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下不为例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王艳梅和王安姐弟俩,仿佛是突然才意识到秦风还是个未成年人。頂點小說,凌晨3点多打烊后,两个人就跟苍蝇似的在秦风耳边喋喋不休,给他灌输十赌九输的道理。秦建国听着奇怪,随口跟王安一打听,得知周易那王八蛋居然教唆儿子去赌博,顿时就怒不可遏地破口大骂起来,然后也不给秦风面子,当着一大堆员工的面,拉着秦风就是一通训。

    秦风被老秦同志喷得满头黑线,苦笑不已道:“爸,我还什么都没做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你做了就晚了!”秦建国满脸正气凛然,“那些打赌的,哪一个有好下场?金山银山也经不住几次赌啊!多少大老板,就是因为赌钱把家底都赔光了。小风,你不要觉得现在赚了几个钱,就能随便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也要说!”秦建国不依不饶,“你要想想啊,你这些钱挣得不容易啊。这些钱可都是你这大半年以来,每天起早贪黑累死累活赚来的,可不能现在日子稍微好过一点,就忘了以前吃的苦头啊。做人不能忘了自己是什么,不能有了几个钱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,你现在也还不是什么大老板,花钱一定要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我也还要讲。”秦建国进入状态了,“爸知道,你觉得钱是你赚的,该怎么花,爸和别人都管不着你。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乱来,把生意都搞垮了。咱们家以后日子还怎么过?现在咱家可就指着这家店过生活呢!

    而且还不光是咱们一家,你看看他们。惠琴、静静,还有小赵师傅。还有你舅舅,谁不是指着你吃饭?对,钱是你的,但是这生意是大家的啊!”

    原本围观老板被骂,笑得挺嗨皮的一群员工,听秦建国说到这里,不由都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风没料到秦建国居然还有这手做思想工作的本事,不过细想之下,倒也能想通——老秦同志好歹在国企里待了半辈子。大大小小的报告听了几十年,耳濡目染许久,今天逮到机会厚积薄发发飙一回,相当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而再往里深究,另外一个关键原因则是:老子教育儿子完全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,在这种松弛的精神状态下,秦建国超水平发挥,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秦风悟了,这种场面之下。认输是最好的选择:“爸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错了就好。”秦建国满意了,终于收了神通。但最后还不忘语重心长地强调道,“赌|博这种事,连念头都不能有。知道吧?”

    秦风忙不迭答应:“知道,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露出了孺子可教的欣慰笑容。拍拍秦风的肩膀,然后转头一瞥王艳梅。满脸邀功耍帅的样子。王艳梅当老婆当得很尽职尽责,立马鼓掌维护老公尊严。

    全场单身狗不乐意了,完全不配合太上皇和老佛爷的恩爱秀,一个两个只顾低头去干自己的活,没一会儿,就处理完了满地垃圾,下班回家睡大觉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风这天晚上睡眠质量不错,次日早上10点半左右醒来,完全不像前些天那样晕晕乎乎。

    当然,这肯定也和这些天以来工作量减轻有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今晚恐怕就没这么舒服了,因为今天又是星期五,晚上客人的数量即便没上星期六那么夸张,也绝对足够秦风他们忙得欲|仙|欲|死。

    秦风在家里吃过早饭后,并没有马上去店里,而是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    秦建国昨晚上所说的那些话,多少还是动摇了秦风那颗打算要去“玩一把”的心。

    受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,以及家庭教育——尤其是秦建国本人言传身教的影响,在生活方式以及理财投资这块上,秦风和秦建国,其实这爷儿俩的观念,压根儿就没有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秦风做事求稳,秦建国则是死脑筋能到让银行的理财顾问分分钟想要切腹自尽,程度上略有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秦风两辈子以来,做过的最有风险的事情就是退学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,却是站在改变人生的立场上去做的,算不得冒险投机。

    至于真正的意义上的投机活动——股票,以及其他乱七八槽他只闻其名而不知其操作的金融产品,秦风从来就没接触过,甚至都懒得听同事们叽歪。到目前为止,唯一让秦风印象深刻的股市消息,也就只有15年上半年的那次先扬后抑的那场股灾而已。

    而说到该如何在这场浩荡行情中套钱——刚重生回来的时候,他或许还能回忆同事们的一些只言片语,但是现在将近9个月过去,秦风是真的想不起具体哪些股票能赚钱了。他仅有的还算靠谱的记忆,也就只剩下“5000点”这个崩盘的临界值而已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——这特么是11年后的事情,等到11年之后,天晓得这世界会不会变得和自己认识中的那个世界不一样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算再渺小的小人物重生,多少也是会产生蝴蝶效应的。

    而且蝴蝶效应这东西,可是作用时间越久,对历史的影响就越显著。

    秦风微微皱着眉头,计算着这场赌局的风险和回报。从来就只有“把钱存在银行等着吃利息”这一种理财方式的他,很清楚地明白,自己身为一个连欧冠和欧锦赛都傻傻分不清的体育盲,如果错了这次难得的机会,以后就再也遇不上类似的好事。因为那些在广大体育迷看来值得铭记终生的重大赛事的结果,他别说是记住,简直是听都没有听过。

    这次奥运会110米栏的比赛,绝对是他两辈子以来,唯一的发横财的机会。

    秦风想到这里,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,“如果只拿卡里的那5万块下注,就算赔了,损失也是在可控范围内,而且刘翔今年这么生猛,就算赛前拉稀也不见得会输。不就区区5万嘛,十天半个月就能赚回来,又不是输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将近三十年的清贫生活,此时此刻,秦风终于有了点不怕亏本的底气。

    在心底里划定投注上限,秦风再也不犹豫,拿起手机给施克朗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施克朗回复道:小赌怡情,大赌破产。后面附带的,是周易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秦风看着屏幕,微微一笑,轻声自语道:“只此一回,下不为例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