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开眼界了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谢依涵他们就坐在门边的位置,所以王安前脚才刚迈出屋子,走了不到三步,秦风就已经领着施克朗走了过来。↑頂點小說,施克朗像平常那样对王安友善地一笑,正要开口寒暄两句,跟在一边的周易却先大声嚷嚷起来:“主席,你怎么在楼下跑堂啊?我还以为你在楼上坐办公室呢!”

    这一嗓门太过响亮,以至于屋内外很多客人,全都不由自主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安虽然已经决定不要脸了,但这一刻,不禁还是感到了尴尬。身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打工仔,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被喊“主席”,这嘲讽力度绝对是不要不要的。他收起了微笑,跳过这句没法回答的话,语气略微生硬道:“哪阵风把你周老板吹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东南风吧。”周易扯着淡,很坦然地接受了“老板”这个称呼——他虽然也是给施克朗打工,但这四五年下来,内心里已经觉得自己是施克朗的合伙人了。

    秦风见周易和王安见面就掐,不禁有点蛋疼。他原本是不想进来陪坐的,可又担心王安会和周易闹起来。但是把屋外那么多桌的客人全都交给徐安乐这个菜鸟来照看,显然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。秦风只盼着一会儿楼上有了空位,赶紧让这俩家伙上楼去,实在不行,叫王安和毛佳宁临时换一下地方也好。

    秦风一边这么想着,四个人已经走到唯一的空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随便点,我这里低端归低端,东西的味道还是不错的。”秦风把点餐单交给施克朗。把菜单交给周易。

    施克朗看着单子上的空格,一看就明白:“这是让客人自己填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风马上把铅笔也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办法好。省时间。”施克朗笑了笑。他是在实在人,没有占小便宜的心思。拿起铅笔,默默地填起单子,完全没有要让秦风做东请客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!”隔着几桌,坐在谢依涵身边的司机男忽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安闻言,马上站起身来,径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,主席这样的人才,浪费在这里真是可惜了……”周易叹息着,心里明明幸灾乐祸得快飞起来。脸上却是满满的惋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安控制着情绪走到谢依涵她们跟前,尽量使自己平静地问道:“点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好。”司机男动作略大地朝王安做了个招手的动作,王安走到他身边,司机男指着点餐单最下方的天妇罗鱿鱼问道,“这个怎么要30元?天妇罗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天妇罗就是油炸,日语直译过来的。”王安解释道,“我们用的是整只的鱿鱼,早上进货挑活的,一份30块也赚不了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就写油炸鱿鱼好了嘛!做个烤串还故弄玄虚的。”司机男对王安的态度比之前似乎更糟糕了一些。语气中带着十足的轻蔑。

    “这道菜是按照日式的做法烹调的,连厨师都是特地从阿庆楼请来的。”王安耐着性子,按照秦风给出的统一口径回答道。

    司机男一听阿庆楼的名头,这才消停了。他问身边几个人道:“要不要来一份?”

    “尝尝味道吧,30块也不贵,我还真没吃过日式的炸鱿鱼呢。”夏晓琳道。

    司机男拿起铅笔。很刻意地以一个故作潇洒的动作在单子上打了个勾,满脸老子是上帝的模样。把单子递给王安。

    王安接了单子就想走,却又被谢依涵喊住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还要别的什么吗?”王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点菜。”谢依涵摇摇头。她看着王安,好奇地笑着问道,“刚才那个人为什么叫你主席啊?你是什么主席?”

    “他们瞎喊的,叫着玩的,外号。”王安很敷衍地回答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谢依涵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轻轻摇了摇头——虽说她对王安确实挺有好感,可王安这个处境,实在是让她放不下脸面去倒追啊……

    司机男看着谢依涵的样子,不由紧紧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今天他全靠着夏晓琳男友的关系,才好不容易把谢依涵请了出来。他们四个人之前刚看完一场电影,原本应该先送夏晓琳和她男友回家,然后在路上找个机会跟谢依涵表白。但是车开到半途,他又觉得时间还早,这才主动提议要来十八中后巷吃烤串。本想着借这个机会多和谢依涵待一会儿,再加深一下了解。可哪知道,居然在这儿遇上情敌了!

    很多时候,男人和女人之间其实没那么复杂,有的人看对眼了,后面的事情全都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在司机男这个旁观者看来,谢依涵显然对那个名叫王安的小白脸非常上心。

    “依涵,你对你们班上这个学生,还真是上心啊,连他舅舅的事情你都要打听。”司机男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谢依涵有点走神,愣了好一会儿后,忽然露出笑脸,竟侃侃而谈起来,“你还真别说,我那个学生你不上心还真不行。现在学生胆子可比我们那时候大多了,我带这个班才一年,你们猜我给那孩子拦下多少情书了?半柜子啊!至少有三四十封。有些还是外校学生寄来的,直接就邮寄到学校里来!你们说胆子大不大?”

    “没这么夸张吧,听着怎么像港台剧似的……”这回轮到夏晓琳的男友好奇了。

    谢依涵直摆手道:“那女孩子长得实在漂亮,真的,一般男人看一眼就忘不掉,我们班好在是艺术班,男学生没几个,不然平均分肯定得往下掉好多。”

    司机男笑道:“越说越夸张了,再漂亮不也就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吗?”

    谢依涵对司机男的这个态度相当不满,一指夏晓琳道:“不信你问晓琳。”

    司机男转头看夏晓琳。夏晓琳叹了口气:“那孩子真的漂亮,电视上有些明星化了妆。看起来还没那孩子穿校服来得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们俩说的,我都想去看看了。”夏晓琳的男友笑道。

    “学生的主意你也敢打?”夏晓琳拿着筷子在男友手上敲了敲。

    司机男则追问道:“那你那个学生。有被人追到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估计应该没有。”谢依涵道,“那孩子傲得很,平时走路都是看天的。而且我们学校那些男生,唉……怎么说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色心没色胆。”夏晓琳助攻道。

    “对!就是有色心没色胆。”谢依涵一拍桌,笑着说道,“那些男孩子平时也就敢偷瞄她几眼,我反正是没见过几个真敢直接上去表白的。最好玩的就是有时候我们班上体育课,其他班级那些男孩子,有很多会特地跑过去看她。体育老师有时候受不了了,还得吹哨子赶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。”夏晓琳作证道,“我们班的男生也干过这种事,我还特地训过。”

    司机男听到这里,却是直摇头道:“这说的玄乎的,反正没看见真人之前,我是没法相信的。你说要是那女孩子有什么名气,人家围过去看还挺正常。可她又不是什么明星,一个普通人。再漂亮也不至于搞出这效果啊!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这叫从众效应。”夏晓琳笑着说,“首先是那个女孩子确实硬件够硬,然后被学校里的舆论一炒。几千个学生,你也说他也说的,你想想要换了是你在我们学校里。会不会也想去看一看?外校的那些就更好解释,距离产生美。离得越远,就在自己的脑海里想得越美好。有些男孩子也许哪天偷偷跑来。隔着老远看了一眼,结果这一眼见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讲倒是有点道理了。”司机男笑了笑,“所以这就是炒作嘛,我估计再漂亮,顶多也就和依涵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不想这话一出口,谢依涵摇头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别说,我看了那孩子都觉得自卑。”谢依涵头一回跟别人袒露这方面的心声,“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,有没有看清外面收银的那个……大姐?”

    “没注意看。”司机男奇怪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那个学生的妈妈。待会儿结账的时候,你们看到就会明白,什么叫家族遗传。我只能说,在长相这方面,我那个学生真是青出于蓝,比她妈妈还要漂亮。平时我带着她们在练功房里练功,真是生怕那孩子哪里会磕破了,磕破一点皮,简直就是艺术品上多了点瑕疵。”谢依涵言之凿凿。

    “你早说啊,我这就去看看,我还真不信了……”司机男说着,起身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脸不用花时间。短暂的片刻之后,当司机男返回屋里,满脸已然写满惊艳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没骗你吧?”谢依涵一脸胜利后的得色。

    司机男缓缓点了点头:“今天开眼界了,烤串西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依涵他们点的东西比较麻烦,除了寥寥几串素菜烤串,其余全都是椒盐水鱼、油炸猪排还有天妇罗鱿鱼这样的硬菜。

    王安无奈,只能先给施克朗上菜,另外又给其他2桌上了加菜,等了10来分钟,才总算等到小赵把工艺颇为复杂的4块炸猪排做出来,匆匆给谢依涵他们端过去。

    上菜的时候,谢依涵一桌的人用非常奇特的眼神盯着王安猛瞧,看得王安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氛围,促使王安伺候完这桌人后,赶紧跑回到了施克朗那边,以求从同类身上获得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这些大型运动会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看?还不就是因为可以正大光明地赌|博!”王安返回秦风身边时,周易正在给秦风传授有悖于精神文明建设的知识,“国外那些正规的博彩公司,现在每天都忙得要死。奥运会有多少项目你知道吗?几百个小项目,几万个运动员,每个项目每个人,都要开出赔率,你说这是多大的工作量?”

    “说这个干嘛?你又不赌。”王安微笑着随口说道,转头看看秦风,却发现秦风居然听得十分认真。王安心里不由咯噔一声——我滴个小老板哦,你可千万别学坏啊,舅舅可是把后半生押在你身上了——话说回来,押后半生是否也算是赌|博?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赌?”周易这个反问句,瞬间把王安的注意力拉了回来,“我要是不玩,我还跟小风说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秦风马上问道:“你有门路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啊!”周易笑道,“你想玩玩吗?”

    秦风盯着看他半天,却是有点信不过——不是信不过博彩这件事,而是信不过周易。

    即便04年的互联网技术已经十分发达,可秦风还是觉得,直接通过网络在国外的博彩公司下注,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。别的不谈,想要翻墙就是第一道门槛,至于如何才能保证赌金不被黑掉,风险系数自然就更大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玩的?”秦风不信归不信,可也没有马上就打消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04年奥运会,刘翔拿了金牌。

    这一点,秦风即便是体育盲,也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如果能有机会发一笔横财,为什么不去做呢?

    哪怕有风险,但只要收益足够大,两辈子就赌一次,也未尝不可吧?

    “网络啊。”周易不出意外地给出了个答案。

    秦风又问:“怎么保证钱是安全的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在担心这个!”周易笑着一喊,旋即便压低嗓门,做贼似的告诉秦风道,“咱们市里就有人专门做这个,本地人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我现在找的人,他们是这么分工的,一个人留在本地,接受我们的押注,另一个人在国外,收到钱就去下注。

    具体的下注赔率,我们可以通过翻墙软件看到,所以信息、钱款这两方面,账面上肯定做不了假。你要是不放心,还可以去他家里等着,反正比赛结束后1个小时之内,外国的人就会先把消息发回来。不过赌|金到账得等上五六天,这个你不能心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能这么玩?”遵纪守法了几十年的秦风,对这套说黑不黑、说不黑还真挺黑的东西,头一回有了这么直观的认识。

    周易见秦风心动的样子,笑着说道:“要不要我带你玩一回?”

    “周易,别教坏好孩子啊。”施克朗这时候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王安更怕秦风学坏了,想都不想就跟着说道:“妈的,多少年大好青年就是被你们这群家伙毁了,你玩你的,别拉上我们小风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