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岗位调整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秦风!秦风在不在?”下午接近5点的时候,卷帘门被人拍响。

    屋里头秦风他们正在吃晚饭,听到喊声,王安马上放下筷子,起身走了出去。片刻之后,他便领着两个女孩子,走进了店里。

    “哇,秦风,你这家店还真大啊!”徐安乐见到秦风,立马惊讶地感叹起来。尚未摆上桌子的80平方正厅,此时确实看起来空荡荡的,很让她感到吃惊。之前在路上的时候,徐安乐脑补出的烧烤店,可比这间屋子小多了。

    梁欢欢就没有徐安乐这么自来熟,其实她和秦风的关系相当一般,虽说当了三年的初中同学,但两人几乎就没怎么交流过,顶多就是点头之交的程度。她略显局促地朝秦风点了点头,就算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过晚饭没?”秦风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秦风对这些初中同学几乎没什么印象了,此时再看到梁欢欢和徐安乐,心里也谈不上有多感慨。毕竟重生回来到现在,他见到过的曾经的老熟人数量已经不少,至于前世本就不怎么熟的人,现在看来,似乎和陌生人的区别也不大。

    梁欢欢摇了摇头,表示还没吃过,徐安乐就话比较多,说道:“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吃晚饭啊,现在5点都还没到呢!”

    “过了5点就没时间吃饭了。”秦风笑着,站起来绕到厨房去拿了两个碗和两副筷子。

    回到正厅,秦风给徐安乐和梁欢欢打了半碗饭,然后将碗筷放在王浩和静静他们桌上,对两人道:“你们多少先吃点吧,不然晚上会累垮的。”

    徐安乐和梁欢欢一看,也不好拒绝,便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叫徐安乐,以后请多多关照!”徐安乐落座后,大声跟王浩他们做了个自我介绍。王浩几个人互相看了看。都觉得徐安乐的话听起来怪怪的,各自敷衍着朝她笑笑,就算知道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梁欢欢就腼腆得多。坐下后一声不吭,就小口扒饭。

    秦风坐回饭桌旁,就被苏糖用小动作踢了两下,奇怪地转头看看苏糖,苏糖这妮子却装作什么都没干。目不斜视地吃自己的饭。

    秦风看得好笑,心里又有点无奈——照这趋势发展下去,要么是自己今后变成妻管严,要么就是苏糖变成怨妇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来了不到10分钟,秦风他们这顿晚饭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徐安乐碗里的饭还没扒干净,王浩几个人吃饱喝足,就很麻利地开始收拾。

    梁欢欢默不作声地帮着收碗,徐安乐倒也无所谓,反正肚子不觉得饿,干脆把筷子一放。起身去找秦风谈条件。

    其实具体的条件,两人之前在电话里已经谈妥了,不过徐安乐就是喜欢再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她一脸“我是你同学”的样子,走到秦风身后,正要伸手拍拍,一直背对着徐安乐和梁欢欢的苏糖,忽然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徐安乐见到苏糖陡然被惊艳到,怔了2秒,弱弱问道:“你也是……来打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……姐!”苏糖怀着一种忍辱负重的心情,宣布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边上忽然有人扑哧一笑,徐安乐再抬头望去,看清楚王艳梅的样子,顿时不由惊艳*2。她顺带把静静也算进来,自言自语道:“这里是卖烤串的还是搞选美的?”

    “主业卖烤串,副业选美。”秦风端着装碗筷的脸盆,转过身来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秦风,那个阿姨是你妈妈啊?”徐安乐指着王艳梅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真是你姐?”徐安乐又指指苏糖。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笑:“是。”接着一次性给她介绍完毕——

    “这是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是小赵师傅,咱们店里的大厨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王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惠琴。”

    “她叫静静。”

    徐安乐根本没用心记后面几个人的名字。只是随着秦风的手,脑袋跟着点啊点,等秦风说完了,她忽然冒出一句:“基因还真是会变异啊,你们家就你长得不是特别好看。”

    秦风露出一脸无语,苏糖则是气嘟嘟地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徐安乐见状,没心没肺地哈哈笑道:“开玩笑的啦!你也是帅哥,这样行了吧?”

    李郁这货,给我找的什么人呐……

    秦风心里暗暗嘀咕着,淡淡道:“别说这些没用的了,你们俩吃饱了没?吃饱了我先跟你们说说晚上该怎么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。”梁欢欢站在徐安乐身后,小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走到我身后的啊?”徐安乐转身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见这两位,一个轻度社会适应不良,一个自由散漫毫无纪律,不禁略微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秦风淡淡说着,径直就朝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徐安乐和梁欢欢急忙跟在身后,听秦风边走边说道:“店里招待客人的流程,基本上是这样的……”秦风领着两个人,到厨房和前台绕了一圈,然后走出后院,走拐过长长的前门,上了天台。“所以你们服务员,需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两件,一是按照单子去厨房端菜,送到客人的桌上;二是等客人买单后,抓紧把空桌收拾出来,抹布、塑料桶,用完后全都要弄干净,别让客人看了觉得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梁欢欢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徐安乐则是美目涟涟地看着秦风,笑道:“秦风,你干起事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呵呵一笑,没接这个话茬,而是问道:“你们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这回徐安乐反倒摇了摇头,梁欢欢却开口了,她怯生生地问道:“工资是晚上下班了就直接给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12点一到就能下班是吗?”

    “加班钱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很缺钱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叹了口气:“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梁欢欢露出了胜利的微笑。

    三个人正在天台上说着,楼下忽然又听秦建国喊道:“小风,你另外两个同学来了!”

    徐安乐闻言一怔,瞪起大眼睛问道:“你还招了别人?”

    “以防万一。”秦风笑了笑,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秦风就见到了那另外两个同学。一个名叫李强伟。是秦风初中时期某个时段的玩伴。另一个是十八中的老熟人霍汉伟。霍汉伟这家伙居然要来打零工,多少让秦风有点吃惊。毕竟三四个月之前,这货还经常拉着一群人,到秦风摊子前装人物。

    四个新来的临时工一照面。废话顿时就变得有点多。

    徐安乐问霍汉伟道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霍汉伟一副“我是成熟男人”的口吻,语气尽量沧桑道:“唉,家里不给零花钱,就只能自己出来挣嘛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才没时间让他们叙旧,拍了拍手。把店里的所有员工都叫起来,重新分配工作。

    厨房里三个灶台的人手不变,照旧是秦建国、小赵和王浩,惠琴留下来当帮手,梁欢欢也待在厨房,帮着补充食材——就是穿串。

    前台人手也不变,静静负责饮料台,王艳梅前台收银兼给客人“放号”。

    霍汉伟不用出去招待客人,他的任务是洗盘子和杯子,以及在没东西可以洗的时候。去厨房做和梁欢欢相当的工作。反正厨房和后院连着,来回换活,也不会乱了店里的工作节奏。

    剩下的最后4个人,徐安乐负责楼上,王安和李伟强负责正厅,秦风负责店外兼引导客人熟悉新套路。这样一通安排下来,除了徐安乐这边像个定时炸弹,其他方面基本就不可能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安排完毕,店里的老伙计们就该干嘛干嘛去,动作很麻利地开门搬桌。升火热油。

    徐安乐和李伟强拿到对讲机,显得颇为兴奋。

    “连对讲机都有,要不要这么先进啊?”李强伟道。

    “洞妖洞妖,我是那个谁……”徐安乐很是欢乐地冲对讲机说道。

    苏糖把秦风拉到一边。横竖看徐安乐几个人不顺眼,皱眉道:“你这几个同学,到底靠不靠得住啊?”

    “靠不住也比没有强啊……”秦风无奈道。

    苏糖道:“你还不如把事情交给我去办呢,我下个星期就放假了,我班里那么多人,肯定比这几个行。”

    秦风趁着别人不注意。咸湿之手在苏糖的翘屁屁轻轻一拍:“等下星期,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啊……”苏糖羞涩又兴奋地娇嗔道,刚才吃的那点飞醋立马在肚子里消化干净。

    秦风见好就收,一脸正气地又回到众人的视线内,监督着他们将一张张桌椅摆到屋外。眨眼工夫,9顶大红遮阳伞,就从店门口延伸出十几米,看得新来的几个临时工很是叹服。

    霍汉伟故意走到苏糖身边,很是不拿自己当打工仔,夸奖站在苏糖另一侧的秦风道:“秦风,你还真是挺会玩的啊,我才一个月没来学校,你都弄出这规模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苏糖却是听着不是味儿,她瞥了霍汉伟一眼,忍不住道:“我家秦风做事,还用事先给你打报告吗?”

    霍汉伟被梦中女神呛了声,心里反而犯贱似的觉得好幸福,正想着该怎么回苏糖这句话,苏糖却说走就走,回屋里拿了书包,便要回家。

    霍汉伟傻傻地看着原地目送苏糖走出巷子,等他回过神来,店里头都已经坐上3桌客人了,而秦风则正在屋里头,给新客人们讲解点餐单该怎么填。

    霍汉伟一时间搞不清自己该干什么,正彷徨着,忽然看到一个熟面孔从远处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毛佳宁?”见到同班同学,不知就里的霍汉伟表情略显惊讶。

    霍汉伟正奇怪着,秦风忽然快步走到毛佳宁跟前。

    两个人没说几句话,毛佳宁点了点头,跟在秦风身后,又风风火火地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路过霍汉伟身边时,秦风在他胳膊上一拍,伸手一指后院的方向,很不客气地使唤道:“没事做就去厨房帮忙!”

    霍汉伟下意识眉头一皱,还没来得及就秦风说话的态度表示不满,就先听他冲着对讲机大声道:“徐安乐,你下来给我打下手,楼上换别人负责!”

    “切,拽什么啊……又不是什么大老板……”霍汉伟心里发酸地想着,但还是乖乖地掉转方向,边往回走边嘟囔,“这种小店,老子以后想开几家就开几家,有什么难的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