是个熟人。

    袁帅从家里给他打来的。

    李郁按下通话键,便听那头很兴奋地问道:“秦风店里招人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……别跟我说你想去干啊?”李郁身子往椅背上一靠,双脚往桌上一搁。一脸无语道,“什么叫‘人生四不该’你懂不懂?第一条就是不该给熟人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该个毛啊该!你零花钱多。当然说得轻巧,我可是穷死了!”那头袁帅大声说道。“一个晚上120,我今晚开始干,做到开学之前能赚2000多块,不去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“去了才是傻子好不好?”李郁又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,“秦风现在明摆着是在招苦力,不然你以为钱这么好赚啊?晚上6点干到凌晨3点,连续9个小时,我保准等你去了那里,到时候会苦得哭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9小时有什么难的?单位上班也是8小时工作制啊!”袁帅认死理。

    李郁呵呵笑道:“你敢不敢更天真一点?你爸早上8点出门。到了单位不是看报就是喝茶,下午4点拍拍屁股回家买菜,加起来一共8小时。我问你,你爸一个月挣多少?你去秦风那里,从晚上6点开始一直给他当牛做马,忙得拉稀都得用纸尿裤包着,干到三更半夜累到瘫,拿到的钱还没你爸抽烟喝酒看报挣得多,你确定这笔买卖真的合理吗?”

    袁帅听李郁说完。安静了足足有三秒钟,“难得有个发财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李郁笑道:“发个屁!这仨瓜俩枣,就是打发码头工人。”

    袁帅道:“照你这么说,咱们初中班上。现在有一半人都变成了码头工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郁奇怪道:“有那么多人报名了吗?”

    袁帅道:“你qq不是在线吗?自己看啊!”

    李郁果断挂了电话,把qq的聊天框点出来。

    边框上的拉伸条,以一种夸张的速度迅速缩成了一个小点。李郁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,心事很重地叹出一口气:“路漫漫其修远兮。实现社会主义还得加把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话刚说完,聊天框上突然蹦出一大片字:“不要听他骗!绝对是骗人的!烤串店一天能有多少生意啊?一晚上能赚一两百就不错了。还一晚上120块招工人!钱要是这么好赚,我家早就是东瓯市首富了!我家开工厂的,一年下来也就挣个两三百万,秦风明显就是在吹牛逼,卖烤串要能挣这么多,我马上叫我爸把工厂卖了,全市连锁开烤串店!”

    看着肖俞宇的这段话,李郁又是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还全市连锁?你家的破工厂能值几个钱?卖了工厂能买得起几块地皮?

    完全不想搭理这憨货,李郁继续点开之前被覆盖在群消息提示后面的私聊弹框。

    找他的人居然不少,多达十四五个。

    李郁把这些聊天框全都点开,按照既往印象,先给秦风挑了两个性格老实的留下,其余的随手发一条“已经被人抢先了”,就直接关掉了对话。

    临时充当hr的工作,让李郁稍微有了点劲头。

    他先选了其中那个名叫徐安乐,长得比较漂亮的女孩子,问道:“你确定要来?”

    等了十几秒,那头才回道:“不是说人满了吗?”

    “走了一个,你来不来?”李郁很淡定道。

    “那店真的是秦风开的吗?”徐安乐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千真万确,不是诱骗未成年少女,你放一百万个心。”李郁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秦风为什么不自己上qq招人啊?”徐安乐接着问。

    李郁皱了皱眉头,有点责备自己的眼光不准。

    这妞话这么多,哪里老实了?

    “他很忙。”李郁慢慢打着字,嘴里也跟着一起,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徐安乐似乎是犹豫了很久,才回复道:“晚上能早点下班吗?凌晨3点也太晚了,这么晚我妈肯定不会让我去的。”

    李郁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把他的手机号码给你,你自己跟他谈谈行不行?”

    徐安乐秒回:“行!”

    解决完这个,李郁有了经验,再找上另外一个名叫梁欢欢的同学时,效率就高多了。他直接把秦风的手机号码发过去,单刀直入道:“这是秦风的号码,想去就自己打给他,不想去就问问别人愿不愿意去。”

    梁欢欢发了个笑脸:“谢谢啦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‘拉’,我还谢谢‘撒’呢……”李郁嘀咕着,再次打开qq群,看着上头吵成一片的留言,片刻之后,才拿起手机给秦风复命道:“事情已办妥,不用谢我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接到了秦风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大侠,你是不是把我的手机号码挂在群里了,我只让你帮我招2个啊,刚才我和徐安乐就打了2分钟电话,你知道出现了多少个未接来电吗?18个啊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郁闻言一惊,赶紧在qq的群聊里翻聊天记录,果不其然,很快就找到了梁欢欢那货把秦风手机号码挂出去的那条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出卖的你,主要是群众里头有坏人……”李郁很认真地推卸责任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