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下注(上)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重生者不见得处处都能洞察先机,重生者也未必能事事都无所畏惧。∏∈頂∏∈点∏∈小∏∈说,秦风重生之前,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在职场中奋斗数年,刚刚将自己的棱角磨去的年轻人。即便算上这重生后的一年,他依然还不满30周岁。他仅仅只是刚摆脱了幼稚,但完全还谈不上成熟。他还嫩,有许多场面,是他无法独自应付的。所幸的是,秦风自己也知道这点。

    社会上有很多人和事,都是不能全信的。

    尤其像周易这种家伙提供的消息,往往应该打五折后再做参考。

    秦风和周易事先约好下午2点半自己家里见面,然后一起出发前往东瓯市“总代理”的“总部”。有鉴于自己两世为人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,并且从未有过接触过此类人物和事件的经验,秦风这才想到,要叫上两个前世初中的死党一起去——既保证人生安全,也能稍微有点存在感,不然人家黑中介要是拿他当小屁孩,耍花样吞了赌金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有袁帅这个大家伙在,至少在某种程度上,可能规避掉那样的风险。

    秦风趁着周易过来之前,跟李郁和袁帅两个人讲了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听完后,却显得相当不以为意。这俩货,一个家里是银行系统的,一个老爹在区地税局干活,估计是平日里听惯了大数字,秦风所说的几万块赌|本,在他们看来完全不值得大呼小叫。李郁更是学神优越感使然,谈论什么都要装作很懂的样子。还教导秦风道:“你不怕输就行,这种事就怕心里想太多。你越是想赢怕输。越是容易血本无归。”

    袁帅点点头,吃着秦风给苏糖预留的冰淇淋。口无遮拦地出卖亲爹:“我爸他们打牌,一晚上下来输赢也是好多万,你快赶上他们了啊。”

    秦风听着无语,叹道:“要不是有九年义务教育,我两辈子都不可能和你们俩扯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搞阶级对立嘛,大家都是工薪阶层。而且东瓯市这么小,我们就算不在初中遇上,也许哪天路上开车追个尾就认识了。”李郁欠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打完架或者打完官司,就能永远牢记对方。”袁帅紧跟着吐槽接龙。

    聊着初中的事情。以及各自最近的生活,一小时后,周易就到了。

    秦风连门都没让他进,立马就要动身。

    周易站在门外,见到袁帅从屋里出来,先是微微吃惊了一下,然后便笑着对秦风道:“怕我把你卖了吗,还叫个这么魁梧的朋友来。”

    秦风呵呵一笑,敷衍道:“他们俩刚好过来串门。”

    周易听秦风这么说。很假地跟着笑了笑,眼里却满是“信你我就是煞笔”的神色。

    下了楼,四个人坐上出租车直奔地下投注窝点而去。

    车子开了大概十几分钟,拐进一片秦风他们还算熟悉的老住宅区。从车里下来。步行几百米,左拐右拐,最后拐进了一幢和边上其他房屋毫无二致的商品楼。

    “原来就是普通的民房啊……”袁帅说了句孩子话。

    周易瞥他一眼。笑道:“不然你以为是电影里拍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袁帅天真无邪,神色自然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郁悄悄捂住了脸。觉得和这货一起出门好丢人。秦风则是忍不住嘴角上扬——对于袁帅,真的不能拿看正常成年人的思维来看他。这位彪形大汉的心里。住的何止是女孩子,那根本就是住了一所幼儿园和好几个中二班好不好!

    周易满脸无语,默默地领着三个人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最顶层,楼上一共就两间屋子。一间房门洞开,一间大门紧闭。开着门的那间屋子里,二手烟袅袅而出,极其喧闹嘈杂。

    “这么光明正大?”秦风不禁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“警察又不管这个。”周易笑着,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秦风三个人跟在他身后进去,一进门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烟味太重了,对于三个没有抽烟习惯的人来说,这地方简直折寿。

    秦风抬手在鼻子前面挥舞两下,并且大致地观察了一番房子的布局。这屋子很大,估计是140平方或者160平方的套型。屋子进门就是一个大大的客厅,满大厅都是走来走去的人,三台不大的电视机,摆在大厅的中央,其中两台正在播放同一场比赛,另外一台却没有打开,音量开得很大,仅比震耳欲聋的程度差一些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要是住对面那间屋子,一天起码报警十次。”李郁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对面那间房子肯定也被这里的人买下来了,煞笔才会愿意住这里啊……”秦风说道。

    李郁点了点头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周易抛下秦风三个人,独自先进了一个关着门的房间,秦风三个人略感不适地等了两三分钟,周易才从屋里出来,对秦风道:“小风,进屋谈生意!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们下楼等我吧。”秦风对李郁和袁帅道。

    李郁摇摇头,显然是脑洞开得过度了,很警惕道:“我们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笑,跟着周易进了屋。

    其实到了这地方,秦风倒是安心了。

    真要是危险的场所,大白天的绝不至于跟麻将室似的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,关上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有两个人。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盯着一个全英文的网页,一看就知道是国外某博彩公司开出的实时赔率。另一个人也坐在电脑旁,是个年约四十的中年人,长相中带着天然的凶恶,一瞧就属于那种无需审判可该拉去判刑的类型。要不是实在没有门路,秦风打死也不会和这种人接触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你弟弟?”凶恶男指着秦风问周易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周易一脸自然。

    “中学生吗?”凶恶男又问。

    “退学了,跟着家里做生意。”周易回答道。

    凶恶男点了点头,转头问秦风:“想买什么?”

    秦风回答:“110米跨栏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最近买这个的人有点多啊……”凶恶男叹道,“买阿兰还是刘翔?”

    秦风微微一怔:“刘翔有这么红了?”

    “红啊!现在的夺冠赔率是1赔,排在第二,阿兰约翰逊也才1赔,就比他高一点点。”盯着屏幕的眼镜男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秦风飞快地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得失,不禁就有点迟疑了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一场赌下来,利润应该是挺高的,可现在一看,即便5万块押中了,不过也就只赚个8万5而已。为了8万5,赌上5万,这笔生意到底值不值?

    见秦风神情犹豫,凶恶男马上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风如实道:“这个赔率,赚头太小。”

    “嫌小啊?玩大的也有!”眼镜男招呼秦风道,“来来来,英文你看得懂吗?看不懂我说给你听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