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九十九章 带路党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,”当银行卡被放入卡槽,就要刷下去的那一刻,秦风把卡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屋里三个原本红光满面的家伙,不约而同露出了要杀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风淡淡说道:“刚才一直想着怎么玩,忘了问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妈逼你怎么废话这么多啊?”眼镜男很焦躁道。

    凶恶男面目略显狰狞,满眼凶光地沉声问道:“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手续费。”秦风心里也有点发虚,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镇定,直视着凶恶男的目光道,“你们要收多少手续费,或者说抽成?”

    秦风一提出这个问题,三个人顿时就仿佛哑火了。

    安静了两秒,眼镜男呵呵一笑:“我还以为你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知道。”秦风摇摇头,也跟着微笑。事实上身处这种环境,除了微笑,他也想不出有什么表情比这更合适,至少能缓解紧张不是?

    眼镜男轻轻一抿嘴唇,张口就不是小数:“5%。”

    秦风一听这个数,倒也觉得合理,正要点头说好,眼镜男又接着来了句:“还要给介绍人5%。”说着,指了指秦风身后的周易。

    秦风转过头,眯起眼看看这位老兄。

    周易哈哈两声,扯淡道:“小风,哥带你出来玩,你就当给哥一点辛苦费和跑腿费嘛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两条腿,还真是辛苦得够值钱的。”秦风淡淡说了句,转头问眼镜男道。“加起来10%,贵了点吧?”

    “哪里贵了?”眼镜男露出“叔已经让你占了便宜”的吃亏表情。解释道,“你想想。要是你自己去南非,食宿、路费,还有其他乱七八糟,加起来得多少钱?你还要办护照,这得多少时间、多少钱才能办得下来?我们这里给你省了这么多时间和这么多钱,我们自己弄这么个生意,还担着风险呢,搞不好是要蹲铁笼子的!再说这钱也不是我们独吞的,不是还有你表哥吗?”

    “小风。拿5000块出来,就当买了去南非的来回机票。”周易不要脸了,帮着眼镜男劝秦风。

    秦风其实很想摔门就走,但算了算利润,还是把气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4万5的赌本,哪怕是按3比2的比例买中那两个赔率的任意一个,收入至少也在15万以上。看在钱的面子上,秦风深吸了一口气,沉默五六秒后。终于开口道:“除了这个手续费,没别的费用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了,没了,就这个费用!”眼镜男见秦风松口了。立马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周易拍拍秦风的肩,脸皮厚得令人发指,说道:“小风。你赢了钱可别忘了哥,到时候哥找你请吃饭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风咧了咧嘴。自己伸手拿过了pos机。

    完成转账后,眼镜男没有像秦风想象中那样。直接在电脑上操作,而是编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发了出去。发完短信后,他才向秦风解释道:“网上直接交易是不可能的,南非那边在网上下注是违法的。

    我先在这里把你的下注金额和内容发到香江,再由香江的人,把消息发到南非。那边收到消息后,就会马上去当地的赌城里下单,完成下单后,再把信息发回来,待会儿我收到短信,再转发给你。这条短信就是你过来拿钱的凭证,短信没了,钱也就没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秦风听完眼镜男的解释,多少有种自己被人晃点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么一层一层的,靠得住吗?”秦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靠不住还会有这么多人来找我们?你刚才进来,看到屋外有多少人了吧?”眼镜男反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皱了皱眉头:“如果赢了钱,我是来拿现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转账也可以。到时候直接把短信发回给我,我校对完数额后,就把钱打给你。”眼镜男回答,又补充道,“如果到时候我换号码了,你可以找你表哥,他路子多,肯定能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秦风嗯了一声,心里已经把周易拉进了永久黑名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风从房间里出来后,坐在大厅里等了将近40分钟,才收到了眼镜男发来的短信。至于周易那个王八蛋,拿到介绍费之后,自然立马就闪人了。

    “刘翔夺冠并且破世界纪录,赔率1:,下注本金27000元人民币,押中后收回本金2295000元人民币;刘翔夺冠并且平世界纪录,赔率1:,下注本金18000元人民币,押中后收回本金230400元人民币。下注时间:北京时间2004年8月20日,15点48分。请妥善保留此条短信,丢失将不予理会。短信联系人:东瓯市蒋道德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扣掉5万块本金,猜中了就能拿到十七八万,不错啊,挺暴利了。”回家的路上,李郁拿着秦风的手机,看短信分析出一个小学级别的结论,然后又对短信的最后三个字大肆发挥起来,“这家伙作奸犯科得这么理直气壮,他爸妈居然好意思给他起个名字叫讲道德。所以说起名字这种事情,真的要慎重。你看我们帅哥,现在多尴尬。”

    袁帅翻了翻白眼,转移话题道:“秦风,我觉得你这个赌注下得没意思,我爸他们打牌,一个晚上下来,输赢多一点也能到这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我和你爸他们怎么比啊,你爸可是受组织指派,为上级领导提高生活质量……

    秦风心里暗想着,很奇怪袁帅他老爹怎么会和他讲这么要命的东西——牌桌上给领导行贿,这把戏虽说司空见惯,可搞得这么风风火火的,难免总是要出篓子。

    秦风知道秦建业也经常参与类似的牌局凑人数陪玩,可秦建业就从来没和秦淼说过这些事情。可见袁帅的口无遮拦,八成也是来自遗传。

    “乐乐,这种事情,你别在路上说好不好……”秦风无语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跟你们俩说说,别人又不知道我是谁。”袁帅看着路边的过往行人,很是光明磊落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郁反驳道:“你这么耀眼出众,别人就算不知道你的名字,也能记住你的样子。哪天真想搞你爸了,直接排查市区内财政供养人员家属中,体重超过250斤的好汉,保准一查一个准。”

    袁帅瘪了瘪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风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李郁手里把手机拿回来,一看是王安的号码,秦风还当是店里除了什么事,赶紧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可那头却传来了王艳梅紧张的声音:“小风,你晚上先别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妈?怎么了?”秦风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你爸快被你气死了,说要打死你。你怎么跟周易去赌钱了啊?”王艳梅的话里,颇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风闻言一怔:“周易跟舅舅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刚才给你舅舅打了个电话,刚好你爸在边上听见了。你爸现在回家去了,等着你送上门去呢!”王艳梅说着,微微停顿一下,轻声问道,“你爸以前揍你凶不凶?”

    我去,这么遥远的悲惨记忆,鬼才会去回忆啊!

    秦风完全想不起当初挨揍的情况——而且他小时候那么听话,被鞭打的次数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只手。苦笑着摇了摇头,秦风宽慰王艳梅道:“妈,你放心,我都这么大人了,爸不会打我的。我现在就回去跟他解释,你先去给他降降火,我马上就到家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李郁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被刚才那个绝世王八蛋出卖得好彻底,他要是生在抗战年代,移民前途简直无限光明。”秦风无语地吐了个槽,抬起手来,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热烈庆祝本书24小时订阅突破500。本书qq群440273623,欢迎各位书友前往凑数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